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716章 报应不爽
 一声巨响,坚硬的城墙直接缺了一角,以杨万机为中心十步以内,更是一个活人都不剩了!残破而血肉洒落了一地,衣物的碎屑飘散在空中,没有人分得清楚那一块血肉属于谁。

杨万机?

云壑?

大臣?

随着这一生巨响,都直接消失了!烟尘缓缓落下,周围的士兵和官员们,都是惊惶失色,心有余悸地看着烟尘之中。

拉弓的士兵已经松了弓弦,持刀的将士已经下意识地放下了刀,每个人都不可思议地看着爆炸之处,脸上写满了惊恐和悲哀的神色!烟尘逐渐落下。

场景清晰地出现在众人的眼中。

杨万机已经消失了。

一片模糊的血肉之中,一块坚硬的玉佩碎落了一地,那是杨万机亲自佩戴的玉佩。

玉碎人亡!方才指点江山的杨万机,就这样死了……?

隐忍了几十年,统率魔门密宗称霸江湖的阴无极,用计谋杀掉九幽道君的杨万机……随着这一声巨响,死亡了?

他用计杀了九幽道君,九幽道君被炸死。

现在被炸死的,却是他自己!这世间难道真的有轮回报应,因果不爽?

何其嘲讽!而旁边,云壑的血肉也洒落了一地,这个一度距离皇位最近的皇子,已经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。

“不……不……不可能……不可能!”

旁边,李隼一脸的惊恐,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整个人都已经彻底瘫软了,一股浑浊的液体,顺着他裤管流了出来!他的手上、身上到处都充满了伤口,爆炸导致的溅射物到处纷飞,也打伤了他。

但是此刻,他所在意却不是身上的痛疼!而是畏惧!他的眼中畏惧到了极点,绝望到了极点!完了,彻底完了!杨万机死了,云壑也死了……希望彻底灭绝!他们百官,都彻底完了。

旁边,甄史厦已经痛哭了起来,他抱头痛哭,全身都在抽搐,颤抖着,趴在了地上,宛如一条死狗。

“呜呜……”“呜呜……不……不能这样……”“云壑殿下……云壑殿下……”其他的官员,也被李隼和甄史厦感染,都感觉到了深沉的绝望,忽然处在了深渊之中,没有一点希望,他们顿时都痛哭了起来。

懿如皇后呆呆地看着这一幕,她申请呆滞,整个人宛如被天雷击中,像是不敢相信,这一幕就这样发生在了自己的面前。

自己的儿子……自己多年的情人……都已经死了。

她的嘴角,忽然溢出了一口鲜血!“噗——”终于压抑不住,她直接喷出了一口鲜血,坐倒在了旁边,眼中的泪水,止不住地流下!曾经在这里,她用计策逼得古家全灭,让古天雪纵身跃下。

那一天,她得意到了极点,觉得报了大仇,以为从此之后,皇帝会回心转意,去爱上她。

但是结果是悲凉的,自从古天雪死后,皇帝不近女色,多年守身。

她被折磨得几乎崩溃,孤独,寂寞,她明明是这天下最尊贵的女人,母仪天下,但是却过得宛如一个弃妇一般!无论是身体上,还是内心上。

她都极度渴望爱。

她活着的意义,已经只剩下让皇帝后悔。

当皇帝死去之后,她才骤然发现,自己其实一点也不恨皇帝。

是啊,她根本不恨皇帝。

她恨的或许是自己。

可是生活还要继续,总要有一个动力。

云壑登基,成了他最后的动力,看着云熙一点点的死去,也是自己最后的动力。

现在呢?

或者还有任何希望吗?

她忽然笑了,笑得疯癫,笑得释然,她站了起来,梨花带雨,展现出别有韵味的美丽。

她的确也很美,曾经有无数的男人为她倾倒,如果不是爱上了皇帝,或许她这一声,都会拥有无与伦比的幸福。

这深宫大院,除了这一身的华服,除了给予世人对她的畏惧或者尊敬之外,又有什么呢?

没有爱。

这里,没有爱。

容不得爱。

她立在城楼之上,忽然一笑,笑得释然,笑得疯癫,她的笑拥有着妖艳的美丽,而后骤然纵身一跃!她从哪高高的城墙之上,跳了下去,义无反顾!后方,几个老太监看到这一幕,忽然觉得有些恍惚,他们也曾经亲眼见证了古妃从这里跳下去。

现在,皇后也从这里跳下去了……“皇后!”

“皇后娘娘!”

……一时间,周围无数人吃惊!而周围的士兵们,家族家丁们,此刻都是面面相觑,感受到了互相的胆寒。

主心骨都已经死了,战斗已经彻底失去了意义。

杨万机死了,云壑死了,现在就连皇后娘娘都跳楼了…………下方。

西南士兵们都是吃了一惊,城楼上发生的一切令他们意外不已。

伏轶都愣了一下,这是怎么回事?

“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

云熙站在李图的身边,俏脸上写满了吃惊,她的美眸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色。

李图的眼中,有这幽深复杂的光芒闪过。

他一字一句,道:“因果报应,循环不爽。

生生死死,死死生生。”

他转头看向云熙,微微一笑,道:“圣上的确选择了你,他甚至说服了太后。”

“你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合法继承人。”

他话语淡然却坚定无比。

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,但是李图已经猜到了。

能在深宫之中,引发如此逆转的人物,已经只剩下一个了。

太后。

那个不问世事的老妇人。

历经了多少事,见过了多少风雨,杨万机纵然神鬼莫测,又怎么能够吓得到她呢?

云熙重重点点头。

她的美眸中,懿如皇后的身体不断坠落,最终轰然“嘭”的一声,重重砸在了城墙下方!她也有些恍惚,自己的母亲,当年就是这样跳了下来。

李图神色淡漠,淡淡道:“入宫!”

瞬间,伏轶再次扬起长枪,喝道:“杀进皇宫!”

“杀进皇宫!”

“杀进皇宫!”

西南士兵,瞬间冲杀了进去!气势如虹!杀气惊天。

城墙之上,那些士兵瞬间色变,他们丢盔弃甲,直接放弃了抵抗!“走,快走!”

“逃命啊!”

“挡不住,挡不住!”

一时间,那些守城的士兵都慌了,一个个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,急急如丧家之犬,茫茫似漏网之鱼!全面崩溃!就连皇宫之中的侍卫御林军等都已经逃了,那些各大家族派出来的族中壮丁,这一刻更是吓破了胆,全部转身就跑!“宗主已经死了……宗主已经死了……走,快走!”

魔门密宗,一个长老腿脚发慌,他曾经纵横江湖多年,但是此刻却如同天塌了一般!“走!快走!”

“宗主已经死了!宗主已经死了!”

“快跑啊!”

魔门密宗的高手们,此刻都逃了!一时间,城楼之上旌旗四处倒下,丢盔弃甲,全然没有抵抗之力!彻底崩溃!“嘭——”一声巨响,城门大开!西南军队,轰然入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