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玄幻小说 > 九龙圣祖 > 第451章 黑伞
    嗖!

    这一次虞潜终究还是料错了云笑的意图,后者瞬间催发祖脉之力,并不是要和他这一记脉气掌印硬扛,而是身形微动间,在千钧一发之际,躲过了这强力一击。

    诚如虞潜所想,就算云笑突破到了合脉境中期的层次,双方脉气之间的差距也是差得极远,云笑又怎么可能用己之短,去撼敌之长呢?

    “这小子,倒是滑溜!”

    然而就当虞潜认为云笑会就此机会再次脱身而逃的时候,却见得身前已是多了一个人影,一道略显古朴的古怪之剑,正在朝着自己怒劈而来。

    原来云笑闪过那一记脉气掌印之后,知道前有冉星这等强敌,后有虞潜这样的追兵,脱身恐怕极为不易,因此直接铤而走险,主动向虞潜发动了攻击。

    御龙剑呈现在旁人眼中就是一把极为破旧的木剑,这种样子看在虞潜的眼中,根本就没有半点的攻击力。

    这也是云笑最大的机会,御龙剑的神奇和锋锐,绝非常人能够想像,事实上这才是他最终的底牌,而且这种底牌只能用一次,当然要用在刀刃上了。

    云笑下意识地想着,要是这虞潜不明底细,没有将御龙剑放在眼里,或许自己今日就要创造一个以合脉境中期修者,击杀一名灵脉境巅峰强者的奇迹了。

    事情刚开始的发展,也确实如同云笑所料,对于这么一把毫不起眼的木剑,虞潜这个灵脉境巅峰的强者,又怎么可能会放在眼里呢?

    眼见那木剑朝着自己怒劈而来,虞潜心中暗道一声“黔驴技穷”,而后便是伸出了自己的右掌,朝着那木剑的刃面拍去。

    看来虞潜也并不是全然不在意,并没有拍向那木剑的锋锐之处,只是他没有发现的是,这个动作做出之后,云笑眼眸深处那一闪而逝的戏谑之光。

    无论一名修者的脉气多么强横,这肉身防御都是有一个限度的,哪怕是一把普通的刀剑砍在肉身之上,恐怕也会鲜血飞溅受到一些伤害,更何况是这把无坚不催的御龙剑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御龙剑的刃面,也绝不是普通的神兵利器可比的,没见当初那玄月帝国太子,只是想要打开龙纹锁,连灵阶高级武器都损毁了好几柄吗?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,云笑掌控的御龙剑,终于触碰到了虞潜的右掌,而后便听得一声轻响,那御龙剑的刃面,便是仿佛切豆腐一般,没入了其右掌的掌缘。

    “嗯,不好!”

    直到甫一接触那破旧的木剑,虞潜终于是反应过来,只不过其心中暗道一声糟糕之后,却是有些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嚓!

    一道轻响声传出,饶是虞潜反应极快及时缩手,但他右手手掌下沿连带着小指和无名指两根手指,已是无声无息地被削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啊,小畜生,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强烈的剧痛传来,让得虞潜一边忍不住痛呼一声,一边又是暴跳如雷,声音响彻在这安静的山间密林之中,显得无比的凄厉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冉星和聂千秋,看着虞潜的惨状,不由都是心头一凛,而他们的目光,尽皆心有余悸地转到了云笑手中那把不起眼的破旧木剑之上。

    “这把木剑……”

    尤其是冉星,心中忽然升腾起一丝莫名的感悟,总觉得这把木剑好像在哪里见过一般,可始终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事实是当初玄月帝国太子玄九鼎费尽周折,这才从玉壶宗弄到那镇宗之宝,最后却没有将之打开,被云笑略施巧计夺了回去。

    就算冉星并不知道那木盒之内到底是什么东西,终究对那木盒的气息有些印象,所以此时才有了如此古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只是一把破旧的木剑,竟然有着如此锋锐的一面,就算是强如冉星,也不由暗自庆幸,还好是那虞潜先上了,要是自己猝不及防之下,恐怕下场也不会和虞潜有什么两样吧。

    反观太子聂千秋,那惊悸之色一闪而过后,取而代之的,赫然是一抹浓郁的火热和贪婪,如此神兵利器,如果能将之据为己有,那在不久之后的万国潜龙会之上,一定能让自己的实力,再次提升好几成。

    武器一道,在九龙大陆之上一向不怎么被人看重,可是一些威力强横的神兵利器,对于战斗力的加持,那也是勿庸置疑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像云笑手中的这把破旧木剑,由于其本身形象极度迷惑人,出其不意施展而出的时候,或许就会让一场战斗的走向,变成两个极端。

    “唉,真是可惜了!”

    这边聂千秋和冉星各自心思,看着一点鲜血也没有沾染的御龙剑,云笑却不由有些失望,因为这个结果,可不是他想要的。

    虞潜虽然被削掉了半个手掌,可严格说起来,那只是皮肉外伤罢了,对于其真正的战斗力,并没有减弱几分。

    而且自此刻开始,御龙剑的锋锐已经不是什么秘密,再想这么出其不意伤到对方,恐怕是不可能的事了。

    功亏一篑的感觉是极度让人郁闷的,原本云笑是想利用御龙剑将虞潜一击必杀,从而抢出一条出路,又或者让金色蛇虫挡住冉星,区区一个聂千秋,根本就拦不住他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金色蛇虫最多只能拖住一个,而且半掌被削,虞潜已经变得极其狂暴,恐怕一出手就是雷霆之势,云笑自问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转机吗?”

    云笑念头急转,心中盘算了十数条脱身的计策,但每一条都有着致命的弱点,在绝对的实力碾压之下,一切图谋都只是徒劳无功的。

    “小杂种,去死吧!”

    急怒攻心的虞潜,又岂会再说什么废话,见得他暴怒出声,整个身子都是和身扑出,只不过有意无意之间,赫然是避过了那锋锐无匹的御龙剑锋。

    看来虞潜虽然有些狂暴,却并没有完全失去理智,刚才吃过苦头的他,再也不敢直撄御龙剑之锋,而这种全力攻击之下,云笑根本就无法抗衡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云笑总算是抢到了一个机会闪身而出,然而就在他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之时,其身后突然升腾起一道磅礴的气息,让得他的一颗心陡然下沉。

    “嘿嘿,躺下吧!”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,紧接着云笑就感觉到一股大力袭来,后心如遭重击,整个身子都是朝着前方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一口殷红的鲜血狂喷而出,要不是云笑肉身力量已经极度强横,恐怕冉星这偷袭一击,已经让他五脏破碎,身死道消了。

    原来冉星在虞潜攻击的时候,早就料到了云笑闪躲的方向,直接等在这里以逸待劳,想要给云笑致命一击,事实证明他料得还是极其准确的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只是云笑的肉身防御力,有些超出了冉星的想像,这小子受了如此强力的一掌,居然只是吐了一口鲜血,气息萎靡几分,连倒都没有倒下,这让冉星的老脸,不由都变得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而另外一边的虞潜,眼见云笑受此重击,也没有去管到底是谁下的手,见得他再次扑将过来,正是趁他病要他命的节奏。

    此时的金色蛇虫,因为在防备冉星的乘胜追击,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来不及了,只能眼睁睁看着虞潜那重重的一拳,下一刻就要落在云笑的前胸之上。

    唰……

    没人想到的是,就在此时,云笑的身前忽然一阵晃动,旋即一柄古怪之物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前,让得不远处的冉星和聂千秋都是眼神一凛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聂千秋口中喃喃出声,在这一刻他似乎有些看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东西,只觉那物不断旋转,竟然有着一丝隐晦的美感。

    “似乎……是一把黑伞?!”

    冉星灵魂之力强横得多,却也不敢确定,其目光死死盯着那不断旋转的奇物,似乎觉得有些一东西,正在脱离自己的掌控。

    只是狂怒攻心的虞潜,却好像并没有看到那旋转之物一般,他此刻唯一的想法,就是将那个削去自己半个手掌的小子给毙于掌底。

    什么邀功请赏,什么飞黄腾达,早就被虞潜抛到了九霄云外,在他看来,那突如其来的旋转之物,恐怕又是云笑的一种古怪手段,自己只要不触碰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见得虞潜毫无顾忌还要继续对云笑攻击,虚空之中好像传来一道低低的冷哼之声,然后那不断旋转的奇物骤然一顿,显出身形来,确实是一把黑色的小伞。

    而停止下来的黑色小伞,仿佛受到了某种控制一般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直接伞柄合拢,然后倏然刺出,那速度,简直快到了极巅。

    嚓!

    又是一道轻响声传出,不远处的冉星和聂千秋仿佛感觉到眼前一花,那合拢的黑伞就已经从虞潜的前胸钻入,再从后心钻出,带起几抹血珠,显得异样的血腥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电光石火之间,虞潜似乎还有些没有回过神来,其口中喃喃出声,缓缓低垂的目光,终于是看到了胸前的那一个狰狞大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