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三国之龙图天下 > 第八百三十四章 白帝城中议军武
    益州变天之后,第一件让整个益州瞩目的事情,就是明侯府北武堂在白帝城召开的一次军武会议,所有人都知道,这将会决定军中将领去留的一次会议。

    不过在这之前,一则消息从徐州传来,直接递到了牧景的案前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曹孟德!”

    这是让牧景意外的一个消息,他由衷的感叹起来了:“这事情想可以,做就难了,用袁术做靶子,正面抗西凉军,背地里调兵遣将,居然拿下的徐州,瞒天过海,一击而成,佩服啊!”

    五月的时候,曹操在兖州疲惫的时候,出其不意,居然出兵,进攻徐州,六月初旬,前后不过一个月的时候,他连战连克,先后攻破萧关,直面下邳。

    这时候陶谦突然病故,曹军顺势而下,直接拿下下邳,下邳一下,广陵东海等郡,全部归降。

    他拿下了徐州,直接扳回了局势。

    本来在兖州曹军面对西凉军是连番的败局,陈留和东郡都丢了不少疆域,只能和袁术联盟抵挡西凉军,很多人都不看好曹操了,但是谁也没想到,曹操的胆子居然这么大。

    徐州方面也没想到。

    虽然之前曹军已经进攻过一次徐州了,但是后来局势变幻,长安朝廷出兵,兖州豫州首当其冲,曹军疲于奔命,无暇徐州。

    他们会认为,曹操面临如此困局,自己不出兵,就已经是善心大发了,肯定不会出兵徐州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曹操会突然重新出兵徐州。

    没有一点防备,一个月时间不到,曹操就已经拿下了徐州。

    “谁也没想到陶谦病故的这么突然啊,这才是关键,导致徐州群龙无首,曹军顺势而为,自然轻而易举的拿下了徐州,不足为道也!”

    戏志才轻声的道。

    “病故?志才,你看到的是他在抓紧机会,但是我确认为,他在制造机会!”

    牧景摇摇头:“你以为他拿下下邳,就能让广陵东海等地乖乖归顺吗,他在这里面下的功夫,恐怕没有一年,也有半载,另外,你认为袁术被摆了一道,为什么不出兵和他争夺徐州呢,这都是有算谋的!”

    “主公是说,他曹孟德在和袁术结盟的时候,就已经在盘算徐州了?“

    戏志才眸光微微一闪,神色有些阴沉。

    “江东军出兵太及时了,如果不是江东军北上,你认为袁术会眼睁睁的看着徐州被曹操拿下吗!”牧景冷笑:“现在我可以确定一件事情,曹操明面上结盟的是袁术,暗地里面合作的就是孙坚,孙坚敢割据江东而立,背后也是有他的支持!”

    “他们怎搞到一块去了呢?”

    “只要有利益,什么人都能搞到一块去!”牧景淡然的道:“当初我们出兵打荆州,和刘表打的昏天暗地,刘表估计是恨我入骨,杀我之后快,但是后来,为了荆州的利益,他也能抛开我们之间的收尘,和我合作,这就是政治上的生存,才是一个合格的诸侯!”

    随心所欲,快意恩仇,那是人生。

    政治合作,永远都是丑陋的,利益才是永恒的出发点。

    这道理牧景早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但是有如此深刻的认识,还是经历的无数事情之后,才领会的,当了主公了,麾下一双双眼睛盯着自己,一张张嘴等着吃饭,很多事情,就由不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曹军要是和江东军合作,那么袁军就麻烦了!”戏志才眯眼,眸光猎猎,心思在盘算着:“我们要不要在这时候掺合进去玩一手?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

    牧景摇头:“任何的算计,都会被实力碾碎,我们现在,首要的不是削弱别人的实力,而是增强自己的实力,只要我明侯府足够强大,我就不畏惧谁和谁联手!”

    诸侯争锋,合纵连横是难免的,这都是手段,实力才是关键。

    “必须尽快整合我们麾下的兵马!”

    牧景站起来,看着窗外灿烂的阳光,沉声的道:“在这一方乱世之中,我们只有越强,才能保证生存的空间,路,已经跨出去了,要么登天九五,要么身死道消,得益州,不等于得到太平了,只有天下太平,才是太平,我们什么时候都不能松懈下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戏志才抬头,目光看着牧景刚毅的侧脸,他欣赏牧景这一股斗志,这才是他戏志才要追随而辅助的主公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七月,初旬。

    早晨,白帝城,一轮朝阳升九天,五彩云霞映大地,早晨的太阳,光芒如虹,璀璨夺目。

    在城中,荒芜的空地上,一方简陋的营棚之中。

    这个营棚是以木材而修筑,头上盖着的是简单的茅草竹片,很简陋,但是地方很大,很宽敞,在中间一张长方形桌子,左右两边是阶梯一样的座位,能容纳上千人。

    北武堂的军武会议就是在这里召开的。

    牧军,益州军,数十万大军,未来的走向,都在这一次会议之上,益州上下,所有人都在瞩目这一场会议。

    校尉级别以上,主将副将,约莫上千的将领,中郎将和军司马级别的将领坐在长方形的桌子两边,而校尉,营司马级别的将领,就站在阶梯上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居于上位的自然是牧景。

    牧景今日一身劲装,身躯笔直,少了几分文人的气息,多了几分军人的态度,坐在那里,就如同一根定海神针。

    左列最前面的三个位置,明侯府司马长史胡昭,明侯府司马戏志才,明侯府主簿刘劲。

    这三个是牧景麾下最为器重之人,明侯府的铁三角。

    北武堂第一大将,黄忠,位列右边位置之首,这是典型的沙场武将之首,景平第一军陈到,景平第二军张辽,黄巾军黄劭,神卫军张火,参狼营闵吾,战虎营雷虎……

    牧军麾下五军两营的主将,只有暴熊军因为屯兵在荆州交界,正在对持荆州军而不能赶来,其余的皆至,北疆如今还算太平,所以黄劭也赶下来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才是益州军的主将,以张任为首,庞羲,高定,邓贤,冷苞,刘璝……十余人,都坐在长桌靠近末位的位置。

    严颜不在。

    他在六月的时候,已经被州牧府任命为汉中太守,脱离武官职权,上任汉中。

    汉中,是明侯府的龙起之地,任命严颜为太守,一方面是表示对此人的器重,另外一方面,也是限制他在军方的影响力,有一个张任了,如果在把严颜拉进来,很难掌控益州军了。

    左右两边的位置,左边是牧军的校尉和营司马,他们一个气如斗牛,精神抖擞,右边的是益州军校尉和副将,面面相窥,忐忑不安,气势不足。

    “某,明侯牧景,你们所有人,应该都认识我!”

    牧景微微抬头,他环视一眼,眸光从营棚之中一张张面孔扫过去,这些,未来都将会是他手中最锋锐的刀枪,这一次的会议,也将会是奠定明侯府根基的一次会议,他沉稳的开口:“诸位都是行军打仗之辈,从生死之中走出来的人,某就不说太多官面上的话,我等军人,就应该坦率一点!”

    他站起来,沿着空隙的道路,在一双双眼眸之下,绕着长桌子在走:“现在,我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,有不愿意留在这里的,某不会勉强,可以选择离开,某以先父,大汉朝廷前相国牧山之名其誓,绝不为难,俸上盘缠,任由离开!”

    “可有人愿意离开吗!”

    他俯首环视,眸光盯着他们的面孔,看着他们的神色,沉声的问。

    众将闻言,大多都是沉默,牧军将领自然不理会这句话,但是益州将领可是面面相窥,也有些有意动的,但是没有人行动,不管愿意不愿意,这一次能来到白帝城的,其实都已经是归顺了。

    所以牧景这句话,并没有能让他们心中再起涟漪。

    昔日对牧景意见最大是庞羲和高定,他们如今也只是简单的阴沉着脸庞,离开用意,当初在成都的时候,他们就可以走,可少主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人离开,某就当你们愿意成为我们明侯府军人的一员了,上了军籍,立了军册,铸了军牌,如果再想要离开,只有两个办法,要么退役,要么逃兵!”

    牧景笑着继续沿着长桌子走,他的声音能覆盖大营:“以前的事情,都已经过去了,曾经是敌人是朋友都好,计较过去没有任何意义,人都学会往前走,从现在开始,我们已经是一家人!”

    “在未来,我们将会是并肩的战友,是生死袍泽,唯有信任,方能从战场上生存!”

    “而我牧景,能给诸位的承诺并不多,生逢乱世,荣华富贵只能你们自己去拼搏,我只有一句话,只要在我的麾下的将士们,我就一视同仁,谁立功,谁当赏,谁有过,谁受罚!”

    他的话很坦率,也很直接,倒是让那些本来心中就有些忐忑的益州将领显得有些不适应,因为他们都熟悉了,上位者说话,都有几分官面话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将领也在认为牧景说的只是场面话而已。

    他们只是降军而已。

    牧军可是嫡系。

    牧景怎么可能一视同仁,永远都是嫡系比较重要一点,所以他们不会把牧景这话当成是真心的话,但是牧景这么说了,多少还是让他们心中有一丝安定的,牧景是主公,一言九鼎,即使他们知道这是场面话,只要说出来了,也是有震慑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