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594章 知府齐聚州牧怒
 时间飞逝。

云州府中的百姓,都听到了县衙中已经发生的一切,无不震惊,飞速赶往此地,想要看看,敢闯公堂并且将两个知府的公子都当成人质的,究竟是何方神圣。

一时间,真是万人空巷。

而此时。

州牧府。

州牧府在另一座大城———烟州城。

今日,乃是各地知府敢来述职的日子,州牧在府邸之中招待各地知府。

述职早已经成为一种惯例,久而久之,这种惯例也就是走一个过场,只要不出现特别严重的问题,州牧一般也不会过问各大知府的事情。

烟州州牧段向西,已经经营此地多年,与各地知府的关系都非常要好。

“段大人,多年来承蒙您多多照顾,我敬你一杯。

这略备薄礼,可一定要收下啊。”

凌原府知府赵达厦起身,笑眯眯地开口,脸上写满了谄媚之色。

段向西微微一笑,他乃是军伍出身,体态颇为雄壮,接过酒水,一饮而尽,道:“赵大人客气,客气了。”

“段大人乃是咱们吕节度使的得意门生,如今朝局动荡,吕节度使乃是朝中定国安邦的神柱,到时候,段大人也一定能够更进一步!”

云州府知府林建仁也是恭敬地开口。

周围的几个知府,都是一一谄媚敬酒,而礼物自然不会少。

如此述职,早已经成为惯例。

席间觥筹交错。

“不好了,不好了!”

这个时候,酒楼外面忽然传来了一声焦急的大呼,紧接着一个气喘吁吁的捕快,跑了进来,脸上写满了焦急。

“什么事情?

居然敢闯进我们这里?

是想找死吗?

给我滚出去!”

赵达厦立即冷喝开口,他们几个大人物喝酒,居然有人敢打扰,让他心中十分不满。

但是林建仁却是吃了一惊,急忙道:“赵兄且慢!这是我云州府的总捕头张永。”

说完之后,他疑惑地看向张永,道:“总捕头何故来此?”

张永脸色难看非常,畏惧地看了一眼席间的各个大人,咬咬牙,道:“启禀大人,不好了……有一个悍匪霸占了咱们云州府的公堂……”闻言,场中的所有人都是吃了一惊。

悍匪霸占了公堂?

这是什么情况?

不可能啊!“你胡说八道些什么!是不是喝多了你!胡言乱语,滚出去!”

林建仁顿时呵斥,他脸色十分难看,这根本不可能,云州府乃是重镇,其中有无数的捕快官差,所谓的悍匪见了云州府不绕着走就完了,还敢“霸占公堂”?

这简直是无稽之谈!其他知府也发出了笑声,赵达厦更是悠悠道:“林兄,你这总捕头,还真是幽默。”

张永顿时急了,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道:“大人,千真万确啊,那悍匪太过厉害,咱们数百官差,都奈何不了他,全部被他打伤了,而且,林公子还被他扣押了,他说,如果大人您赶紧回去的话,他就会……”他如此急色,一时间所有人都是脸色有些凝重,身为一个捕快,怎么敢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谎呢?

不由得众人都信了三分。

“他就如何?”

林建仁脸色越发地难看,听到自己的儿子被人给扣住了,他也坐不住了,脸上出现了一抹焦急之色。

张永脸色难看,咬咬牙,道:“他就会杀了林公子!”

闻言,场中所有人都是勃然色变。

悍匪!绝对的悍匪!“这悍匪还真是狂妄,居然敢这么威胁一方知府!”

“他这是不把我们知府放在眼里,如果留着这样的祸害,说不定哪天祸害的就不是云州府,而是我们了!”

“必须严惩!”

一时间,众人都是怒而开口。

赵达厦与林建仁不太对付,因为云州府和凌原府存在竞争,两人的关系一直颇为微妙,此刻便道:“林兄,要不然你还是回去看看吧,如果人手不够,我立即从凌原府给你调人……毕竟,看你这总捕头的模样,怕是手下人的确制服不了那悍匪啊!”

闻言,林建仁更是眉头一皱,心中更加生气,正想说什么,但是这个时候,张永已经抢着道:“启禀赵大人,您的公子,也被那悍匪扣下了,他也指名道姓说要让你一起前去,否则的话……赵尔沙公子也会死……”赵达厦顿时怔住。

他傻眼地看了张永一眼,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赵公子也被抓了……”张永有些忐忑。

“不可能!”

赵达厦直接跳了起来,拍桌子道:“那悍匪不是在你们云州府吗,怎么会抓了我的儿子?”

张永摇摇头,一脸无辜,道:“小的不知。”

“林兄,我和你一起前去!”

赵达厦也急了,毕竟自己儿子的性命太重要了!两人随即回头,看向了州牧段向西,道:“段大人,我们恐怕得失陪了。

实在是抱歉……抱歉!”

两人的脸色都不好看。

段向西淡淡地喝了一杯酒,他是武将出身,面临大事的时候,远远比两人更加镇定,微微冷笑了一声,道:“一个悍匪,能将偌大的云州府弄得束手无策?

这不可能,背后,必然有什么势力!”

“甚至,有可能是外敌入侵,想要打破我们中原的和平。”

“这件事,本官也要去看看!来人啊,给我调兵五百,我与两位去走一趟!”

他侃侃而谈。

闻言,赵达厦和林建仁都是大喜过望,有州牧一起,哪还有什么可担心的?

更何况,段向西手下的,乃是真正的精兵强将,绝非寻常所能比。

“多谢段大人!”

“段大人真是英明!”

赵达厦和林建仁一起开口拜谢。

“走,我们也去看看,这悍匪是和咱们所有人作对!”

“弄死他!”

“对,咱们都是兄弟同仁,怎能让一个悍匪给欺负了?”

看到州牧都已经表态了,其他的知府自然立即跟上,显得肝胆相照。

酒宴随即散去。

众人立即调兵,朝着云州府进发。

烟州城离云州城并不是很远,约莫一个时辰后,众人带着兵马便出现在了云州城外。

“驾!”

段向西一夹马腹,当先冲了出去。

一时间,无数人涌进了云州城。

街道之上,无数百姓急忙躲避,无不大惊失色。

“天,那是州牧吗?

州牧都来了?”

“带来的也是州牧府的精英军队,这次那悍匪惹到惹不起的人了!”

“他完了!”

“走,快看看去!”

一时间,无数的百姓都跟上了。

不多时,蹄声戛然而止,终于停在了衙门前!衙门前人山人海,无数百姓正在观看,见到州牧带着无数的知府和精兵到来,都是畏惧非常,急忙让开了一条道路。

“天……这么多知府?

这是来这里开会吗?”

“太恐怖了,这次连州牧都惊动了,所有知府都到来了。”

“难得一见,难得一见!”

无数百姓咋舌。

“呵呵,如果不是本州牧带人来,这么大的阵势,酿成民变都很容易!”

段向西扫了一眼场中,冷笑了一声。

身为一个州牧,他深知维稳之道,就是不能让百姓聚集起来,一旦聚集,便生事变,如果他们是一盘散沙,那就不足为惧。

他身边的赵达厦和林建仁,更是已经都焦急非常,等不及了!“下马!随我进去看看!”

段向西下马,顿时众人也一起下马。

众人走了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