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700章 最后一只鹰
 风吹过。

董沉一步步朝着九幽道君走了过去,方才一击,虽然他已经受了不轻的伤,但是他却已经抱定了必死的决心!无论如何,他今日都一定要完成自己多年的夙愿,哪怕是死!“陆桑君!”

伊贺狂风吃了一惊,手中也握住了最后一把短刀,但是却不敢上前。

他怕了,亲眼见到九幽道君如此恐怖的武功,已经彻底击溃了他的信心,他终于明白,为何九幽道君在东瀛能够被称为“九幽帝君”……董沉一步步走近。

九幽道君盯着董沉,逼视着董沉,他的眼中发出了一种强大的杀意,全身上下都凝聚了一种气势。

仅仅是这种只能仰望的气势,就已经足以令寻常敌人不敢接近。

但是九幽道君的心中却沉了下去,因为他已经看了出来,董沉已经抱定了必死的决心。

这样的人,无论面对多么厉害的敌人,都会疯狂的发起冲击的。

他提起一口气,企图再逼出一点力量,去杀掉董沉!他缓缓调动内力,但是他的身体本就已经是绷紧了的弦,不动还好,这轻微一动,顿时体内的“怨”如同妖魔疯长,瞬间催逼他的全身!“噗——”九幽道君的脸上骤然刷白,眼前一阵晕眩,直接喷出了一口鲜血!他连接倒退了好几步,身形踉跄!瞬间,前方的伊贺狂风和董沉眼中都是大吃一惊!这是怎么回事?

明明强大至极,坚不可摧的九幽道君,怎么会突然之间吐出了鲜血,像是虚弱到了极点?

随即,他们惊喜到了极点!“他受了重伤!”

伊贺狂风惊喜若狂的开口,他的眼中一时间激动到了极点!九幽帝君受了重伤!太好了!眼看九幽道君既有可能已经失去了战力,他顿时握住了短刀的刀柄,拔了出来,一步步走了上去,和董沉并肩!“陆桑君,天助我们!”

他激动地开口。

董沉的眼中先是愕然,但是随即也露出了一种恶毒而疯狂的光芒!“呵呵,九幽道君,原来你已经受了重伤!”

“看来老天都要收你啊!”

他冷笑着,一步步走了过去,眼中复仇的火焰燃起,整个人都充满了狰狞!两人逼近!现在,他们心中的忌惮已经完全消失了!一头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的狮子,也不过是一只猎物而已!九幽道君看着两人,全身都在微微颤抖,多日压制的“怨”如此发作,让他已经失去了任何反击的可能!他的额角全是冷汗,盯着两人,忽然断喝道:“弓弩何在!”

他早就已经做了安排,不会没有后手!在九幽堂中,他已经抽调了京城最精锐的弓弩手五百人埋伏,只等他的一声令下,五白弓弩手齐齐放箭!到时候,纵然是七级高手,也难以抵挡!他之所以等到现在,是因为他想杀掉这两人,因为两人的武功都非常高,如果一上来就展露出弓弩手,两人想要退走并不难。

弓弩手只是一个后备的保险。

现在,自己“怨”发重伤,唯有借此保命。

但他的声音在九幽堂中空荡荡地响起,却没有一个弓弩手出现!周围只有一阵风吹过,扬起了些许飞絮。

九幽道君的心已经沉了下去,彻底沉了下去!他四顾九幽堂。

随着他的目光,周围忽然响起了密集的脚步声,只见周围走出了一群黑衣人。

这群黑衣人每个手中都提着刀,刀上还染着鲜血!为首的,是一个老者,他一身黑袍,白发苍苍,却是独臂。

他朝着九幽道君微微一笑。

九幽道君的瞳孔骤然一缩,在这一瞬间,他就已经明白了一切。

他安排下的弓弩手,必然已经变成了这些人的刀下亡魂!螳螂捕蝉黄雀在后。

独臂黑袍老者一步步走了过来,道:“密宗左使宁啸天,见过九幽道君。

自从十年前道君断我一臂,感怀道君此恩,夙夜不敢忘怀。”

他平静地开口,盯着九幽道君,眼中露出了一抹冰冷。

十年前,九幽道君名声遍天下,但那时武林中势力最大的,却是魔门密宗。

面对九幽道君的声名鹊起,魔门密宗的地位自然遇到了挑战,他们的做法也很简单。

密宗左右使带领魔门密宗九大长老,倾巢而出,于须臾山顶与九幽道君一战。

如此阵容,天下罕见。

可以说魔门密宗已经将所有最顶级的力量都派了出去。

结果是,不到一日之间,九大长老全灭!而左使宁啸天,右使吴梦然,两人也被力压得跪在了地上。

宁啸天永远忘不了那一天,九幽道君意气风发,神色淡然,挥手间击杀了九大长老,用强大的威势,逼得他和吴梦然跪在了地上!他也永远忘不了九幽道君的话语:“尔等两人,也算当世英才,杀之可惜。

你二人既然分别为左右使,我便断你二人左右手,以示惩戒。”

从那一日起,名满天下的密宗左使宁啸天只剩下一只右手,右使吴梦然只剩下一只左手!从哪一日起,他们销声匿迹!三日后,密宗宗主应邀与九幽道君一战,那一战的经过世人无人得知,但一战之后,魔门密宗从江湖中消失,几乎再也难见到其踪迹。

如今,魔门密宗的左使宁啸天,又一次出现在了九幽道君的眼前。

九幽道君笑了,他的神色有些落寞,萧索地道:“阴无极不愧是魔门宗主,隐忍之能,在我之上。”

他的确感慨,阴无极已经忍了十年!直到这一次李图和九幽道君决战,他才抓住了机会,见缝插针,将局势彻底反转!这等心性,不愧是当世英杰!

他才是这场角逐最后出场的一只猎鹰!九幽道君已经明白了一切,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这一次东瀛人忽然入京,也当是魔门密宗的手笔。

“宗主让宁某向道君转告一句话,您死后,不涉他人。”

宁啸天开口,说完之后,他看着九幽道君,脸上忽然泛起了一种难言的情绪,朝着九幽道君一拜,道:“宁某虽然被道君斩断了手,但不曾有怨恨,请道君知悉。

此生得见道君风采,是宁某三生有幸。”

“可惜,我于密宗堂前立誓,不得已为之,道君去后,亲友弟子,宁啸天拼尽性命,必然护其周全。”

九幽道君微微一笑,道:“多谢了。”

宁啸天起身,走近了一步,道:“道君,你可有什么武功秘籍,需要留给辛去病吗?

宁某可以代劳。”

他很真诚地看着九幽道君。

九幽道君笑了,眼中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嘲讽,道:“宁啸天,你资质其实不比阴无极更差,但你可知,你为何永远也追不上他吗?”

宁啸天的脸色微微一沉,道:“愿闻其详。”

九幽道君道:“心思阴沉,贪婪狭隘。

你若能改变心性,或许此生还有一丝破入八级境界的机会。”

宁啸天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,本以为一番表演,能够套取到九幽道君的一鳞半爪武学,那便可以受用终生了,但却被九幽道君一眼识破。

他盯着九幽道君,脸色逐渐阴沉了下去,眼中的恶毒和阴狠全部散发而出,一字一句,道:“我很想看看名满天下的九幽道君,跪在我面前的样子!”

说着,他一只手,缓缓压在了九幽道君的肩膀上!他想起了十年前的画面!九幽道君一只手,将他压得跪在了地上!无法反抗,宛如面对一座山,只想下跪,那样才能让自己好受一些。

现在,九幽道君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感觉呢?

想到这里,他露出了一抹冷笑,手上逐渐用力,压迫着九幽道君的肩膀,眼中逐渐露出了狰狞之色。

“跪下!”

他呵斥。

但九幽道君却是浑然不动,他的嘴角一抹鲜血溢出,但是骨头却硬的像是钢铁,坚不可摧,更不可能下跪!“呵呵,没想到有生之年,居然能看到赫赫有名的九幽帝君如此落魄,我父亲在天有灵,也算是欣慰了!”

伊贺狂风冷笑着开口,眼中得意到了极点!从此之后,压在所有东瀛武林身上的那个传说,将会彻底成为过往。

东瀛武者心中的这座大山,也会随着这一天,会骤然崩塌。

董沉的眼中却十分阴沉,他依旧握着刀,眼中杀意未减。

九幽道君是他的,他一定要亲自杀了九幽道君!“我让你跪下!”

宁啸天怒喝了一声,他手上的力量磅礴而出,如果九幽道君再不跪下,肩膀都会被他的力量压断!已然是千钧一发之际!“嘭!”

就在此时,一声巨响忽然响起,九幽堂的围墙,轰然倒塌,无数的烟尘狂飞起来,隐隐然还有人在惨呼呻吟声!场中的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,齐刷刷地转头看了过去!只见烟尘之下,几个黑衣武士倒在地上,不住地呻吟着,他们凄惨到了极点,身上的骨头几乎都被打碎了,连爬都爬不起来!“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

伊贺狂风顿时吃了一惊,他一眼就认了出来,这些武者,全都是他的人。

他的这些属下,全部都是伊贺谷中的精英,甚至已经经过了严格的训练,组成了阵势,几乎可以用来围猎九幽道君了!可以说,纵观京城之中,也没有几个人能够在他们的手下活下来!但是现在却如此……伊贺狂风的目光逐渐上移,随着烟尘散去,只见一片废砖瓦砾之中,一个青年面色如铁,一步步走了过来。

他的背上还背着一个人,一个四肢都被砍断,鼻子耳朵都被割掉,眼睛也被剜了一只的男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