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525章 悟道
 万马堂一座大殿内。

    西北乃是苦寒之地,建筑极少,大部分人都是以帐篷为家,但是在万马堂,却耸立着一座宏伟的大殿,全部用巨型的石块堆积而成。

    虽然还是带着一股西北塞外的粗豪之气,但是其辉煌程度,已不下于内地的宫殿。

    大殿之中,此刻聚集着很多人。总计六个形状不同的老者,分别作在两边的椅子之上,而上首则是一个中年人。

    那中年人虎目不怒自威,脸色沉重,国字脸,重枣眉,一身蓝色的大袍,大袍之下,隐隐然还带着一把刀!

    他就是当今万马堂的堂主,多年前江湖传言亲手将西北第一高手,天下第一刀客白天羽逼近死亡沙漠的马群空。“

    堂主,我们该如何应对,此刻月逆日的情况已经出现,老堂主的遗言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老者起身开口,脸上十分凝重。

    这些老人都是曾经追随在老堂主身边的人,对老堂主的话语无所不从,如今老堂主的预言居然真正的出现了,让他们所有人都是心中沉重。“

    老堂主的遗言中说,月逆之日,散尽家财,藏匿深山巨谷,或可保命。这……咱们总不能真的因为这样一个天气现象,就放弃了几百年的基业吧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但是这月逆日,来的真是令人害怕,恐怕还是要提前想好应付之策才是。”“

    哎,还是看堂主如何决断吧。”众

    人都看向了马群空,虽然马群空的资历,比在场的人和一个老者都要浅,年纪也不如他们,但因为多年前的报仇之举,彻底让这些老者对他信服不已。马

    群控默然良久,才微微抬头,抬头的瞬间,眼中寒星四起。“

    先父的遗言,诸位长老都还记得,群空深感欣慰。”他

    淡然开口,话语中带着一股不骄不躁,从容不迫之态,道:“不过,先父除了说过,月逆之日,天下大乱,藏匿深山巨谷之中,可有生机之外,还说过一句:人定胜天!”

    “所以,这对我们万马堂来说,绝对不会是一场灭顶之灾,而是一场挑战罢了。诸位,当年白天羽何其霸道,威势镇压西北,一时无两,但如今,我们万马堂节节攀升,他又在何处?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都不由得点头,马群空所说,的确是有道理的,更成为重要的事,他们万马堂如此兴隆,可以说是西北第一门派,就连朝廷都要折腰相求,放弃?不可能。

    别说这只是一个死人的预言,就算是真正的有大敌临门,他们都会拼死一战,不会束手待毙的。马

    群空淡然扫了一眼众人脸上的神色,道:“故而,我意决不放弃,自今日起,所有人加强警戒巡逻,无论出现什么事,我们都可以同舟共济,渡过难关。”他

    的话语的确很有说服力,一时间,居然让周围的人都点点头,似乎就连外面那惨白的月亮和巨大的黑暗,都已经被抛之脑后了。

    “堂主说的有道理!”“

    只要咱们齐心协力,没有什么不可度过的!”“

    咱们万马堂在西北这么多年,从来没有遇到过敌手,谁能把我们怎么样?老堂主中就是老了,魄力远远不如马群空堂主,咱们,决不放弃!”就

    连那些长老,此刻都纷纷开口,展现了决然之意。

    “好了,诸位请立即动身,照料好堂中的马匹,不要让马匹破了马厩,天黑,恐怕难以寻找。”

    马群空一挥手,顿时周围的人都离去了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这大殿之中就空了下来。

    另一个中年人走了上来,脸色十分阴沉,道:“马兄,这鬼天气什么时候才会过去?我急着回京城。”这

    人乃是董士柏。他

    本来和马群空准备进入潼关城去救郑庭嵊,以便稳住局势,可是他们还没有赶到,一切就已经木已成舟,只能悻悻地退回了万马堂。京

    城的消息还没有传到西北,董士柏还准备赶回京城,然后向父亲董仲懿请命,再寻机会杀掉李图。

    “董兄不用着急,等到明日天亮了,我亲自送你走。”马

    群空淡然开口。

    ……那

    高高的月亮,又升起了一些,风更加狂妄,呼啸的声音宛如猛虎嘶鸣。就

    在月亮逆日而上,出现在天空之中的刹那,李图忽然若有所感,他眼睛骤然睁开,眼中闪过一道精光。“

    你们在此地等我,我去去就回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一步迈出帐篷,身影瞬间消失在李惭恩等人的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……”“

    大人这是要去哪里?”众

    多剑士都是脸色一变,十分疑惑。

    李惭恩眼中也有一抹担忧,但随即摇摇头,道:“大人做事,必然有他的原因,不用担心,等待即可。”…

    …李

    图并没有骑马,因为在这样的天气之下,马匹根本不敢动弹,几乎都已经跪在了地上,头也不敢抬起。

    他运上了内力,全身鼓足了劲,除了营地之后,他朝着那一道白光的方向快速追逐而去!他

    的眼中,已经没有了周围狂乱的风沙,也没有逼人的黑暗,那一轮大月,几乎是他眼中的所有!

    他动作极快,宛如一只荒漠之中的藏羚羊,羚羊挂角,无迹可寻,在每一座沙丘之上不过轻轻一点,登萍渡水般飞跃而去,给人的感觉就是眼前一花,他就已经消失在黑暗之中。时

    间飞逝,但是李图浑然忘我,他动作快如脱兔,终于穿透了层层的黑暗,到达了一座最高的沙丘之上!这

    里,就是距离大月几乎最近的位置,在这座沙丘之上,一寸寸的月亮光芒,刺进了黑暗之中,烟尘中透着月华。李

    图的身上已经出了一层细汗,他抬头高高地看了那月亮一眼,而后直接坐了下去,闭上了眼睛。他

    体内的内力流转全身,这一刻他浑然忘我,周围的风沙不断响动,他的内心却是无比的宁静。随

    着他心境的流转,他的内力也出现了一种怪异而奇特的流转方式,逐渐地,神奇地一幕出现了:李图的周围,那些惨白色的月光,像是形成了一个白色的保护圈,而后不在流转。

    周围的风沙狂乱地飞舞着,但是却不能侵蚀到他。

    他的周围三寸,形成了一个月华为中心的保护层,那些月华,不断地洗涤着李图的身体,让整个人都充满了一种锋芒无匹而缥缈圣洁的气质。

    此刻毕竟已经是凌晨,虽然出现了以月逆日的奇观,但是却不能长久。最后,东方被一道金色的阳光,宛如一道长剑,骤然撕裂了浓浓的黑暗!那

    一道金色的长剑,不只是撕裂了黑暗,更是朝着那天上的大月,一剑刺去!以

    月逆日,终究会遭到太阳的反噬!

    没有人可以逆转世间的至理!那

    一轮独霸天空的大月,此刻被金色的太阳一刺,瞬间宛如一团泡沫般散开来,画成了一团白色的虚影!

    就像是,天空中的大月,根本不是一道月亮,而只是一些光点的汇聚,只要受到了外力的冲撞,就会瞬间爆开一样。大

    月缓缓散去!

    那些白色的光芒,终于逐渐消失了。一

    轮火红的朝阳,挣脱了地平线的束缚,骤然出现在东方,周围的黑暗迅速消散,像是又一次退回到了地狱之中。光

    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照射大地,光明将黑暗迅速赶进了造物的袋子之中。天

    亮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