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527章 老马识途
 终于逼近万马堂。一

    座石头砌成的小镇,坐落在荒凉的大漠之中。虽然时时有人仰马嘶的声音传出,但是依旧显得安宁而古朴,就像是被人遗忘的边城。

    这里的确是一座边城,纵然西北大地之上,曾经经历了无数次的大战,也没有波及到这座小镇。古

    天舒曾经在这里驰骋,将匈奴赶尽杀绝。易

    秋柏曾经在这里打败晖贺,夺回三城扬眉吐气。后

    来,李图也曾在西北大地,一战全歼晖贺二十万人,尸横遍野。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这座小镇却是如此安宁,宛如世外桃源。

    走进了小镇之中,一眼看去,周围家家养马,每一家房子的周围,都要两三个马厩,马厩之中的马匹,也都清一色健壮非常,毛色亮丽。“

    早就听说万马堂独得养马之秘术,如今一看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李

    图不禁点点头,在这里,养马已经成为所有居民毕生的事业,就宛如渔民依靠渔猎而活着一样,所以,他们对马匹的理解以及养马的技艺,绝对远远超过了外界。

    同时,整个小镇也都需要万马堂势力的庇佑,故而肯定是上下一心,铁板一块,外人想要攻破,着实非常困难。万

    马堂的集市之上,人流量颇大,很多都是客商模样,而且大多数人都牵着马匹,一条大街之上,人与马几乎一样多。

    “几位客官,可是来我们万马堂买马的吗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路边一个老者笑着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李图等人下马,李图道:“是啊老人家,我们听说万马堂的马匹,乃是当世之最,无人能及。所以慕名而来,这还是第一次进你们万马堂。”

    闻言,老者脸上也露出了一抹自得之色,道:“不瞒诸位客官,你们来我们万马堂,那是真的来对了,别的不说,当年古天舒大将军,要出征匈奴,都还来我们这里,讨要了五千匹上乘战马呢!”

    提到养马这件事,每一个万马堂的人都会自傲的。“

    老人家,你们这里平日里生意也这么兴隆吗?来往的客商可是真的不少啊。”

    李图继续笑着发问。闻

    言,老者哈哈一笑,道:“客官你不知道,平日里可没有这么热闹,两天后就是我们万马堂的赛马节,到时候,万马堂中的名马,都会参与到其中,这是我们万马堂最大的盛事!”

    赛马节乃是万马堂的知名节日,往常就连西北节度使郑庭嵊,每年都要前来。因为在赛马节上,可以看到万马堂最好的骏马奔驰追逐,并且万马堂还会将大赛之中的一些马匹用以出售,那些马匹炙手可热,外界追捧不已,如此一来,更是吸引了西北所有人的视线。每

    年一度的赛马节,热闹非凡也就不是什么怪事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李图点点头,思索着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几位客官也可以好好看看,大开眼界呢,不过嘛……你们还是不用参赛了。”老

    者微笑着,看了一眼李图等人所乘坐的马匹,眼中露出了一抹轻视。在

    他的眼中看来,李图等人的马匹不值一提,就算是万马堂中最次的,也比这个更好。“

    哈哈。”

    李图笑了笑。“

    不过,如果几位实在想要参加,也可以到前面的赌马大街,挑选一匹骏马,即可参赛,如果能够在赛马节上崭露头角,马种万马堂就会高价回收,真所谓名利双收,一本万利了。”老

    者的眼中闪着狡黠的光芒,对付这些菜鸟客商,他早已经是熟门熟路,这些人多半会被他说得动心,然后就会被他引着前去,买上一两匹自家的马匹,那么一年到头,一家人的生计都有了着落了。

    李图却只是淡然一笑,道:“那么就请老丈带路了。”

    老丈闻言,眼中顿时闪过一道欣喜之色,伸手道:“请几位跟我来。“说着在前面引路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老头我看不怀好意啊,我们得小心在意才是。”李

    惭恩行走江湖多年,对江湖上的伎俩见得多了,一眼就看出了老头别有心思。

    “一个老者而已,最多是想骗骗咱们的钱财,或者拉咱们去做他家的生意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李图淡然开口。几

    人跟着老者,不多时就走到了一片草场之上,这片草地十分宽广,到处都是来往问马的人。

    不少万马堂的本地居民,三三两两,拉着几匹马儿等待着买主,来往的大多是外面的客商。

    “几位客官,来这里,来这里,这边可是有几匹宝马啊……“

    老者拉着李图等,脸上带着一抹急色,深怕李图等人看上了别人的马匹。三

    步两步,就走到了前边,只见一个老妪带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正在等待。那

    老妪身上的衣衫与老者别无二致,缝缝补补的痕迹很多,像是穿了很多年。而那小男孩身上的布丁少了些,但依旧十分单薄。老

    妇拉着两匹壮马,小男孩手中也攥着缰绳,但是拉的却是一匹看上去瘦骨嶙峋的红色老马,宛如又老又病。在

    万马堂中,为了保证马匹族群的质量,凡是马匹衰老到了一定的程度,都会被宰杀掉,免得浪费牧草,同时也可以收获马匹马骨。所以这老马居然活着,在众多壮硕的马匹之中,便显得又显眼,又突兀可怜。

    “客官,你来看看,这两匹雄马,蹄大力足,四肢健壮,加上体型流畅,绝对是一等一的赛马,买了去,就算在赛马节上难以夺得头筹,那也是绝对不亏。“老

    者开始热络地推销,指着老妪拉着的两匹马开口。

    老妪和小男孩看着李图,眼中都露出了一抹希冀。李

    图不过扫了一眼,就已经知道。这老妪拉的两匹马虽然还不错,但是比起草场上的其他马,还是显得瘦弱了些,不占优势。

    但是看着老妪和小男孩眼中的希冀,他还是微微一叹,道:“怎么卖?”老

    者眼中闪过一抹犹豫,道:“两匹一起,一百……不,八十两,八十两就够了。”说

    着脸上闪过一抹心痛。老

    妪却是忍不住开口,到:“老头子……你把咱们的马……看得贱了。”

    老者横了老妪一眼,道:“多嘴!”脸上带着气。老

    妪只能叹了一口气,看着自己养了一年多的马儿,眼中露出了一抹不舍。

    李图心中微微一叹,明白此刻两个老人绝非演戏了。便道:“两匹马,九十两,我要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两个老人都是脸上一喜,老者激动到:“谢谢客官,谢谢客官,婆子,咱们遇到好人了!”老

    妪也是朝着李图千恩万谢不已,李图挥挥手李惭恩便上前给了钱,牵着两匹马。“

    这位客官……你能不能……你能不能把阿骨也买走啊……”这

    个时候,旁边的小男孩忽然怯怯地开口,眼中露出了一抹祈求的神色。

    李图朝小男孩微微一笑,道:“阿骨?好啊,多少钱?”

    他和颜悦色,旁边老者老妪,都是意外不已,这匹老马是自家孙子从外面捡来的,根本没啥用,本来按照万马堂的规矩,已经该杀了。但是孙儿因为老马救过他的命,千般不舍,这才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这马卖不出去,万马堂也会派人宰杀了马匹的,这是规矩,没人敢坏。

    这客官居然会要这样一匹老马?

    小男孩听说李图愿意买,眼睛中露出一抹激动,道:“

    客官……不要钱,你把阿骨带出万马堂吧,但是求你……好好对待阿骨,不要宰杀它。”

    李图闻言,心中恻隐微微一动,道:“你为什么不要钱?”

    小男孩摸了摸阿骨的头,不舍地道:“阿骨是我在野外遇到的老马,有一次我走失了,遇到风暴,是阿骨把我驮出来的……”李

    图闻言,心中也明白了,对于孩子来说,感恩之心会更加纯粹,对一匹老马,也会怀着这种感情。

    他更是多看了这老马两眼,不看不打紧,一细看,却是眼中一变,内心一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