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608章 恶鬼现身
 棋子逐渐落在棋盘之上。

周围并不安静,甚至有些吵闹。

人太多了,如此环境之中,并不适合对弈。

但是李图和吕奉先,却像是两个已经入定的老僧。

两人都丝毫没有受到外在的影响,仿佛处身于一片死寂的秋林之中。

他们目光专注,神色安闲。

棋盘之上,却也是温和一片。

没有包围与厮杀,没有战争和阴谋,两个人的棋子,居然像是相互无关。

李图的棋与吕奉先的棋,就像是没有交集一样。

旁边,严慈遇和方玉洁,都是露出了一抹疑惑之色。

这两人都绝非凡俗,可是现在下棋,却又都不主动进攻。

仿佛两个人划江而治,谁也不会惹谁。

棋盘逐渐布满了。

终于,吕奉先看着棋盘,沉思了良久,却是很难再下一子。

李图也不再落子。

棋局已定。

旁边的严慈遇和方玉洁,都是盯着棋盘,看个不停。

“真是奇妙……真是奇妙……居然有如此神局!”

方玉洁不禁失声称赞,脸上写满了激动之色。

“明明是互不相关,但是到了最后,却能又相互呼应,彼此依存之势……实在是妙,妙!”

严慈遇也不禁击掌称赞,眼中充满了敬佩之色。

只见棋局之上,已经布满了棋子。

而李图和吕凤先,两人的棋子却是练成了一片。

仿佛两人的棋子,根本不是敌人。

吕凤先看着棋局,看了很久,很久,脸上也终于露出了一抹释然之色。

他不禁朝着李图抱拳行了一礼,深深感慨,道:“王爷棋力深厚,多谢王爷手下留情。

有如此一局,老朽,放心了。”

他郑重开口。

李图摇摇头,道:“我无意屠戮生灵,使天下混乱,请前辈放心。”

吕凤先的嘴角,露出了一抹释然的微笑。

他放心了。

李图待盛名他听了太久太久,说什么的都有。

有人说李图能征善战,杀人如麻,手上的鲜血数不胜数。

有人说李图沽名钓誉,最喜欢扮演救世主。

有人说李图是一个异类,与天下士子形同陌路,不能深信。

……这些,当然都是来源于他身边的官吏。

想想就知道,如今天下,除了那些真正受苦受难的百姓,又有哪一个官吏豪族,会喜欢李图这样的人?

世界上最痛恨改革的,必然是既得利益者。

所以……他们不天天诅咒李图死就已经够了,又怎会对李图有什么好的评价?

吕凤先虽然不是常人,就处其中,对李图也带着一抹怀疑。

更何况,李图一到中原,就大开杀戒,令中原官场,战战兢兢。

他甚至也一度怀疑,李图会不会是个虚伪专权之人,如果真的得势,会有何等后果……但如今一见,他疑虑尽去。

李图的心性,绝非嗜杀之人。

而最后一局棋,更是能够看出,李图心胸宽广,容得下吕凤先这样的人。

一局棋,虽不能言,但一切却又都在言中。

故而,吕凤先才如此郑重。

其余的众人都是莫名其妙,两人下棋就下棋,对话他们则是完全不懂。

唯有严慈遇和方玉洁的眼中,也都露出了一模思索之色!就在此时,微风徐来。

微风徐来,水波不兴。

山高月小。

——水落石出。

微风拂面,宛如女孩儿的纤纤玉手,轻轻地拂过脸庞,令人觉得舒服之际。

虽然现在已经是冬风飘零的季节,但是这一股微风,却令人舒畅非常。

“舒服……”旁边的严慈遇发出了一声梦呓般的叹息,眼睛闭上。

棋盘周围的人,都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。

就连吕凤先,似乎都感觉到沉醉,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。

但是此时,李图却忽然握住了他的手,指甲轻轻一划,吕凤先手背上就多了一条血痕。

同痛感顿时让吕凤先从近乎沉醉的状态中脱离而出,他疑惑而惊愕地看着李图。

李图却对着他微微一笑,摇摇头。

吕凤先顿时心中一惊,他下意识地朝着场中扫了一眼,更是吃惊非常。

只见周围的甲士、剑士等,都已经全部闭上了眼睛,宛如化作了活死人。

就连李图的随身侍卫李惭恩,此刻都是双眼禁闭。

而大院之中,方才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诸多妇女,,此刻居然也安静下来。

婴儿也不啼哭了,不过一阵微风拂过,整个府衙寂静如死。

落针可闻!安静得令人害怕。

甚至,一些正在哺乳的妇女,衣服撩起来还没有放下去,孩子还含着奶头,母子都昏住了一般。

“不好,不好……这……这是什么情况?”

吕凤先吃惊到了极点,绕是他经历丰富,一身经历过无数凶险,此刻也不知道,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居然能让场中近千人,都化作木偶般?

而且,如果不是李图帮了自己一把,自己可能也已经中招了。

当真是防不胜防,丝毫不能觉察。

想到之前陈武等人的叙述,他心中更是闪过一道惊念……难不成真的是鬼魅不成?

但是看着李图脸上的神情,他也镇定下来。

李图神色淡然,风轻云淡地等待着什么。

“这小子果然妙算,这等心性,更是难得,不愧是统摄大军的人物。”

吕凤先暗赞了一声。

同时,他也明白了,这必然不是什么鬼魅,否则,李图又安能如此淡然?

两人随即不动,静静地等待着那恶贼的到来。

场中的近千人,此刻都宛如化作了木偶一般,真是诡异非常。

而下一刻,府衙的屋顶之上,一道巨大的黑影骤然扑了下来。

宛如一只巨大的人形蝙蝠,终于出现在场中。

这人身上穿着巨大的黑色斗篷,张开宛如蝠翼,落在地上。

他全身裹在黑色斗篷之中,一颗头颅却露在外面,他头顶秃了,但两边又有两缕长长的白发,觀骨突出,脸上眉毛、胡须都已经掉光。

明明看上去如此苍老,但是却又满面红光,看上去肌肤丝毫没有皱纹。

看上去怪异非常。

他落在场中,却是连灰尘都没有激起一丝一毫。

他看都没有看其他人一眼,而是朝着场中的母婴群走了过去。

他看着场中的无数婴儿,流露出一抹贪婪的微笑。

他走到一个母亲旁边,伸手轻轻松松地抱起那孩子,母亲浑然不动,像是还在昏睡。

他掀开斗篷,原来斗篷之中,竟是密密麻麻缝了袋子,他将孩子放进其中一个布袋之中,随即走向下一个。

他伸手朝着第二个孩子抱去。

“一个还不够,还想偷?”

这个时候,他背后忽然一个声音淡然响起。

这人大吃一惊,脸色大变。

他急忙回头,却见背后站着一个青年,他神色淡漠,手中却抱着一个孩子。

“嗯?

!”

他惊呼了一声,一摸斗篷,方才放进去的孩子,居然不见了。

已经被这青年抱了过去。

顿时他脸色大变,急忙退了几步。

这人怎么能够完好无损,如此清醒地站在这里?

而且,这人动作之快,脚步之轻,居然自己丝毫没有发现,就已经被近身,而且取走了孩子。

不可思议!“阁下是谁……为何干我大事!”

他阴鸷无比地开口,整个人警惕到了极点!李图听他的口音,却是有些生硬,似乎不像是中土之人,不由得心中微微一动。

“我是谁你不用管,你带走的婴儿,现在在何处,交出来,我留你一道全尸。”

李图淡淡地开口。

“呵呵!”

这人冷笑了一声,道:“就凭你?”

话语之中充满傲然,他乃是一代高手,根本不会将普通人放在眼里。

李图悠悠道:“此地已经是铜墙铁壁,而你的毒只能持续一瞬,我若大喊一声,周围人立即清醒,你还能活着出去?”

闻言,这个老者才是真正的脸色大变,心中震惊无比。

这人居然能看出自己所用的毒?

难道中原还有高手不成?

他阴鸷地盯着李图,眼中杀意涌起。

但是,下一刻他却直接转身就走,宛如一只巨大蝙蝠,直接倒飞而去,很快消失在屋顶之上。

“王爷,”吕凤先急忙走了过来,道:“为何不留下他,让他逃走,下一次可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!”

他脸色焦急,扼腕不已。

李图却是摇摇头,道:“此人武功不弱,此地母婴太多,一旦战起,恐有无辜受伤。”

“更重要的是,此人背后必有他人,须深挖才是。”

“劳烦吕大人唤醒大家,我去追他,必会查明此事。”

说完之后,他纵身一跃,也轻轻落在了屋顶之上,再足下一点,已经消失在吕凤先的眼中。

“王爷不可……”吕凤先直接来不及阻拦,但是脸上却更加惊恐。

那人神鬼莫测,李图乃是千金之躯,怎么能以身犯险?

“快,快醒来,快醒来!否则必然要出大事了!”

他急忙呼喝起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