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554章 血赚
 场中的局势一触即发!而

    马尚思的这一声大呼,远远地传了出去,导致此刻周围上下无数观众,都注目而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看着这一幕。马

    群空一言不发,脸色阴沉,他在计算着得失。李

    图微微一笑,非但没有任何的慌乱,反而很是淡定地起身,拍了拍衣袖,道:“怎么?你们万马堂还想杀人夺宝不成?”

    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嘲讽,道:“要不,来试试?”马

    群空顿时脸色微微一变,现在那几个人还没有到万马堂,惹了李图,他的武功,恐怕吃不消。当

    然,如果倾尽全力,人山人海的堆,毫无疑问李图也得死。但代价很大。

    “呵呵,自己技不如人,就像玩这一套,马堂主,过分了吧!”这

    个时候,秦雄宝冷测测地开口,脸上带着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他乃是马群空的竞争对手,自然对万马堂丢人出丑喜闻乐见。“

    马堂主,失败了,就想用这种手段对付万屠,传出去,恐怕你们万马堂的名声,也不好听啊。”

    “对,若是别人拿了第一,那你们是不是也要对付别人了?”赵

    岐散、刘铁堂等人也是开口。

    万马堂这种强势的作为,引起了所有人的反感。

    就连场下,不少观众都在议论。“

    马公子怎么能说这种话呢,太丢咱们万马堂的脸了!”“

    对啊,输了就是输了,大不了明年好好养马,夺回来就是了。这要是动了手,外人指不定怎么说我们万马堂呢!”

    “万马堂的大好名声,可不能就这样毁了啊!”众

    人都是摇摇头开口,就连本地的牧民,不少人眼中都带着鄙夷之色,觉得马尚思的这种作为十分下作。马

    群空听着众人的话,脸色更是难看非常,一时间回过神来,脸色一定,呵斥了一声,道:“做什么,都给我下去!”

    闻言,王长老等人都愣了下,但还是退开了。马

    尚思急了,道:“父亲,你这是什么意思,这家伙让咱们的宝马都死了一匹,分明就是来捣乱的,咱们对他不用客气!”马

    群空冷测测地盯了马尚思一眼,马尚思顿时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他明白自己的父亲有多么恐怖。

    马群空已经下定决心,纵然要报仇,也不能是现在,得等到人后再说。当即故作淡定道:“阁下的宝马,还真是令人吃惊,我们万马堂,认了!万马之王的称号,是你的阿骨的了!”说

    着,他挥挥手。

    顿时,旁边的一个侍者高声开口,道:“此次赛马节冠军已经角逐出,万马之王,阿骨!”一

    锤定音!

    顿时,上上下下,山呼海啸!

    “真的是这匹老马,厉害了,厉害了!”“

    真是令人吃惊啊,让我们大开眼界!”“

    这是一个传奇,一匹老马,成功夺走了万马之王的称号!”所

    有人都吃惊无比地开口,感慨非常,这样的比赛,绝对是有生之年都难以见到第二次的。“

    完了完了,妈的,我赔了五百两啊,紫电白虹青霜,排名与预估的完全不符合,全都赔了!”“

    我也赔了,赔个精光!什么狗屁的紫电斗马,真是废物一匹!”“

    哎,得了吧,咱们赔了一点小钱,也没啥大不了,你看看人家卢老板,亏了二十万,说啥了吗?”

    那些积极参与下注的人,此刻都是哀嚎不已。大部分人都是下注在三匹宝马身上,可是现在全部都亏了。唯

    有庄家现在嘴都要笑裂了,高兴到了极点!虽

    然万马堂没有拿到第一,但是赌桌上面,却是大赚特赚!

    尤其是卢本卫的二十万,简直就像是捡来的一样。能

    不开心吗?“

    哈哈哈,诸位,不好意思,你们全部赔了!收钱,收钱收钱!”庄

    家高兴到了极点,银票和银两,直接是一麻袋一麻袋的装!这

    个时候,一个青年淡然走了过来,道:“可以赔我的钱了吗?”

    话语一落,顿时不少人目光落在他的身上。“

    这人……这人压得阿骨拿第一!”

    “对,是他,只有他一个人,压了……三千两!”

    “天,三千两……一赔一百……这是多少?三十万两!”

    “三十万两?……我没有听错吧,这人赚了三十万两……??”一

    时间,周围的人都感觉到一阵阵眩晕!三

    十万两!

    这是什么概念?西

    北大军之前一年的军费,也不过六十万两!这

    是一个天文数字!听

    到这个数字,万马堂负责赌场的长老也是愣住了,彻底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地看了看李惭恩,又看了看李惭恩下的注。

    “不!噗——”

    这个长老下一刻直接喷出了一口老血,一个踉跄,直接仰面倒了下去!“

    陈长老,陈长老!”“

    你没事吧陈长了?”“

    快去叫大夫啊……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急忙扶起了他,眼中都是急切到了极点。陈

    长老的眼中,闪过了一抹绝望,他哀嚎道:“苍天啊……三十万两……我们万马堂,空为他人做嫁衣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直接晕了过去!

    周围的人,也是神色复杂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,加上卢本卫老板的二十万两,所有的赌注加起来……恐怕也没有三十万两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准确的来说,是二十八万两左右……”“

    这么说来,万马堂非但一分没有赚,反而还要亏个两三万?”

    一时间,周围的人算了一下,全都目瞪口呆。他

    们总算是知道,为什么陈长老直接昏迷了……

    尼玛,看着几十万两亏掉,能不直接昏迷吗?

    剩下的人更是脸色难看到了极点,话都不敢说,直接朝着看台上走了上去,忐忐忑忑地道:

    “启禀堂主……陈长老昏过去了,咱们得赔三十万两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这个消息,看台之上的所有人,都沉默了。神

    色复杂!

    秦雄宝等人,看着马群空的脸色,憋不住笑。这

    次万马堂,几乎是大亏特亏!万

    马之王的名号被人给夺走了,这对万马堂的声誉,将造成极大的损伤!精

    心选育的白虹宝马,直接死亡,损失也不可计量。

    现在,还在赌桌上要亏个几十万……

    完了完了。这

    简直是亏到姥姥家了,不是伤筋动骨那么简单,简直就是元气大伤!“

    谁……谁特么压的阿骨拿第一,我要杀了他!!”马

    尚思直接狗急跳墙,气急败坏,他几乎都要疯了!周

    围秦雄宝等人顿时冷幽幽地道:“哎哟少堂主,这话怎么说,愿赌服输啊,这赌场和赔率,都是你们万马堂开的,赔了钱,还想杀人了不成?”

    他们看戏不嫌事大。马

    尚思还想说什么,马群空的脸色已经阴沉了下来,一挥手,道;“够了!”

    他心中也在滴血,但是,此刻却不能发作!名

    声要紧啊,万马堂这么大的产业,要是真传出去因为输不起,把人给杀了,那可就完了。

    “给钱!该赔多少,就赔多少!一分不少!”

    马群空咬着牙,说着这话,嘴角都在抽搐。负

    责赌场的人顿时下去了,开始数银票,一千两一千两,给李惭恩装了一大麻袋!数

    完钱,负责给钱的几个人,也直接昏了过去,太痛心了。周

    围的所有赌客,看着李惭恩微笑着,把一麻袋银票给抗了起来,个个眼中都是羡慕嫉妒恨!“

    妈的……三十万两!”“

    真想给他抢了!”“

    这是抢万马堂的钱啊……绝对是不死不休的仇恨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议论纷纷。另

    一边,尕木也是羡慕的眼珠子都瞪出来了,他的白玫瑰,居然侥幸杀进了十骏,也算是不错了,可是和人那匹老马一比,他顿时一点心气都提不起来……

    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,只见李惭恩扛着一麻袋钱,直接走上来看台之上。

    看到他上来,周围的秦雄宝、赵岐散等人,也是露出了好奇之色,看了过去,想要看看这个敢压三千两在阿骨身上的狠人,究竟是何等人物。

    但是众人的目光李惭恩却是理都不理,而是直接走到李图的身前,恭敬无比地道:“主人,赢了三十万两。”主

    人!

    一时间,看台之上,更是所有人都愣住了!这

    人……居然是李图的侍从?不

    可置信!

    这么说来,李图岂不是又赚了名,又赚了利……合着人万马堂,就是被他李图一个人给坑的?所

    有人都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