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736章 怒意!
 伏轶等人都是有些意外,这个时候发出了这么多的信使,难道是有什么重大变故不成?

李图微微挑了挑眉,道:“全部拿下,抓过来!”

不多时,十几个山海关内的信使被伏轶派人拿下,抓了过来。

这十几个人骤然见到山海关前,居然出现了这么一只军队,瞬间都是震惊不已!每个使者脸色都是大变。

他们被带到了李图的面前,伏轶直接上前,将他们搜了身,取出了他们身上的书信!“大胆……你!你可知这是卫将军急传朝廷的信件,你安敢如此!?”

一个信使大着胆子开口,开口呵斥。

伏轶冷冷道:“这位乃当朝国师,大将军、一字并肩王李图李王爷!”

闻言,瞬间十几个信使,都齐刷刷地看着李图。

每一个信使都懵了!李图!这个名字,如今天下谁人不知?

李图居然亲自帅军来了?

这些信使都是震惊到了极点,瞬间不敢再说任何话,须知道,李图如今是真正的如日中天,甚至可以说,他在某种程度上,就可以代表朝廷了。

李图淡然接过了信件,拆开了一封,扫了一遍,他的眉头逐渐皱紧,眼中的光芒逐渐变得寒冷!他将信件递给了伏轶。

伏轶看了一遍,瞬间大惊失色,道:“这……安能如此!岂有此理!岂有此理!”

他愤怒到了极点!因为信上所写的,乃是山海关守将,卫将军谌剑韬对朝廷的建议。

书信中说,山海关守不住,因为獠人太过厉害,他们根本不是獠人的对手。

而且,居然提议让朝廷把獠人已经夺走的土地赏赐给獠人……伏轶将信件给周围的将领一一传阅,瞬间每个人的脸上,神色都是十分难看!“这算什么!”

陈放愤怒地开口,道:“这是卖国求荣!打输了不可耻,丢了土地也不可耻,但是却不知耻!居然还以此为功,企图让朝廷堂而皇之的送出去?”

“可笑,真是可笑!”

“我是穷出身,这事儿我看不明白!这么一来,朝廷得了面子,山海关众将得到了封赏,唯独那些失去了土地,被屠光了亲人的老百姓,失去了一切!”

周围的将领都是怒容满脸!李图的赤焰军与其他军队不同之处在于,李图的赤焰军中,大部分的将领,都是从底层百姓中筛选上来的!所以,他们骁勇善战,不顾生死,同样,他们也对底层的百姓,有着深厚的感情。

感同身受!所以,他们一看这书信,就明白了到底谁受损!一张麻将桌上,可能四个人都赢钱吗?

是的,如此一来,朝廷赢了面子,官僚赢了里子。

唯有百姓输的一塌糊涂!

没有人在乎他们的利益!没有人在乎他们的感受!牺牲了那些百姓,或许对他们来说,是最简单的方式了。

李图神色淡然,初看之时,心中尚且有些怒意,但是随即他就淡定了下来,对那些官僚的底线,不应该太高估了。

“你们可以不用进京了,随军前去山海关。”

李图淡然扫了一眼诸多的使者。

众多使者都是面面相觑,他们可是受了卫将军的将令,如果不去……李图笑了笑,道:“你们当然也可以去,但是去了京城,能不能活着回来,或许就是另一回事了。”

闻言,瞬间几个使者瞬间扑通跪地!“不,我们随王爷回去!”

“遵王爷号令!”

……众人都是忐忑不已!这个时候,一个使者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咬牙道:“王爷,如果您要进关,就请尽快吧,如果去晚了,易天少校尉,可能要出大事了!”

闻言,李图瞬间盯着他!“说!何事。”

李图沉声开口。

这使者顾不得那么多,眼中的良知战胜了畏惧,道:“易天少将军此前不尊卫将军的将令,私自带兵出战獠人,如今卫将军勃然大怒,说是要斩断了易天校尉的手……请王爷……快些去吧!”

他低下了头。

“反了他个谌剑韬!”

“不要命了吗!”

“王爷的弟子之一,他也敢动,真是找死!”

周围的几个将领,更是愤怒了起来!谌剑韬这是找死,须知道,易天不只是骠骑将军的儿子,还是李图的弟子之一,曾经在京城的时候,易天被李图“毒打”锻炼过,世上谁人不知?

这不只是扫骠骑将军的脸,更是对李图的不敬。

关键是,谌剑韬处罚易天的理由,居然是因为易天主动出击,和獠人战斗。

这是什么歪门道理?

山海关的众将,已经软骨到了这个地步了吗?

“大将军,末将请命,帅骑兵三百,先行入关!”

伏轶看到李图眼中的怒意已经升起,当即上前开口。

现在必须保住易天!李图点头,道:“敢有不尊者,你可以杀之!”

伏轶闻言,心中一凛,当即转身离去,领了一只骑兵,马蹄重重踏过雪原,急速奔往山海关!李图起身,朝着前方的那天堑巨关看了一眼,道:“准备进山海关,对了,通知何伸,让他把斩获的獠人首级都收好,山海关的城楼太单调了,应该有些饰品。”

旁边陈放点头而去。

大军行进!……而此时。

山海关的城楼之上!山海关中,还有许多的百姓,今日来,城中人心惶惶,无数人都在传闻,说官兵们也会很快撤离,导致很多百姓恐慌不已。

“哎,你说,咱们这山海关能坚持住多久啊?

要是城破了,那可怎么办啊……”“我听一个士兵说了,军心不稳,每天都有逃兵!獠人还没动手,咱们的人都快跑光了,我觉得咱们还是快点儿离开吧……”“跑,你能跑到哪里去?

现在离开山海关,那么多獠人轻骑兵在外面大地上横行,怎么都是一个死!”

“哎,咱们百姓的命太苦了……”许多百姓议论纷纷,无不是愁眉苦脸,失望绝望,却又没有丝毫的选择。

如今,似乎城破已经是唯一的结果了,而他们,则要面临死亡,和各种各样的屠杀、侮辱。

“哎,你们看,那是怎么回事,城楼上怎么吊了一个人!”

一个百姓忽然高声呼喊,顿时周围关内大街上的百姓,都是朝着城楼上看了过去。

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青年,狼狈到了极点,被几个士兵用绳子捆住了,吊挂在了城楼之上,而那青年的一只右手,赫然刚刚被人斩断!城中百姓,瞬间无不吃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