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699章 阴谋与血战
 登基大典已经逐渐落下了帷幕。

皇帝带着百官,登上了金銮殿。

第一件所做的事情,就是封赏在这次李图之乱中表现突出的官僚们。

李隼、甄史厦等人,都得到了巨大的好处,加官进爵,良田美宅。

他们心花怒放,自然是开心欣喜无比。

就连外邦来的使臣,都一一得到了云安的封赏。

许久之后,百官散去。

新帝登基完毕,接下来要做的事情,就是为先帝下葬。

此刻,云安身着龙袍,站在皇城之上,他看着这一方天地,眼中露出了一抹笑意。

他的身后,站着一个中年人,中年人微微一笑,道:“圣上,这天下风景很好。”

杨万机。

圣御厅首席。

云安笑了笑,道:“我听说,我父皇在世的时候,就经常在这里眺望,只可惜了,他一辈子的眺望,只是为了那个妖女,而不是为了江山社稷!”

杨万机微微一笑,道:“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先帝在世的时候,国家凋敝,而圣上登基,万国来朝的原因。”

“圣上,您还记得董仲懿吗?”

云安点点头,道:“当然,董家把持朝政多年,若不是死的太快,如今这笔账,我可得好好和他们算一算!”

他的眼中轻蔑非常,浑然没有将昔日的巨无霸放在眼里。

杨万机道:“先帝也算是明君了,但是纵然如此,他也用了半生之力,才诛灭了权臣董仲懿,但如今圣上刚刚登基,就有扫清顽疾的远见,这一点上,圣上远远不如您。”

他说着,朝着云安微微躬身,显示出了别样的敬意。

云安心中满意,点点头将他扶了起来,道:“我父皇看重你,果然是有道理的,等到九幽道君死了,你还是我的圣御厅首席,你放心,我不会亏待有功之臣!”

他十分豪气,也十分满意。

本来,他打算登基之后,慢慢培养一批心腹,再去对付九幽道君的。

毕竟他心里也很有数,现在的自己,其实一无所有,九幽道君如果想,随时都可以废了自己。

但是杨万机出现了。

他为云安提供了除掉九幽道君的方略和力量!……杨万机笑道:“圣上,按照时间,我们也许应该去给九幽道君收尸了。

启程吧?”

“哈哈,哈哈哈哈!”

闻言,云安大笑了起来,道:“走!”

他拂袖转身!杨万机看着云安的背影,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,他忽然扫了一眼这周围的城墙,和那远山的风景。

先帝,您一生智慧无双,可曾想到您的继承人,会是一个极其愚蠢的人吗?

他笑了。

……而此时,一个身披蓑衣,一身短褐的青年,也一步步朝着九幽堂而去。

李图!他来了。

他正在杀人的路上,要杀很多很多人!他从空落落的大街上走来,听到了街心发出的凄厉惨叫声。

一群黑衣武士,正在疯狂地折辱着一个中年人!那中年人的肛门之中,插着一把短刀,他的身体已经被砍得不成人样,手臂被砍断,脚被砍断,耳朵、鼻子都已经被人切下!刺耳的笑声响彻了整条大街!“金钟罩?

哈哈,哈哈哈!”

“可笑,什么金钟罩,你倒是再罩一下试试?”

黑衣武士们折辱着他,为首的一个武士,更是提起一把短刀,贴近了阿福的眼睛,狞笑道:“你不是连眼皮都已练了吗?

来啊,我倒要看看你的眼皮有多么厉害……”他一边笑着,一边缓缓用力,刀刺进了阿福的眼珠,鲜血从中流出。

“啊——”阿福的声音凄厉到了极点!他想咬舌自尽,但是此刻都已经不能!“哈哈哈哈——”众多武士看到阿福的眼珠被剜了出来,发出了大笑声!“嘭——”大笑声刚刚落下,忽然两声闷响骤然传出,两道身体,重重砸了过来,带着巨大的威势,将六七个武士,都砸翻在地!“谁!”

一时间,所有武士都是大吃一惊。

他们齐刷刷的转头,却只见一个普通的青年,一步步地走了过来,那青年的眼中,杀意已经宛如江水崩腾!势不可挡!“你是谁!”

“不要自取死路!”

“今日只杀九幽门徒,其他人全部滚!”

他们纷纷沉声开口。

但是李图却只是眼神冰冷,一字一句,道:“今日,你们一个,也别想活着离开!”

……刀!三米长的长刀,宛如长枪!每一道都如同彗星,每一斩都防不胜防!三米长的长刀,无论在谁的手里,都会因为太长而无法灵活运转,但是此刻在伊贺狂风和董沉的手中,却浑然一体,宛如游龙!两人长刀组成的刀锋弧线,已然将周围的一片区域彻底锁定!九幽道君在两人的刀锋之间游走,他动作极快,那狂风般的刀法,始终无法挨到他的身边!丝毫也不能!三人已经剧战五百招!

但是双方直此刻,却都还没有触碰到一次!伊贺狂风和董沉,都对九幽道君近身之后的恐怖非常了解,所以,他们一直确保自己游离在九幽道君三米之外!九幽道君手无寸铁,但是他一挥手一投足之间,却令人两人都凝重到了极点,不时的躲闪!“死!”

忽然之间,董沉和伊贺狂风的长的合在了一起,斩出了一刀,九幽道君的身体宛如蝴蝶,飘然落在了湖面之上!董沉和伊贺狂风站在了一起,他们方才落地,已然整齐划一,共同向前一步踏出,手中高举的三米长刀,发出了呜呜的颤抖之声,两人的内力,已然灌注到长刀之上!“迎风一刀斩——”伊贺狂风和董沉一声怒喝,他们手中的长刀,便如泰山崩摧般落下!一道几十米的刀意,已然落在了九幽道君的头顶!这是东瀛刀法之中的极致和精髓!周围的湖面,都已经因为这一刀而颤抖起来,波纹不断。

九幽道君深吸了一口气,骤然双手一抬,左右的湖面之中,成千上万道水剑骤然从湖中浮出!这是剑神李纯罡留下的剑意!“破——”九幽道君一声断喝。

万千道水剑骤然凌空而去,与那肃杀至极的刀意碰撞在一起!“轰——”整个湖水,都掀起了巨大的波澜,九幽道君乘水而出,踏在冲天的水柱上,身影忽然消失!下方,感受到迎风一刀斩的刀意,骤然消失得无影无踪的伊贺狂风和董沉,正在吃惊之中,已然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压迫!“他来了!”

董沉一声惊呼,脸色大变,他和伊贺狂风一刀未果,现在九幽道君已然来袭!两人忽然将双刀骤然交叉,朝着空中如同剪刀一般向前一剪!“呼——”一阵劲风骤然袭来,宛如狂风骤雨,两把百炼精钢打造的东瀛宝刀,发出了清脆的声音,直接被某种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力量摧毁成了无数的碎片!九幽道君的身影已经落在了两人面前数步!他的身影宛如鬼魅一般!“嘶——”董沉和伊贺狂风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,他们毫不犹豫,同时从腰间拔出了中长刀,内力已经运转到了极致。

“狂风烈阳斩——”伊贺狂风往前一步踏出,怒喝了起来,他的身影宛如化作了一道山!“华山帝裂劈——”董沉也一声怒喝,他一跃而起,好似化作了一直巨大的老鹰,轰然一刀斩了下去,周围的空气都已经随着刀锋的划过而颤抖起来!九幽道君内力运转如江河,毫不色变,苍老的身躯却如游龙,他一步踏进,浊气一吐,罡气外放!“嘭——”“嘭——”两声闷响,只见伊贺狂风和董沉,好似化作了风中的两片落叶,被狂风一扫,瞬间倒飞了出去!“砰砰!”

两人重重落在了百步之外的地上,他们手中的中长刀,已经只剩下一个刀柄,刀身已经被彻底摧毁了!伊贺狂风一步步从地上爬了起来,他的脸色惨白,嘴角溢出了一抹鲜血,眼中闪过一抹惊恐之色,道:“中华神技……先天太极浑圆罡……果然名不虚传……”他心中已经隐隐颤抖起来!旁边的董沉,更是直接吐出了一口鲜血,在方才面对强烈的罡气之际,他脸上的半块面具都被摧毁,露出了面容。

只见他的面具下的半张脸,居然像是被刀刮过一般,糜烂不堪,丑陋到了极点!“多年前……我败于你无敌罡气……多年后,却还是不敌……”他眼中痛苦到了极点。

几十年前,他与九幽道君一战的时候,就是败在了九幽道君的这一身无敌罡气之下,他的脸只是被九幽道君的罡气轻轻扫了一下,就永远的毁容了。

离开中华,远离到东瀛国土,他没日没夜的修炼,在东瀛都已经算是屈指可数的高手,他本料想,九幽道君沉迷于政斗,武功进度必然不如他,但是如今归来,却依旧不是九幽道君一招之敌!他心中难受到了极点!百步之外,九幽道君缓缓呼吸了一口,他悄然将手负了起来。

双手拢在背后,却是微微颤抖起来!他的眼睛盯着两人,眼中的精光隐隐然有种要溃散的迹象。

“滚,我今日可以不杀尔等!”

九幽道君沉声开口。

只是这样一句话,此刻的他却已经是用尽了全力!“怨”已经在体内发作了!方才发动先天太极浑圆罡气,虽然只是短暂的一瞬,却顿时让体内的“怨”失去了束缚,侵蚀身心。

他的鼻尖之上,已经有汗珠一滴滴浸出!实际上,“怨”类似于一种蛊虫,一旦发作的时候,全身上下都会痛到极点,承受非人的折磨,没有人能够忍受。

现在,九幽道君却是用尽了自己的精神去压制!听到九幽道君的话,伊贺狂风的眼中顿时露出了一抹欣喜之色,急忙爬了起来,后退了几步,道:“陆桑君,走,快走!”

他急声催促,紧张到了极点!但董沉却只是惨然一笑,他的眼中露出了悲恸的光芒,道:“今日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!既然来了,不胜,就死!”

他已经苦等了几十年。

再也没有机会了!他拔出了最后一把刀!短刀!而后,一步步坚定地朝着九幽道君走了过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