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650章 与故人别
 回到李府。

据说前一段时间,朝廷就已经派人给李图建造了新的平西王府,但是还没有得到皇帝的旨意,所以现在李图自然还不能入内居住。

何伸带来的三百骑兵和五十剑士,负责李府的防卫。

柳倾城自然也住进了李府。

李图回到府上,让严慈遇带着阿园姐弟去歇息,而后和云熙到了书房之中。

小玉在门外等候。

走进书房,云熙再也忍不住,她扑进了李图的怀中。

美眸之中有点点泪光,虽然嘴角带着甜甜的笑。

李图轻轻抱住她,笑了笑,道:“好了,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,不用担心,又哭,哭花了妆,怎么送你回去?”

他帮云熙擦去了眼泪。

云熙点点头,道:“我知道的,现在城里面的人,都在看着老师您,我不会露出马脚的。”

她很谨慎。

毕竟已经藏了这么多年,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。

李图点点头,十分欣慰,道:“来,好久不见,我们两下一盘。”

说着取出了棋盘。

师徒两便开始对弈。

云熙的心情很好,嘴角一直有笑意,不住地看李图,李图也是笑意连连。

云熙的棋艺自然不如李图,所以许多次犹豫不能落子,李图便拿住她手,教她落子。

夜深沉。

许久之后,为了免得城中生疑,云熙不得不离开李府。

次日。

没有皇帝的征召,李图也不能入宫,城中所有人都在关注李图的消息,但是皇城之中,却杳无音讯。

第二日,傍晚时分很快来临。

“大人,圣上为何还不召见您?”

严慈遇都感觉到疑惑。

李图怎么说,也是立下了不世之功,抗击晖贺,为帝国解决了几十年的大患。

就算人人都知道李图这次回来的目的,但纵然皇帝对此有忌惮,也不该不闻不问。

李图淡淡一笑,道:“他还在等。”

“百官不动,圣上是不会动的。”

“不过,很多人已经忍不住了,去准备茶水吧,今夜有客,很多客。”

“其他的都可以随便些,第一壶得烧上好的西湖龙井,因为第一个老朋友,偏爱此茶,和他喝茶的机会,不多了。”

严慈遇闻言,脸色微微一变,当即离开,着人烧茶。

“咚咚咚!”

敲门声终于响起了。

严慈遇亲自前去开门。

打开了门,严慈遇不禁脸色微微一变,来人居然是当今丞相贾镇邦。

贾镇邦半年前,就已经抱病在家,不理朝政。

但是今日却第一个上门了。

他着的是便装,脸色比起几年前,已经是更加苍老衰败,但是笑容却不减风采,道:“老朽来访你老师。”

严慈遇恭敬地道:“请丞相大人入书房,老师等待已久,西湖龙井,也已经烧好了。”

闻言,贾镇邦哈哈大笑,道:“李君真是神机妙算!”

说着大踏步地走了过去。

贾镇邦一生不嗜酒,偏爱饮茶,最爱的,就是西湖龙井。

严慈遇不禁佩服,李图这真是未卜先知了。

他随即肃立在门边,等待着接下来的客人们。

贾镇邦进了书房。

书房中李图刚刚倒上了茶,还氤氲着茶气。

两人相见,对视一笑。

“请!”

李图伸手。

贾镇邦坐了下来,端起西湖龙井,慢慢地品尝着。

他专注地喝茶,什么也不说。

李图便陪他喝茶。

又抿了一口。

贾镇邦感受着味蕾上的回甘,眉间逐渐舒缓,嘴角流露出一抹笑意,道:“我准备去华山。”

李图道:“华山很好,险峻。”

贾镇邦点点头,道:“我一生爱平稳,不喜欢波澜,老了,得找个高一点的地方待上几年,感受感受那种危险。”

李图摇摇头,道道:“不过华山之上,想喝西湖龙井,就难了。”

贾镇邦看着他,道:“你给我送。”

李图也笑了,道:“假如我能活下来的话。

一定。”

贾镇邦点点头,道:“喝完这一杯,我就走,马车已经在城外等我了。

我本想和我师兄一起走的,但还是抛不开,准备再见见故人。”

他悠然一笑,道:“顺路,也给百官开个头,我好歹还是名义上的百官之首,这种事情,得让我先做。”

现在的百官,都想见李图。

没有人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。

九幽和李图,很多人或许会两面下注,当然,李图或许也无法分清,接下来拜访他的人,谁是真心实意,谁是虚与委蛇。

京城之中,从来难以见到真实。

不过,都不重要了。

但谁也不愿意做第一个拜访李图的人,都在害怕城中的眼线。

所以,贾镇邦来了。

自从护国公董仲懿死后,他不理政事,对朝中事务,倍感厌倦。

如今他已经决定退隐。

不辞而别。

就像他的师兄赵无极一样。

所以,接下来李图和九幽怎么斗,他也已经不想管。

也无力去左右其局势。

李图点点头,道:“前辈,辛苦了。”

贾镇邦喝完了最后一口茶水,道:“我师兄说得对,我们这一代人的时代,结束了。”

“到你们了。”

他起身,迈步离开。

李图起身相送。

忽然,贾镇邦顿了顿,回头深深地看了李图一眼,道:“小心,最危险的人,永远不是你所知道的敌人。”

说完之后,他出了门。

李图看着他的背影。

深深一叹。

是啊,一个时代过去了。

想当年,贾镇邦、赵无极、古天舒等等人杰争锋的时代,又是何等波澜壮阔?

如今英雄老去,只有终南山中,又多了几只闲云野鹤,与草木同枯。

……贾镇邦离开不久。

第二个访客到来。

来的人,是礼部侍郎文仲阁。

他到了书房之中,神色凝重。

“李君好久不见。”

他开口寒暄了一番,对李图如今取得的战绩,称赞不已。

“如今城中局势将变,不知道李君如何安排?”

他郑重发问。

文仲阁一直都是五皇子云熙的坚定支持者。

算是“自己人”。

李图道:“如今之计,唯有随机应变四字耳。”

文仲阁点点头,道:“稍后必有朝中其他大元来访,李君须得好好笼络才是,当今支持我们的人越多,胜算,便越大。”

李图点点头,道:“李图会仔细斟酌。”

文仲阁随即起身,朝着李图一拜,道:“古天舒将军的遗愿,天下大业,就托付给李君了,老朽在家中,随时听候李君差遣。”

他眼中凝重到了极点。

看着这个年轻人,想起了自己在靖南王府中遇到他时候的场景。

那时候,李图舌战三儒,言论激烈。

如今,李图却已经成长到了令人难想象的地步。

就连他,也无法窥测其威。

李图也还了一礼。

文仲阁随即离去。

“大人,刑部侍郎,李隼来访。”

下一个来的,居然是李隼。

这个曾经将李图视作眼中钉,肉中刺的人。

“大人,,是否要见?”

严慈遇发问。

李图摆摆手,道:“今日来者不拒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