顶点小说 > 玄幻小说 > 剑墟 >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觊觎战功
 经过军中后台审核之后,下发的战功会在军牌中显示出来的。

军牌上有那些耀眼的光芒,那可是战功积聚到一定程度才能显示出来的异象,顿时诧异了一下。

她知道,沈放新入城才一天时间。

刚入城就能办个军需身份,那已经能看出他是背后有人了,通过走后门才办得的。

而刚入军需营一天时间就积蓄那么多战功,正常情况下是绝不可能的。

因此,那些战功想来都是买来的了。

她到知道,军中的战功体系也不是铁板一块,如果有不一般的关系,通过找关系走后门,花钱到也是能买到战功。

毕竟一个人战功要是多了,各方面的待遇就会不同。

现在看来,这小子走后门的手段很非同一般啊。

盯着沈放,眼珠转了转,一挥手道:“战斗马上就要打起来了,随我上城吧。”

领着沈放挤过纷乱的人群,沿着楼梯直登上几十丈宽的城墙。

那边,正有一队飒爽英姿的女兵等在楼梯两侧。

清一色的浅紫色软翼甲,看起来就如两簇淡紫色的火焰。

那些显然都是柳燕百灵长带的军士。

柳燕长的五大三粗,一脸横肉,她带的那些军士却都个个飒爽清秀,容貌与身材都能让人眼前一亮,在城上金铁血腥之色的主基调下,这群女军士宛如一片别样的风景。

这一刻众女全都好奇地转头向沈放看过来,想要看看临战助阵的这人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“他就是我和你们说过的,那个畏战不敢上城的沈放。

就是他,刚进城就找关系弄到了军需令。

这次也是被逼着才上城的,可不是他主动来助战的哦。”

柳燕一脸冷笑地大声介绍着沈放。

唰。

众女的眼神全都转向沈放,这次的目光中齐齐带上了鄙夷与不屑。

再也没有人因为他来助战而感激,有人甚至撇着嘴,转过头,不想多看他一眼。

畏战,正是她们最看不起的。

其实害怕上城战斗到是人之常情,谁也不敢说就喜欢那种血腥的环境,但是别人都在战斗,你却找后门避战,那可就让人鄙视了。

沈放冷冷地瞥了柳燕一眼,自己毕竟是来助战的,不说应该感谢他吧,刚上城就这么冷嘲热讽,做的有些过了吧。

“好了,人都到齐了,我们上城。”

柳燕没理会沈放的反应,走到队伍中,向前挥着手,带着那些女兵跃到城上。

城墙上,有些城段已经有野妖们冲了上来,远远地能看到各色兵器的灵芒交织成灿烂的光幕。

军士们死死地扼守着城头,同野妖打的天翻地覆。

鲜血横飞,喊杀声惨叫声让城上如同人间炼狱。

跃上城墙,向极远处的城外望去,沈放也吸了一口冷气。

城下全是野妖,密密麻麻地一直铺陈到天边,灰黄色的皮肤仿佛成了这天底下惟一的颜色。

野妖们不知死活也不知疲倦地一次又一次向城头发起攻击。

城墙上的军士们顽强地抵挡着。

灵雷、烈火、凭空召唤出来的滚木与利箭无休止地向城下砸下。

“12团1营第15中队接防。”

柳燕大喊了一声,几十人如飞般跑到了城头最前线,布下大阵,依城墙各隘口展开布防,将这一段城防接守过来,警惕地盯着城下步步逼近的妖群。

“沈放,你擅长什么兵器?”

柳燕趁着这边战斗还没打响的间隙大声问着。

“弓。”

沈放回答。

他手里有几百支刚炼出来的破甲箭呢,相信那种神通的箭矢在战场上能起到一些出乎意料的作用,所以想在这场战斗中将主兵器定为弓。

这个回答再次让周围众女一阵撇嘴,看着沈放,眼中不屑的光芒更甚。

很少有人会主修弓术,那都是做为辅修的一种武技来修行的,在战场上,沈放选择擅长的战斗方式竟然选弓,这畏战表现是有多明显啊。

擅长弓,就可以躲在远处,远距离狙杀战斗了,离野妖远一点,就可以更安全一点了,那点小心思谁看不出来。

也真难为他,堂堂的大男人,要躲在女人身后战斗。

“弓?

好,你和我来。”

柳燕也冷笑着瞥了沈放一眼,想了想,带着他穿过众女布成的大阵,将他领到了一个高高的城隘处,指着两个隘口处的豁口道:“你就防守在这个位置吧。

这里四通八达,可以照顾四方,其他人的战斗形式都需要你来兼顾。

一会儿打起来后,你的任务就是用弓术支援其他人,务求不要让一个人遇险,听懂了吗?”

“懂了。”

沈放点头。

柳燕脸上的冷笑更浓了,将头凑过去,压低声音道:“你真懂了吗?”

“不知道你看没看的出来,你的这个位置其实很特殊的,在整个大阵中,你的位置叫做玄关。

如果大阵正常运转起来,你这个位置与所有人联动着,被众人护在当中,十分安全,你可以居中策应,用远程狙击照顾别人。”

“而一旦战事紧急,眼前的阵形不足以应付妖群,到时我喊变阵,由雁翼阵变成人行阵,那么可就将你这里完全暴露了出来,到那时你就要一个人面对着数不清的大妖攻击,会极度危险。”

“因此,你的生死完全攥在我的手里,就看我会不会下令,将阵型变成人行阵。”

她的声音中带着蛊惑与威胁,脸上的笑容甚至有一抹阴险的感觉。

沈放一皱眉,看过去,盯着这个一脸横肉的百灵长,有些摸不清她的念头。

“百灵长,你到底想要怎样?”

柳燕嘿然冷笑道:“我不想怎样。

你不是走后门很厉害吗,今天你就走走我的后门,收买收买我,只要把你的战功分给我三万,我就保你今天在城上半点事不出,活得滋润。

怎么样,看你的军牌,拿出三万战功并不难吧。”

她那阵看到沈放的战功就眼红了。

她们平时那么危险地在城上厮杀,这小子就因为会走后门,就能弄到那么多战功,让她怎能平衡。

而在这同时,也有一股强大的贪念支配着她。

战功可代表着巨大的财富,甚至是军中地位,她对战功也极为觊觎的,才想出这么一计,巧取豪夺,将沈放放到那么一个关键的位置,让沈放拿三万战功来买命。

这样即能给这小子一个教训,让他肉疼,自己又能得到巨大的实惠。

“你要战功?”

沈放一下子挑起眉,没有想到,这位百灵长打的是这么卑鄙的念头。

人都说财不露白,看来是自己身怀大量战功,让她眼红了啊。

鄙夷地看着她,哼道:“百灵长,你不觉得这个要求很白痴吗?”

柳燕脸色微变,冷笑了笑:“你可想好了,你的小命现在就攥在我手里,敢违背我,我会让你死的很惨。”

沈放摇头:“我原本以为你考虑的是战时的大义,却原来也是这么无耻,真不知道早上在辕门处那么大义凛然地呵斥我时,你是怎么装出来的嘴脸。”

这句话一下子将柳燕顶撞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,紧紧地盯着沈放,嘿然道:“很好,很好,沈放,一会儿走着瞧,现在这么嘴硬,看看打起来时你需不需要别人的保护。”

她冷哼一声转身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