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535章 老马识人
 李图坦然,丝毫不忌惮对方的目光,道:“无门无派,江湖游勇而已。”老

    者却是摇摇头,道:“不可能!你能接下我两招万马奔腾,还能将我制服,这等武功,纵然是九幽道君与你一般年纪的时候,也做不到!”李

    图倒是意外,道:“前辈记得方才发生的事情?”老

    者看着李图道:“我是逆血堵塞了心脉,又不是真的发疯,怎么会忘记?怎么,你怕我和你秋后算账?”

    闻言,李图顿时脸上有些尴尬,毕竟方才他可是一点儿没留情。

    “后生,放心吧,若不是你打了我这几掌,我这口老血喷不出来,现在恐怕性命危已,我感谢你还来不及,怎么会怪你?”老

    者豪爽地开口,话语豪迈,不拘小节。

    李图笑了笑了,道:“敢问前辈,这石阵是何人所布的?”老

    者沉思了一下,道:“昔年西北大漠之上,曾经有过惊天动地的一战,那一战中,曾有几个绝顶高手陨落,这个石阵就是当初留下的遗迹。”李

    图不禁一凛,圣火令、阿园的父母等,是否与那一战有关呢?“

    后生,你救我一命,来,我送你一物。”他

    朝着李图招手。

    李图走了过去,老者取出了一个盒子,打开了来,其中居然一块残缺的圣火令!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李图吃了一惊。“

    这东西乃是我从当日的战场遗迹上找到,可以辅助武者修行。我枯坐此地多年,已经难以寸进,此生到顶了!但是,你的天资,我也是生平仅见,这东西便给你吧!”

    说这,将圣火令递了过来。李

    图不由得心中一动,他非常明白,这圣火令功效非凡,但老者却直接送出,可见其人,的确是知恩图报,豪爽大气之辈。“

    前辈好意,我心领了,不过这东西乃是至宝,晚辈不宜夺人所爱,前辈请收下,至于方才所为,不过是举手之劳,前辈不用挂念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他淡然平静地拒绝了。毕

    竟,他的身上已经有了一块完整的。

    老者闻言,却是眼中更加奇特,深深打量了李图一眼,见李图眼中镇定自若,淡然无比,深知李图此言乃是发自内心,绝非作伪。

    “好!后生,你不要,老夫就欠你一个人情,在这西北,还没有我还不了的,他日你如果有任何困难,老夫一定出手相助!”说

    完之后,他走到一边的石头上,捡起一件皮裘,套在身上,道:“老夫在这里闭关了十余年,此刻已经功成,这便要走了,你若有事,到万马堂寻我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转身大踏步地离开。

    李图却是跟着他,一路走出了阵法。李图只是想知道此阵的来由而已,此刻停下也没有意义。走

    出大阵,那石堆旁边,的卢马阿骨却是迎了上来,居然停在了老者的而身边,低低地嘶鸣了几声。老

    者愣住,眼中十分意外,良久之后,才上前摸了摸马头,到: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亏得你还记得我!”话

    语之中,充满了感慨之意。

    一人一马,相隔多年,但是直到如今,老马却还认得主人。

    “这匹马乃是前辈坐骑?”李

    图吃惊地开口,怪不得阿骨拼命前来,这么看来,它应该是知道主人在这里,才会如此。

    毕竟,之前老马腹中一直有圣火令,折磨着它,让它行走都无力。这才一直没有寻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,曾经是我的坐骑……”老

    者回答道,眼中露出了一抹唏嘘之色,遥想当年,横刀跃马,大漠之上鲜有人敌,一人一马纵横西北……看

    如今呢?物

    是人非了。“

    老马识途啊……马,可比人忠诚可靠多了。”老

    者摇摇头,道:“不过如今我老了,用不着你咯,你去吧,从今日后,你跟着他罢!你是的卢马,总不能跟在一个快死的人身边,太埋没你了!”

    他喃喃说完之后,转身离开,丝毫不停留,步子迈得极大,一路朝着远方而去。“

    呼律律——”

    的卢马朝着他的背影嘶鸣,马声之中充满了不舍。

    动物,也是会有感情的,不是吗?

    但是老者却越来越远,丝毫没有留下来的意思,知道逐渐变成了一个黑点,逐渐消失在李图和老马的眼中……

    李图走上前去,看着夕阳,微微一叹,牵住了老马。

    老马顺从地待在了李图的身边。

    的卢马,忠。但

    是当主人已经决意舍弃它的时候,它也会接受一切,为下一个主人尽忠。“

    他是不想耽误你。”李

    图看着老马,摸了摸它的鬃毛,也不知道这老马听不听得懂,他并不在乎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跨上老马,老马撒开了蹄子,朝着谷老头的家奔驰而去。

    余晖之下,李图终于奔驰而来。他的身影出现在早已等待多时的阿根和李惭恩等人眼里。“

    大人可算是回来了……”李

    惭恩放了心。

    他之前曾经和几个剑士准备追上李图,可是却只能看着那老马越跑越远,居然无法追上。“

    阿骨好快!阿骨好快!”

    阿根看到阿骨驮着李图,飞驰而来,人影飞速放大,欢呼雀跃!

    李图驰到几人身前,跃下马来。“

    大人,你去了何处?”李

    惭恩疑惑地发问。

    李图道:“取了一个地方,收获不菲。”他微微一笑,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李惭恩自然也不会多问。

    “恩公,阿骨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我感觉他的精神好了很多,而且更加有力了?”阿

    根眼尖,一眼就看出了阿骨的状态与之前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李图摸了摸他的头,道:“阿骨的病好了,它的身体,会一日更比一日更好。”“

    恩公,快来吃东西吧,你们一定饿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,谷老头准备了晚餐,他居然宰杀了一只羊,烤成了金黄色,当真是诱人非常。李

    图等人走了过去,李图道:“前辈,何必如此费心,令您破费了。”他

    知道,谷老头和老伴,带着两个孩子,牧马牧羊,非常不易,甚至生活颇为窘迫,但是如今却慷慨宰羊待客,无非是因为要报李图的恩。

    “恩公说得什么话!快吃着!”谷

    老头笑着开口,招呼着几人坐下来。李

    图等人开始食用,并不拘泥。“

    恩公,你们尝尝老头子亲自酿造的青稞酒!”谷

    老头还拿出了美酒款待,他端了好大一碗给李图,闻着就是别样的香味。

    在这大漠之上,还有什么比一只烤全羊,一碗青稞酒,来得更加舒服惬意呢?

    “恩公,你们什么时候走?”喝

    酒的时候,谷老头发问。“

    明日。”

    李图道。

    谷老头点点头,道:“我一会儿让老伴给收拾他们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脸上有着一抹落寞之色。

    李图道:“老丈不忙,我还要去参加赛马节,等到赛马节之后,我们再说此事吧。”“

    恩公,你真要去赛马节?那你可得重新买一匹宝马才是,老头子养得那几匹马,血统是不差的,但是照料上疏忽了,恐怕力不足其他啊……”谷

    老头提醒道。李

    图却是微微一笑,喝了一口略带苦涩的青稞酒,道:“参加赛马节的,是阿骨。”

    谷老头彻底愣住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