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558章 夺权
 马群空……居然……跪下了!这

    一幕让场中的所有人都是怔住了,一时之间,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目

    瞪口呆,宛如石化,呆若木鸡!马

    群空颤抖着,他的内心此刻防线已经崩溃。而

    另一边,马尚思看到自己的父亲都已经跪了下去,整个人更是瑟瑟发抖,心中畏惧到了极点,自己究竟是热到了什么样的存在……他

    也直接跪在了地上,朝着李图磕头,痛哭流涕,道:“我错了,恩公,求您放过我吧,放过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他是纨绔,但不是白痴。深深明白,就连自己的父亲都要下跪的人,绝对是自己惹不起的人。如

    果不赶紧求饶,恐怕真的会死。

    所以,在性命面前,一切都是虚无的!

    什么面子,尊严,都抛之脑后了。这

    一次,没有人逼他,完全是他自己内心的畏惧。“

    这……马群空居然给人下跪了,真是令人吃惊,这要是传出去,整个西北都要震动。”“

    而且,是这样一个年轻人,太可怕了,他究竟是什么来历……”“

    高手,绝对的高手,甚至,必当年的白天羽,还要可怕!”一

    时间,刘铁堂等人更是到吸了一口冷气,感觉到深深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马氏父子,可是纵横西北无人敢惹的存在啊,万马堂更是西北数一数二的巨无霸。

    但是,饶是如此,他们还是被人逼到了下跪的地步。所

    有人的心中,都升起了一个念头:无论如何,也绝对不能惹李图!李

    图冷冷地扫了一眼地上的两父子,忽然道:“看在老堂主的份上,我不杀你。”

    闻言,马尚思心中欣喜欲狂,只要能绕过他,怎么都好说。

    但是他还来不及开口表示自己的谢意,李图就继续道:“不过,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,你这一生,当一个废人吧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李图骤然一步上前,一脚朝着马尚思踢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马

    尚思丝毫没有反抗之力,一声闷响,直接被踢飞了!“

    啊!”马

    尚思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声音,重重地落在了地上,口中吐出了几大口鲜血,脸色惨白,他感受到自己的丹田被踢爆了!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,我的武功……你废了我的丹田,我这一辈子……都不能再习武了!不!!”

    马尚思的声音悲惨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马群空跪在地上,嘴角一阵抽搐。他

    的眼中闪过一抹怨恨,这怨恨不只是对李图的,而且,一部分还是对自己的父亲的!他

    只有着一个儿子,如今,居然成了废人。

    李图十分淡然,就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,朝着马千愁走了过去,道:“多谢老堂主。”

    马千愁挥挥手,看都不去看那马尚思一眼,道:“

    这逆子的事情,我回到万马堂,就已经听说了,就算你不动,我也会废了他的。你放心,等过几日,我找一个儿媳传下我马家的血脉,我就为那些他杀了的牧民报仇雪恨,将他千刀万剐!”

    话语之中,既平静有冷漠,但是这却显示了马千愁的决心!

   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了,马千愁说得到,就一定做得到!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……爷爷……不行,你不能这样!”马

    尚思发抖,趴在了地上,整个人身体都酸软了下去,他的胆都要被吓破了!马

    千愁是绝对的狠人,对待这样不成器的后代,不会有丝毫的手软。马

    群空都忍不住道:“父亲,尚思虽然有些过错,但也不至于死啊,大不了,给那些贱民一些补偿就完了……”“

    闭嘴!”马

    千愁怒喝了一声,话语之中充满了怒气,道:“你给我好好跪着,反思反思,你这十几年来,都干了些什么蠢事!万马堂牧民,无不怨恨,你就是一个无道暴徒,还敢嘴硬!”他

    从石阵离开之后,辗转来到万马堂,得知万马堂居然还存在,不禁十分疑惑,打听了一番,但是得到的却是各种负面的消息。这

    十几年来,万马堂的人变本加厉,加了草场的租,让原本富足的牧民们过上了贫穷的生活,只能在温饱上挣扎。若

    是惹了万马堂,动辄还会驱逐出万马堂,剥夺家产。万

    马堂的少公子马尚思,更是胡作非为,强抢民女,杀人放火的事情,一桩桩一件件不少。

    马千愁一生英豪,甚至就连当年想要杀他的人,都因为对他的为人有几分佩服,而没有下手。

    为了抵御外辱,他曾经捐献五千匹上乘的宝马给古天舒。

    为了救一个牧民的女儿,他曾连接累死五匹宝马,从西北奔驰到中原,请中原的圣手上万马堂救治……

    让他如何忍见,如今的西北万马堂,居然是这样一个乌烟瘴气的地方?他

    忍不了。所

    以,就算马群空是自己的儿子,马尚思是自己的孙子,他也绝不手软。

    更何况,自己还欠了当年那人一个天大的人情,此次必须以雷霆手段,对万马堂进行改革,才能稍稍对得住那人的一番苦心。

    马群空不敢再说话,可是内心却是一番涌动,感觉到了强烈的愤怒和不满。

    “蒋长老,你去,将我回来的消息传下整个万马堂,通知所有人,明日清晨到草场集合,到时候,十二年来多收的租金,全部退还给牧民,凡是受到万马堂欺压过的,全部补偿!”

    马千愁说完之后,又朝着蒋忠征开口。

    蒋忠征等人都是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……是要清算这十二年来的帐吗?他

    们不由得下意识地看了马群空一眼。这

    意味着,马群空十二年来的作为,全部被老堂主给否定了!全

    盘否定。那

    么,马群空是否还能继续掌权呢……这都是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马群空也是愣住,心中咯噔一声,直到现在,他才感觉到了真正的危机!

    完了。老

    头子回来,不是回来当太上皇的。

    而是要继续做“皇帝”!那

    自己呢?

    好不容易当了十二年的堂主,此刻,居然要再次变成……少堂主?甚

    至,按照老头子的脾气,他还可以预测,到时候恐怕死了,都不一定会再把堂主的位置传给自己。他

    预感到,自己这一生的事业和成就,极有可能要毁在马千愁的手中……纵

    然那是自己的父亲,此刻他的心中,也闪过了一道致命的杀机!

    但是,他并没有表露。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蒋

    忠征等人犹豫了一下,但还是按照马千愁的话去执行了,毕竟,老堂主的威信还在。“

    这几位,应该都是这几年来西北的后起之秀吧?就劳烦你们,多耽搁一日,明日让你们见证,我马千愁拨乱反正之举!”马

    千愁豪气冲天地开口,话语之中充满了激情。刘

    铁堂等人都是震惊不已,全都默然,他们预感到,万马堂,恐怕又要发生一番巨变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这万马堂,还真是热闹啊。”这

    个时候,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忽然从外面传来进来。只

    见两个人,牵着马,出现在了大殿之外。其

    中一个,身材又瘦又长,宛如一根竹竿,浑身黑衣,眼神阴鸷非常。只要接触到他的目光,就给人一种要立即移开的冲动,仿佛他的眼睛,就是深寒的冰潭,会让人寒冷。而

    另一个,却是截然相反,居然是个又矮又胖的侏儒。那侏儒一身黄袍,脸上也是充满了肉,笑嘻嘻地,如果不是他的头发灰白的话,极有可能会被人认为是一个还未长大的小胖子。这

    两人出现的一刹那,李图就已经感觉到了,他转过身去,扫了一遍,心中倒是颇为意外。九

    幽道君……居然也来此地插一脚?

    马千愁则是如临大敌,他已然看来出来,这两人虽然形状古怪,但是任何一个的武功,都不在自己之下!

    西北,何时高手这般不值钱了?

    就在众人安静如死的时候,那侏儒笑了笑,道:“马堂主,怎么跪在地上,不来迎客啊?”闻

    言,众人都是一凛。这两人是马群空的宾客……?马

    群空脸色有些难看,但是却随即露出了一抹狂喜之色,他有些为难道:“家父有命,不敢不尊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那

    黑衣瘦子冷哼了一声,道:“家父?我们既然来了,别说是你的爹,就算是你的祖宗来了,你也不用跪!”话

    语之中,充满了傲然之意!瞬

    间,众人更是脸色大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