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726章 离京
 李敬走进了李图的书房之中。

李图正在伏案写信,不知道写些什么。

李敬便立在一变等待着,神色恭敬。

终于,李图写完了。

他抬头,看向李敬,微微一笑,道:“在京城,可还习惯?”

李敬也笑道:“启禀国师,一切都好。”

想了想,他又补充了一句,道:“自此方觉不负平生。”

话语中分明带着浓浓的欣慰和满足。

在江南的时候,他虽然职位也不小,但是还是多处受人钳制,一身抱负无法施展,如今到了京城,终于有了大展拳脚的机会。

每天忙着稽查贪官污吏,为这伟大帝国献出一份力,这种奋斗的感觉,足以让任何人填充他的生命。

李图也点头笑了笑,颇为欣慰,道:“刑部的人扩充得怎么样了?”

李隼道:“如今已经扩充了三百人左右,都是精练干将。”

李图道:“我明日启程之前,会给圣上上书,建立各级监察司,由刑部牵头,巡视天下。

凡是贪官污吏,一律报京城受审。”

这是他一直都在准备的一件事情。

唯有监察,才能令天下官员不敢懈怠。

以泰山万钧之力道猛压而下,将一切贪污腐败摧枯拉朽的毁灭!帝国一直都缺乏监察。

设立监察司,就是要给天下官僚加上一个紧箍咒!李敬恭敬地道:“国师远见。”

李图叹了一口气,他起身拍了拍李敬的肩膀,道:“天下之事,多数不是因为大政有错,而是坏在了官僚的手里。

再好的想法和初衷,在官僚的手中,都非常容易沦为他们谋取更多利益的工具。”

“治国之要,便在察官。

这是一个长远的事情,你得多辛苦些。

我也会让圣御厅、丞相他们一起帮你。”

李敬重重点头,而后离去了。

李敬走后。

严慈遇也来了李图的府上。

“老师,我已经开始,将命令下达各级驿站,凡是各地百姓有检举之事,各级驿站会第一时间快马驰报京城。”

他开口。

半个月前,李图召集圣御厅,下达了一个命令。

各县都有驿站,从今以后,驿站除了传递功能之外,还要承担承一个功能。

凡是百姓有重大冤屈、或者检举地方官的,一缕快马上报,不经地方。

他意在建立古代的“信访”。

李图点点头,脸上优思浮现,道:“慈遇,你可曾想过,天下王朝无数,其兴也勃也,其亡也忽也。

艰苦创业之初,则坚韧不拔,勤俭克己,无一事不用心。”

“但一旦业成之后,其心必疏,沉于享受,高高在上,心志顿消。

千载中华,始终跳不过这王朝周期律去。”

“这,是因为什么?”

闻言,严慈遇陷入了深深的思考。

是啊。

为什么呢?

天下苦暴秦久已,于是乎陈胜吴广,揭竿而起。

汉朝昌荣如斯,文景之治也曾是历史上无数仁人志士赞赏有加,但最后呢?

三国末年,天下大乱。

曹魏、两晋略有所成,但也难成气候。

隋唐呢?

曾经的贞观之治、开元盛世,曾经令瀛岛都远渡而来,求取文化。

但最后却也落了个国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的下场。

……盛极而衰,是所有帝国都必须面临的命运吗?

为什么呢?

——屠龙的勇士一定会变成新的恶龙吗?

很可能是的。

李图毫不怀疑,第一代的创业者,都有伟大的理想,想建立永远昌盛的国度。

但第二代,第三代……更多呢?

怎么保持那种精神的传递?

严慈遇不能答。

李图拍了拍他的肩膀,意味深长地道:“让百姓站起来,监督官僚!”

“这是唯一的法子。”

“除此之外,无解。”

严慈遇如醍醐灌顶,但是他的脸上却瞬间又写满了深深的疑惑。

“百姓……百姓若有知,则可,若百姓愚昧,又怎可……”是啊。

要依赖百姓。

那首先得让百姓有这样的能力。

给他们权力之前,应该让他们先拥有驾驭这种权力的能力。

否则的话,宛如贫民骤然间得到万贯家财,挥霍无度者多,能淡然守持者太少。

给一个人财富之前,首先应该给他驾驭财富的能力,同样的,权力也是如此。

李图颇为欣慰,严慈遇能想到这一点,已经很不错了。

否则的话,会引起大乱的。

毕竟天下百姓,不是每一个人,都能有不凡的见识,很多人甚至连一个字都不认识,更不知道什么叫做制度,什么叫做官僚,什么叫做权力。

百姓如同还没有开化的婴孩,突然拿到了一把刀,他们会胡乱挥舞,伤人也伤己。

“所以要兴教育。”

李图道:“百年大计,教育为本啊!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,这件事急不得,设立驿站传递民声,也只是缓解当下的吏治,长远来看,还得从教育上入手。”

“天下人人皆为士,则官僚又何能愚弄天下人?”

严慈遇深深一拜,道:“有生之年,学生愿以一身性命,尽数奉献于教育。

令天下百姓多得一份知识,便是学生一份喜悦!”

李图点点头,笑了笑,笑中却有些萧索。

“一个不重视教育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,一个教育不公平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。”

“一个教育无法为寒门士子提供进身之阶的国家,同样是没有希望的!”

……次日。

李图所写的几封信,都已经上奏给了云熙。

其中具体地讲述了李图的设想,关于教育的大政,关于驿站制度的蓝图,还有更多,更多。

城中所有人,都已经得知李图即将亲自出征东北,京城之中,都是一片震惊意外。

毕竟如今政局才刚刚稳定,李图作为定海神针,离开殊为不智。

五万西南大军,已经驻扎在城外,等候着李图。

城内。

云熙率领百官,亲自送李图离开。

如今的百官,面孔变得年轻了,其中很多人,正是血气方刚,胸怀大志的年纪。

他们都是李图执政之后,从天下官员士子中筛选的真正有才学之人。

“老师,您的奏折我都已经看了。”

“我会全力去实施的,圣御厅、丞相也定然都会全力配合。”

皇家马车中,云熙和李图对坐。

李图微微一笑,道:“如此,我心安了。”

说着,他轻轻伸手,帮云熙捋了捋云熙的秀发,颇有些心疼道:“别太辛苦,政务可以多让辛去病和严慈遇处理些,当皇帝又不是当超人,总得学会调节。”

云熙非常勤奋,近来的很多政事,她都是一一过目。

这也让她成长了很多,成熟了很多。

云熙甜甜一笑,道:“我知道的。”

马车停了。

已经到了城外。

李图揭开了帘子,下了马车。

眼前黑压压的一片,五万大军已经等待许久。

云熙走了出来,她执着李图的手,一步步朝着灞桥之上走去。

“臣等恭送国师、大将军,祝国师、大将军早日凯旋!”

“臣等恭送国师、大将军,祝国师、大将军早日凯旋!”

“臣等恭送国师、大将军,祝国师、大将军早日凯旋!”

……百官恭敬开口。

李图与云熙执手上了灞桥,桥下冰冷的水潺潺流动。

“几年前,先帝也是在此处,送我前去西南。”

李图忽然开口。

那时候,皇帝还曾经和他说了一句话。

“天下是朕的天下,百姓是朕的百姓,终于天下百姓,也就是终于朕。”

他还请李图用青铜大爵喝了一杯酒。

那时,李图喝完酒,把酒樽丢尽了护城河中。

他说:“天下不是任何人的天下,百姓也不是任何人的百姓。”

……现在物是人非。

萧瑟秋风今又是,换了心情。

云熙紧紧抓着他的手,盯着他的眼睛,道:“一定要安全归来。”

李图微微一笑,答道:“一定安全归来。”

……李图转身离去。

在百官和云熙的眼中,李图上了马,一声令下,西南大军掉头,烟尘四起,逐渐远离京城。

直到消失。

云熙还站在灞桥上,恋恋不舍。

背后的城楼之上,一个老妇人,带着一个宫女,也正在眺望。

“咳咳……”太后咳嗽了几声,中气不足,她的眼中,既充满了一种欣慰,又充满了一种疲倦,精光逐渐黯淡了下去。

“太后?”

香秋开口。

太后嘴角微微一笑,皱纹无数,她像是在这一瞬间真正变成了一个老人。

“哀家老了。”

“真的老了。”

她抬眼看着那远处暗青色的天空,像是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。

眼中又释然,又轻松。

她太累了,太累了。

累了几十年。

从她的夫君,到她的儿子,现在到了她的孙女。

这个老妇人,始终在默默地用合适的方式,维护着整个帝国。

如今,风雨飘摇的帝国终于安定,四方威服,改革正隆,百废俱兴。

她安心了。

当她安心之后,积攒了几十年的疲倦,便轰然从每一寸血肉,每一寸肌肤之中爆发而出,让她几乎再也不愿意说一句话,做一件事,甚至不想睁开眼睛。

“夫君,天下安定了,我可以来见你了……”她微微一笑。

史记记载。

冬,天帝帅军北上。

三日后,太后逝世,百官莫不痛哭,葬礼尊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