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664章 和皇帝一起下厨
 “大人,城中的百姓,近来都对四皇子倾慕不已。”

李隼的府上,一个心腹正在禀报。

“朝中的很多官员,已经开始朝着四皇子那边靠拢,咱们是不是的快点儿啊,不能再犹豫了。”

心腹已经有些急了。

李隼犹豫了很久,很久,道:“我预感一向比较准确,我总觉得,心里不踏实……”“不过如今,已经没有时间考虑了。”

“今夜,把这封信,递进四皇子的府上。”

“这是我多年以来,搜集的朝中大小官员的犯罪证据,他们谁身上都有污点,得到了这封信,四皇子会彻底相信我的……”他开口。

这也代表着,他刑部,彻底倒向四皇子。

……甄史厦的府上。

“妈的,早知道这云安这么厉害,我疯了才会浪费那么多钱财!”

甄史厦想到一个月前,自己居然给李图送去了一车的珍宝。

他就心痛!如今局势已经很明朗了。

四皇子取得了全面大捷。

圣上的意思也已经表露了。

“把户部这几年来的账目,全部交给四皇子!”

他开口,脸上写满了阴沉之色。

现在,百官都争着抢着要下注在四皇子身上,投资越大,回报也就越多。

户部的账目,记载了户部的所有银钱流水,那是甄史厦及其他户部官员的身家性命所在。

他交给四皇子,无异于将自己的性命,给了四皇子。

……这只是一个缩影。

京城之中,很多官员都在这样做。

四皇子的府上,彻夜开放着大门,访客很多,比李图回京的时候,去拜访李图的还要多。

骠骑将军府上。

云锐有些失落,他看着皇城的方向,微微一叹。

“殿下,没有什么可惜的,能够认清自己,才是最大的难能可贵。”

易秋柏开口。

云锐摇摇头,道:“我也不是全部因为自己。”

“无论谁即位,他们都不会杀我,因为我只喜欢打仗带兵,不喜欢争权夺势。”

“我只是担心云熙而已。”

他和云熙的感情一直不错。

易秋柏眼中也十分凝重,道:“在李图死亡之前,还用不着担心。

殿下,以我看来,战争才刚刚打响,远远没有到分出胜负的时候。”

云锐忽然转头,疑惑地看着易秋柏。

易秋柏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……尚德殿。

云壑听到了消息之后,坐立不安。

虽然他一直得到坤宁宫中的教诲,但是此刻皇帝如此明显的表态,让他心中嫉妒到了极点。

他立即起身,去了坤宁宫。

女人亲自为他脱衣服,但是他却连美妙的胴体都没有欲望。

“云安就要成为储君了。”

“他一死,云安立马就会即位,到时候我怎么办……”“快说啊!”

云壑非常着急。

女人兴致顿时散了,冷冷地道:“云安忍了那么多年,才猖狂这么几天。”

“可是你连这几天都忍不了。”

“如果你想死,尽管现在出去试试。”

“想活着,想在那龙椅上活着,就给我忍!”

云壑沉默了很久,很久,最后,还是开始亲吻女人的脚…………皇宫中,乾元殿。

一个老太监带着担忧之色,道:“圣上,百官都动了,您这把剑,让局势乱起来了。”

皇帝的眼中却是充满了疲惫,他微微一笑,手指却不住地颤抖着,他用了很大的力气,才控制住。

“我在大漠上的时候,曾经被云安母亲救过一命。”

“那把剑,是我当年送她母亲的。

他母亲死后,就一直放在我这里。”

“现在给他,并无不可。”

他顿了顿,道:“至于局势,总是要乱的。”

“乱是治的前提。”

他说着说着,忽然屏住了气,闭上了眼睛不说话。

老太监一惊,急忙搬来一个痰盂。

“噗——”皇帝再也压制不住,一口鲜血喷出,将整个痰盂都染红了。

他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,他感觉肺都已经要吐出来了……“圣上!”

老太监眼中垂泪,跪在了地上。

皇帝仰着头,幻影之中,依稀见到一张魂牵梦萦的人脸,他微微一笑,喃喃道:“朕要解脱了。”

……李府。

“老师,朝中百官,无数人都已经去了四皇子的府上。”

“圣上的那把剑,已经让所有人相信,他选择了四皇子。”

严慈遇低声开口。

李图一边看着书信,眼中露出了沉思之色,一边听着严慈遇说话。

许久之后,李图确定了所有的安排,都已经做好,他才抬起头来,道:“百官不重要。”

严慈遇道:“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?”李图道:“等。”

“等?”

“对,等圣上。”

李图微微一叹,道:“我和九幽,都得进宫见他最后一面才行。”

严慈遇神色凛然。

……九幽堂。

“圣上赐剑,百官影从。”

辛去病脸上写满了担忧之色,道:“暴风雨已经来临,只差一道闪电。”

九幽道君淡淡地喝了一杯茶,他盯着外面的湖水。

湖水水面上,雨点忽然逐渐落下。

京城落下了一场小雨。

寒意更重了。

“要下雪了。”

九幽道君抬眼,看着那青黑色的天,道:“冬天来了。”

“春天,或许还很远。”

“圣上,熬不过去了。”

……第二天。

李府和九幽堂前,都要一辆马车停下。

李图和九幽道君,上了马车。

马车拉着他们,入了宫。

深宫之中,展现出别样的寂寞。

李图和九幽道君,一前一后。

李图揭开帘子看了看,发现宫中平日里到处林立着的侍卫已经消失不见。

宫女太监们,也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仿佛一夜之间,宫城化作了鬼宫。

人影不见,唯有马车的木轮,吱嘎吱嘎地碾过坚硬的地板。

马车终于到了。

停在了御膳房前。

居然把九幽道君和李图拉来了御膳房前?

换了是谁,恐怕都会疑惑不已。

但是李图和九幽道君却是都十分淡然,下了马车,走进御膳房。

御膳房的院子也很宽,其中摆放着很多的食材。

这里的食材都是来自三山五岳,五湖四海,天上飞的地上跑的,要什么有什么。

但空荡荡的,一个人也没有。

“咳咳,”这个时候,厨房中忽然传来了咳嗽声。

李图和九幽道君相视一笑,都走了过去。

只见厨房之中,一个体型削瘦的中年人,一身龙袍,挂着围裙,居然在火边煮着什么。

皇帝。

在厨房中煮东西的,居然赫然便是皇帝。

“好香的粥。”

李图开口,不用看,他就已经嗅到了味道。

九幽道君更是眼中放光,馋光大冒,道:“莲子、花生、瘦肉、杏仁……众多食材融为一炉,聚成一粥,妙!”

皇帝伺候着火,头也不回,道:“少说废话,又不是让你们两个来吃白食的,自己进来动手,自己做饭。”

李图和九幽都笑了,他们走进了厨房中。

皇帝起身,擦了擦汗。

他头发已经灰白了不少,面色也蜡黄,但是今天却精气神颇好,削瘦的脸上带着些许生机。

“围裙在这边。”

他从墙上取下两个围裙,扔给了李图和九幽。

李图毫不介意,把围裙扎在了身上。

九幽道君扎上围裙之后,更是浑然宛如一个老厨子,看不出半点威震天下的样子。

“自己做自己的拿手好菜,否则的话,一会儿饿肚子没吃的,可别怪我。”

皇帝笑着开口。

九幽道君一笑,道:“圣上不知,我是经常下厨的,我做的鱼是一绝,李君吃过,不信你问李君。”

“哦?”

皇帝不由得好奇地看向李图。

李图瞬间被勾起了某种不好的记忆。

他第一次去九幽堂的时候……九幽道君是做了一条鱼来着。

味道……难以言说。

“是啊,道君的鱼……很好,很好……”他神色复杂地开口。

九幽道君哈哈大笑,撸起袖子,到一边装鱼的水桶中,抓起了几条九寸长的鱼,那鱼浑身赤鳞。

“泰山赤鳞鱼,真是好东西!”

九幽道君欣喜不已。

李图则是提着一把菜刀,钻进了旁边的鸡笼。

鸡笼里面的鸡,都是各地的珍品。

李图挑了一只白腹锦鸡,又雄又壮。

李图在脑子里面回忆了下杀鸡的方法,最后才一刀割断了鸡的脖子。

鸡血狂飙。

“妈的,你拿开点儿,血洒我身上了……”皇帝开口破骂。

李图一脸尴尬。

另一边,九幽道君把赤鳞鱼放上了砧板,一刀一个剁掉头。

“老混蛋,你会不会杀鱼啊,用拍,用拍知道吗!你这是浪费啊……”皇帝看的肝疼。

九幽挠了挠头。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