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玄幻小说 > 九龙圣祖 > 第76章 以一敌二
    “大哥,给我杀了他,杀了云笑!”

    强烈的剧痛和疯狂的怨毒,让得曹驹全然不管不顾那边还有两位玉壶宗的内门弟子,但根本不需要他的这道喝声,曹骆早就朝着这边掠了过来,只不过没有云笑的速度快罢了。

    见得自己一个不慎,二弟的左手手腕再次被云笑给轰断,曹骆的脸色就阴沉得如欲滴下水来,那盯着云笑的目光,仿佛都要喷出一股怒火,将这少年给烧成一团灰烬。

    再次将两名小队成员送到莫晴的面前,云笑也不由大大松了口气,终于是转过头来,将目光对准了那曹家老大曹骆。

    “怎么?只准你们对我的朋友出手,不准我对你们出手吗?这是哪门子的规矩?”

    云笑脸上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,作为前一世龙霄战神的灵魂转生,他对于这实力为尊的大陆,或者说弱肉强食的规则,理解得更加透彻。

    如果你没有超强的实力,就得任人欺凌,就像刚才的谭韵和灵丸一般,但在云笑出手之后,吃亏的又变成了曹氏兄弟,这都是本身实力带来的结果,半点不能取巧。

    只是以曹骆的傲气,又怎么能受得了一个比自己修为还低的小子说教,待得云笑冷笑声落下,他已是接口喝道:“宁书兄,看来今日咱们要再联手一次了!”

    听得曹骆之言,所有人这才看到那赵宁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悄掩了过来,将云笑的后路给堵上了,而曹骆这句话,显然是说他们之前有过联手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所有人都对这赵曹两家天才的无耻有所了解了,连刚才对引脉境中期修者出手的事都能做得出来,联手对付云笑又怎能让他们感到半点脸红?

    实在是云笑这一次的出手,将这两位天才都给得罪得狠了,新仇旧恨一起涌将上来,他们恨不是立时就将这可恶的小子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“你们确定要动手?我云笑手下,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!”

    哪知道众人心中刚刚升起“恃强凌弱以多欺少”这八个字时,他们耳中就听到一道略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,待得他们将脑袋转到那个说话之人身上,都不由露出一抹极为古怪的神色。

    如果这句话是由赵宁书或是曹骆说出口,没有人会感到任何意外,但众人清楚地看到,那个说话之人,既不是赵宁书也不是曹骆,而是只有引脉境巅峰的云笑。

    一个引脉境巅峰的修者,在面对聚脉境初期的敌人,而且还是两个的时候,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,这小子失心疯了吗?

    难道他真的认为击败了曹骏和曹驹,就能和聚脉境修者抗衡了不成?这完全是两个大阶的不同层次,越阶作战这种事,等闲是绝不可能出现的。

    一些曾经在绝药谷见过云笑出手的天才,倒是没有那么意外,毕竟那日的云笑才只有引脉境后期,竟然从聚脉境中期的玄执手中逃脱,不得不说还是有一些手段的。

    可另外的一些天才可就要暗骂云笑不自量力了,刚才云笑救了灵丸谭韵等人,他们还有些佩服,可此时“认清”这乃是一个狂妄到目中无人的小子时,那一丝好感也随之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甚至包括刚开始对云笑有一点兴趣的莫晴,也打消了这样的想法,一名修者须得脚踏实地,这才能修炼到极高境界,如果只是一个夸夸其谈只懂得油嘴滑舌之辈,那绝不会有太高的成就。

    只是莫晴没有看到的是,她身旁不远处的殷欢,眼中的异色却是越来越浓郁,或许在场众人之中,也只有他,才对云笑的底细知道得最多吧。

    “小子,狂妄是要付出代价的,今日我们就让你看看这代价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赵宁书为人阴险,可此时也被云笑的狂妄之言气得不行,口气之中,蕴含着浓浓的杀意,看来一旦有着机会,或许他连莫晴和殷欢都可能不会有所顾忌了。

    感应到前后都有着浓郁的脉气气息,云笑太古御龙诀也在这一刻快速运转了起来,不过他心中却是没有半点压力,就算这是两名聚脉境的天才,他也有十足的自信与之一战。

    云笑最大的倚仗,其实不是这引脉境巅峰的脉气修为,而是前世的那些记忆和战斗经验,而且某些强横的脉技,也是这潜龙大陆修者闻所未闻的。

    当云笑功法运转开来的同时,曹骆首先有了动作,只见一个身影疾速冲出,那速度让得一些引脉境天才都是暗暗羡慕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与此同时,赵宁书的动作也没有丝毫怠慢,既然决定了要合作,那他就不会拖泥带水,现在他和曹骆,有着一个共同的敌人云笑。

    前后受敌,云笑却没有半点的惊惶,见得他手中动作变动间,一抹抹脉气竟然在他身前形成了一个淡淡的小盾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脉气外聚?”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不仅是那些引脉境的年轻天才们目瞪口呆,就连殷欢和莫晴都是瞪大了眼睛,感到万分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说实话,虽然殷欢认识云笑算起来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,可是他却只见过云笑和商回玉隐晦的出手,对于这个商家少年,他的印象其实一直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殷欢唯一了解的,就是云笑那诡异的抗毒能力,不仅是其老师符毒那些剧毒之物没有效用,现在更是连那寒冰之毒都毒不死,实在是太玄异了一点。

    看到云笑在引脉境阶别就能脉气外聚,殷欢心中已经是有了一个想法,暗道云笑身上果然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啊,这一次,一定要将这小子给重新弄回毒脉一系之中。

    不说这边殷欢和莫晴因为云笑的脉气外聚而各自想法,看到这一幕的曹骆和赵宁书也是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这种只有冲脉境修者才能施展的手段,出现在一个引脉境巅峰的少年身上,他们都是不由自主地升腾起一抹忌妒之心。

    “哼,装神弄鬼,我倒要看看你这引脉境巅峰的实力,如何是我们二人联手之敌?”

    似乎是强行想要装出对云笑手段的不屑,曹骆大喝一声,而后那一拳,已是狠狠地轰在了云笑胸前的那面脉气小盾之上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赵宁书也没有闲着,云笑胸前有脉气之盾,但是后背之上没有啊,要是他这一掌拍实了,这小子绝对会身受重伤。

    哪知道云笑用前世的手段,在引脉境巅峰阶别就祭出那脉气小盾,实是有着自己的打算,以他的精明,又怎么可能算不到来自身后的攻击?

    云笑对自己那面小盾的防御力极有自信,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灵阶低级防御脉技,潜龙大陆的修者,至少冲脉境以下,是不可能一击就将之轰破的,这就是灵阶低级脉技的强横之处。

    所以云笑根本就没有去管身前的曹骆,而是直接转过身来,那伸出的右手衣袖之下,不为人知地闪过了一抹血红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能够透过云笑的右臂衣袖,就能发现一条血红色的经脉从他右肩一直贯穿到右手中指,这显然就是属于他的火属性祖脉。

    在云笑心念动间,一朵血红色火焰突兀地从他的右手中指之上冒将出来,让得赵宁书那眼看就要轰中云笑的手掌,慌不迭地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因为当初在绝药谷的时候,赵宁书是见识过云笑这祖脉之火的,而且他还知道曹驹那只右手掌之所以会齐腕而断,也是因为云笑这诡异的祖脉之火。

    “脉火?这小子居然还是一名炼脉师?”

    云笑右手血红色火焰一出,不远处的殷欢差一点连眼珠子都瞪将出来了,现在他越来越发现自己对云笑的了解太少,这小子起死回生之后,手段真是层出不穷啊。

    殷欢自己就是一名炼脉师,所以他知道想要成为炼脉师有多难,但云笑祭出的脉火已经说明了一切,让得他不由越来越想将云笑重新抓回毒脉一系,让自己的老师好好再研究一番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莫晴没有说话,但她耳中听得殷欢的低呼声,却是变得若有所思起来,而且她越是注视着那个粗衣少年,便越是觉得有些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说这边的两大玉壶宗内门天才各有所思,战场之中,云笑见到赵宁书缩手,其脸上不由露出一抹冷笑,而后中指弯曲,轻轻一弹,那朵血红色的火焰便是被弹飞而出,朝着赵宁书疾速飞去。

    既然知道了这血红色火焰的底细,赵宁书是打死也不可能让其沾身,所以场中就出现了极其诡异的一幕。

    聚脉境初期的曹家老大曹骆,拳头不断地轰击在那面脉气小盾之上,却怎么也轰之不破;反观那赵家老大赵宁书,却是被一朵血红色的火焰追得狼狈逃窜,这是所有人先前全然都料想不到的结果。

    此时的这个结果,让得众人已然是打消了刚才的想法,他们一度认为的那个不自量力的粗衣少年,似乎并不是狂妄到没边,而是有着真正证明自己豪言壮语的实力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