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669章 闲敲棋子落灯花
 九幽堂中像是下了一场雨。

雨夹雪。

月光重新照亮了九幽堂,九幽堂的半空之中,骤然有千万滴水珠,密密麻麻地落了下去,就连天上漂浮不断的鹅毛大雪,都已经被这些水珠给冲散了。

“哗啦啦!”

雨水冲刷在九幽堂的地板之上,拍打着宛如瓢泼大雨。

方才一瞬间,那无数对准李图袭来的水棱,已然全部在李图的绝强内力之下,化作了无数的雨滴。

笛声刚刚响起,就已经被打断。

黑暗中,又有几个隐藏着的高手,随着这一声巨响而死亡。

死在了方才爆发的强大内力之下。

无人能挡。

而周围,九幽堂已经彻底变得狼藉不堪。

老旧的房子都已经有了裂痕,每一片瓦已经破碎,芭蕉树断裂了,九幽道君种了很久的一院花卉,也全都落英缤纷,化作大雨之下的尘泥,慎的身影离李图很远,因为方才爆发出的力量,纵然是他,如果离李图太近,也会死。

李图还是立在原地。

月光再次落在了他的身上,他却像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动过一样,全身的衣服也都是干的,没有半点潮湿。

甚至,以他为中心的周围十米之内,就连一滴雨的痕迹都没有过。

李图抬头朝着对面看了一眼。

湖对面依旧只有一片漆黑。

没有人。

但是李图知道,那里,藏着一个大敌。

李图忽然迈步,一步跃入了湖中。

他居然落在了湖水平面上!神奇至极的一幕出现了,李图立在了湖面之上,他脚下的湖水,分明没有一点波澜。

就像是,他是立在平地之上,而非水面。

他从水面之上,一步步走了过去。

这是水面。

不是湖面。

李图一步步。

却是稳到了极点。

风吹过,湖面之上,已经因为刚才的波澜而失去了原来一潭死水的平静,有了不断的层层波浪。

但是李图的脚下,却还是一丝涟漪都没有。

对岸的笛声,又一次响了起来。

笛声再起。

笛声中所吹的曲子,是著名的《怨江南》。

怨江南,江南怨。

君自江南起,船从江南开。

江水年年泛汴京,不见君信从水来。

……湖水之中,剑意瞬间纵横而出。

无数的剑意朝着李图而来。

剑意无形。

虚空之中。

李图脚下的步伐,变得快慢不定,左右不匀,他宛如一只在湖面上起舞的蜻蜓,时而波动,时而前进。

但是始终没有一缕剑意,能够伤得到他分毫。

一缕剑意从耳边划过,空中飞过的一只飞蛾顿时被斩成了两截。

脚下波澜一动,剑意席卷而出,李图翻身闪过,剑意如同白虹般席卷冲宵而去,夜空中飞翔着的一头夜鹰,发出一声哀嚎,化作了两段落下。

……李图走到了湖中央。

而一曲《怨江南》,也已经吹到了最高潮处。

……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

换了东风卷西风,柩上月季为谁红?

只因君死汴梁上,我心已随江南空。

……李图立住。

周围一池湖水的剑意,忽然都随着这最后一曲而惊起。

满湖剑意起。

为斩李郎头。

月夜之下,风雪之中。

骤然笛声乍停。

湖水已然减半。

几近一半的湖水,已经聚在李图的头顶。

那是一把剑。

一把被无数剑意聚成的虚空神剑。

当日,这一剑,让九幽道君重伤。

如今这一剑,再次被人引动。

目标却换成了李图。

虽然不是剑神李纯罡亲自出手。

但是却也丝毫不弱于他当日的威力。

剑落下。

百吨水流还没有落下,万道剑意已经逼身。

李图忽然一步,轰然破开脚下的水面,他的身影,潜入了水中!“嘭!”

巨大的水剑落下,百吨水轰然落下,宛如炸弹一般,整座湖泊的湖水,都被轰得震颤起来。

明明湖中间还剩下的一半湖水,也像是投入了百吨重的巨石,轰然被震飞到了空中!水浪激飞!磅礴的大浪之中,李图乘浪而上,轰然立在了浪头。

他的身上,依旧全是干的,没有丝毫衣料被打湿。

李图一步迈出,已然落在了对岸石板之上。

他一步步朝着低声处走了过去。

黑暗中,前方的窗户中,忽然亮起了一盏灯。

窗户的灯光中,射出了两个影子。

其中一个吹着萧,影子很年轻。

另一个正在拿着棋子,等待着下棋,影子似乎很苍老。

李图一步步走了过去。

对面的笛声每响起一声,他就每走一步,每一步踏下,地上的石板都会直接龟裂开来。

他走出了十几步。

他身后的石板路,已经碎裂的不成样子。

其中埋葬着的无数黄金,都随着散落了出来。

九幽道君说过,九幽堂的地下,埋着富可敌国的黄金。

他没有说假话。

那时候,他也说,只要李图点一点头,一切都是李图的。

包括李图脚下的无数黄金。

但是李图拒绝了。

现在,黄金宛如不要钱的砖头,被震得从石路中抖落而出,滚的到处都是。

一条小路,只有快百步的距离。

李图已经走到了门口。

笛声缓缓停下。

“请进。”

是辛去病的声音。

李图推开门。

走进了房间中。

客厅被珠帘隔着,珠帘的后面,两人正在下棋。

辛去病和九幽道君。

李图看了一眼。

随着他的目光,他眼前的珠帘,忽然直接断裂了,大珠小珠落玉盘,滚落了一地。

他的目光中,已经已经带上了一股凛然的杀气,导致那纤细的珠帘直接断裂。

他目光如刀。

刀已经落在九幽道君的身上。

九幽道君和平日里的装束一模一样,没有半点儿不同。

还是那么像一个老农。

他的眼中疑惑了一瞬间。

但是随即坚定。

是九幽道君。

九幽道君缓缓回过头来,像是已经等了李图很久,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,道:“落下这一子,你就输了。”

说着,他缓缓地从旁边的棋盒之中夹出了一颗棋子,缓缓地落在了棋盘之上。

棋盘之上,是当初李图横扫太学之时,和九幽道君太学后院中下的那一盘棋。

当日,赵无极输给了九幽道君。

李图接过赵无极的棋,却将一切的布局都打乱了,将力量还给了每一颗棋子。

以此挡住了九幽道君无与伦比的攻势。

但是这一子落下,此刻棋盘之上,输赢已经定了。

李图输了。

李图抬眼,淡漠地看了他一眼。

九幽道君的确是鬼才。

当日一局棋,几乎是难分难舍,纵然是烂柯山上的哪两个传说级人物出现,都不见得解的开。

但是九幽道君此刻却能以一子改变一切。

而且已经扼住了李图的所有退路。

李图输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