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12章 步步为营


    老者当即哭诉到道:“我爷孙本是君起县人氏,我叫苏荣,这是我孙女苏月。我与孙女小青相依为命,贫困交加。昨天让小青进城来打酒,却不料被这畜生糟蹋了,他不但做了那种事,还打得我孙女全身都是伤痕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边狠狠地指着赵龙,一边一把掀起了苏月的衣服,只见苏月背上,青紫交替,像是被皮鞭抽过一般。

    “天理难容!”

    “禽兽啊,不杀了这衙役不足以平民愤!”

    “李图也要连坐,太残忍,太变态了,这种人不杀了,还会危害到其他人的!”

    无数百姓看了,情绪再次激动起来,骂声不绝,愤怒非常。

    赵龙的脸色更加难看,自杀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李图也是吃了一惊,心说这特么是s和m的节奏?但当即沉声道:“好的,本官知道了,你把苏月的衣服放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苏荣松了手,当即道:“李图大人,我今天一定要一个交代,为什么区区一个县衙的衙役,就敢这么对我孙女?是不是背后有什么靠山!”

    他这几句话说得流利非常,像是提前排练过的一样。偏偏外面的民众,还众口一词同意他的说法。

    李图叹气,这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啊,就是针对自己来的!

    李图转而问赵龙,道:“赵龙,你可有抗辩?情况究竟是如何,向本官说来。”

    赵龙一把鼻涕一把泪,偌大的汉子此刻已失去了主张,道:

    “启禀大人,昨天傍晚,属下刚刚到家,我堂兄赵胜便来邀请我喝酒,到了酒楼上,才发现还有其他一些人,都是蔡家、吴家等的家丁一类,我们喝得太多,深夜之中,赵龙就醉得睡了过去,起来的时候,就躺在了这姑娘的床上,我……我实在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赵龙说完,李图陷入沉思之中。而此时,一个衙役走了进来,到李图的耳畔,低声说了几句话。这衙役乃是张虎带去的人之一。

    李图当即眼中一亮,霍然开朗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杂种,居然还敢狡辩!相亲们呐,我孙女伤成这样,他还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,无人做主,我老汉死了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荣干嚎了起来,苏月也抽泣着,当真可怜非常。

    “判他死刑!判他死刑!这样的人渣不死,天理何在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李图你要是不敢判刑,我们亲自动手!”

    “妈的,要是我的女儿被他这样糟蹋,我会杀了这畜生的!”

    群情激奋,甚至开始冲击县衙,负责守卫的衙役急忙挡住。

    “稍安勿躁!”

    李图一拍惊堂木,道:“本官自会公平审理,但此事牵涉到很多人,本官需要仔细判断!来人,给我宣昨夜与赵龙一起喝酒的所有人,另外,酒楼的老板也给我叫来!”

    李图开口,几个衙役行动,不久之后,相关人员都已经带到了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等便是昨天与赵龙一起喝酒的人。不知道大人有什么吩咐吗?”

    李图扫了一眼,果然,都是蔡家、吴家几个乡绅家族的家丁。赵龙平日与这些人素来没有交集,这次居然这些人主动献殷勤找赵龙喝酒?没有鬼才怪!

    李图道:“赵胜。我问你,你们昨夜喝酒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赵胜道:“启禀大人,我们喝到亥时。”

    “赵龙是如何与这姑娘有交集的,尔等可知道?”李图发问。

    赵胜道:“昨夜我们喝酒之后,已经都有些醉意,出门的时候,正好看到一个少女。赵龙和我们分别,却是跟着那少女的方向而去,根本不是回家的方向,但是当时我们已经醉了,也就没有多管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着,忽然朝着苏月一指,道:“大人,那少女就是她!”

    赵龙闻言,更是一阵头痛欲裂,却怎么都想不起昨天的事情了。他懊悔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回认证物证俱在,你要是再不审判,就是包庇他,我老汉与你不罢休!”

    吴荣直接开始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外面众人也都在催促李图判罪。

    李图却是不理睬,朝着酒楼老板道:“你是酒楼的老板?本官问你,昨天他们喝酒到了几时?赵龙出门之后,你可曾看到……”

    掌柜的道:“启禀大人,昨夜这几位客观,喝酒到了亥时,但出门之后的情况,小人就不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李图点点头,忽然冷笑道:“苏荣,我来问你,你们爷孙感情如何?”

    苏荣愣了一下,道:“我与我家月月相依为命,感情当然非常好,这还用问?”

    李图却朝苏月道:“苏月姑娘,你爷爷对你好吗?不用怕,本官会为你做主。”

    苏月迟疑了一下,但还是道:“爷爷对我很好。”

    苏荣满意的笑了。

    李图却也笑了,起身道:“诸位相亲,本官请问你们一件事情。亥时已经是深夜之中,你们会让自己的女儿、孙女,走数里路,去给你们打酒吗?”

    顿时,纷纷攘攘的众人都是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……对啊,这有点奇怪啊!”

    “苏荣也是,大半夜发什么酒疯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亥时太晚了,大多数人都几乎睡觉了,的确不应该……”

    不少人都在嘀咕,而苏荣更是脸色微微一变,道:“我馋酒怎么了?我孙女孝顺我……”

    李图微微一笑,道:“你刚才还说你们感情很好,你会舍得吗?本官也不和你多说,来人,给我传苏荣的邻居!”

    衙役速度前去,不多时,苏荣的邻居到了,这是一个中年妇女,上了公堂就跪拜下来。

    “草民吴氏,参见大人!”

    李图道:“吴氏,本官来问你,你与苏荣乃是邻居,他平时喜欢喝酒吗?”

    吴氏看了苏荣一眼,却道:“启禀大人,苏荣虽然是鳏居,但不喝酒,他还有肺病来着,一喝就咳嗽不停。”

    苏荣色变,当即道:“吴氏,你这个贱人可不要乱说,你的肺才有病,我身体好着呢,我嗜酒如命……”

    他虽然激烈反驳,但堂上堂下却都是一片安静,众人都觉得奇怪,觉得这件事有些不同寻常了。

    而地上,赵龙似乎看到了一线希望,脸色也逐渐转好。

    李图笑了,继续道:“吴氏,本官再问你,苏荣平时以何为生?家境如何?”

    吴氏道:“他是朝一个老寡,又没有谋生手段,所以家里穷的很,至今还欠我十八文钱呢!”

    李图转而问苏荣道:“苏荣,吴氏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苏荣当即承认道:“是的大人,草民家境贫困,为人老实,这才受了这畜生的欺负!”

    这一点他是不会否认的,因为正是因为他贫困鳏寡,才会得到大家的同情,越惨越好。

    李图却笑了,道:“好了,来人,张虎把东西给我拿上来!”

    外面一阵骚动,张虎带着四个衙役,端着一袋银子走了上来,道:“启禀大人,属下在苏荣的家中,搜出了银两五百两!”

    张虎一开口,顿时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这对一般人来说,怎么都算是一笔巨资!

    而苏荣直接变色,急忙扑了过去,道:“还我的钱给我,这是我的钱,这是我的钱,你们不能抢!你们不能当强盗啊!”

    李图一挥手,张虎将钱还给了他,李图问道:“苏荣,你确定这是你的钱?”

    苏荣见钱急切,紧紧抱住道:“这当然是我的钱!我藏在了房梁上的!”

    李图笑了,他转身,道:“诸位,苏荣乃是一个单身老人,没有生计来源,请问,这五百两是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“苏荣肺有病,不喝酒,又和孙女感情很好,相依为命。却让孙女亥时了还赶路去打酒?”

    “还欠着别人的钱,穷困非常,却突然有了五百两?”

    “诸位,请你们好好想一想,这其中是什么道理!”

    李图连珠炮一般发问,顿时,整个公堂内外,都安静了下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