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500章 美酒入肚,真言出口
 场中的局势,已经全部被李图的铁血手段给控制了下来。毫

    无疑问,无论谁想离开,都要考虑清楚,是否能够承受那样的后果。“

    屠离,你……你想做什么,你不要乱来!你这样做,会闯大祸……不要乱来,什么都好商量……”郑

    庭嵊心念电转,他毕竟围观多年,腾挪转换的道理不会不知道,更懂得在合适的时机要说合适的话。识

    时务者为俊杰。

    等他离开之后,大可以调集无数的军队来灭了李图,但是现在他在李图的掌控之中。李

    图很是淡然,道:“节度使大人,请放心,我李某人,没有恶意。”

    “给他止血。”

    李图挥挥手。李

    惭恩随即上前,用剑鞘重重点了郑擎苍止血的穴道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郑擎苍已经因为痛苦而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郑庭嵊看自己的儿子穴道止住,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,眼中又流露出了一抹希望,眼巴巴地看着李图,道:“屠离……将军,你能否帮我儿子,把手给接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上一次李图可以接,他相信这一次李图也一定可以。所

    以,就算心中再恨,他都要先为自己儿子的后半生着想。李

    图淡然道:“不着急,郑大人,请你们来,不是让大家饿肚子的,请上桌,吃,喝。”说

    着做出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郑庭嵊擦了擦额头的汗,面对如此冷静淡然的李图,他是找不到丝毫的突破口,也不知道李图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,只好听从李图的话,上了桌。

    “小二,给大家倒酒。”李

    图继续开口。

    小二们战战兢兢地上前,又给诸多宾客满上了酒。但

    是众人都是眼巴巴地看着李图,谁也不敢擅作主张地开吃。

    这一刻,李图俨然成了席间的主宰。“

    今天是个好天气。”李

    图朝着窗外看了一眼,月亮已经拨开乌云,出现在天空之中,明天会是个好天气。

    “月夜之下,最适合吟诗作对,也最适合举杯邀明月。”李

    图自顾自地开口,周围的人一个字也不敢听漏,小心翼翼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李图若有若无地喃喃了一句,道:“当然,也适合战争,月夜行军情更迫,这轮飞月染了血,可还这般美丽皎洁?”“

    诸位,你们尝尝,这酒,可还好吗?”李

    图转头开口。席

    间的众人,这才举杯饮酒,可是纵然杯中是仙液琼浆,他们此刻又怎能品尝出半分味道?心

    中已是惊惧非常。

    饮了酒,不少人只能讪讪地称赞了几句好酒,当然不是由心而发。

    李图却不管,也尝了一口,道:“这酒,是卖了十三年的女儿红。”

    他朝着潼关大营吴磊江太威等人的桌子看了一眼,道:“今夜的美酒之所以这么甘醇,就是因为,这些酒,都是潼关大营将士埋了十几年、几十年的好酒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能喝到这样的好酒,首先要感谢的,是江太威等将军。”

    李图说完,旁边的士绅们自然是急忙开口。“

    多谢江太威将军了!”

    “真是好酒,好酒!”

    “如此盛情,我们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他们客套着,生怕惹怒了李图。

    江太威等人神色也十分淡漠,从头到尾,不曾说过什么,仿佛对席间的一切也不怎么关心。

    李图继续开口,道:“当然,最该感谢的,还是西北节度使,郑庭嵊郑大人。”话

    锋一转,到了郑庭嵊的身上,郑庭嵊心中一紧,朝李图看了去。这

    厮又想干什么。众

    人脸上也露出疑惑之色。李

    图道:“这些酒,本来可以继续埋藏,知道江太威等将军,都卸甲归田,回家养老的时候,再拿出来回忆往昔峥嵘,那也是人生一件快事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郑大人非要他们提前离开潼关,将百里潼关拱手让人,逼得这些将军不得不将这美酒挖出……所以,最该感谢的人,自然是郑大人,大家说可是如此?”他

    悠悠开口,可是此刻却没有一个人敢搭腔!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!

    李图……知道了他们的撤退计划!须

    知道,这一次的撤离,为了避免出现不必要的麻烦,郑庭嵊没有向民间散发消息。仅

    仅是通知了一些大家族以及亲信。灾

    难到来的时候,自然是有权有势以及有钱的人先走。

    那些百姓,恐怕此刻都还在做梦,以为潼关城的守军,会城在人在,城亡人亡,为他们而战斗……

    多么可笑啊。

    等到明日清晨,他们就会早早地撤离,留下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。那

    会是怎样一场屠杀……

    多少家庭会因此妻离子散,多少人会被残忍的晖贺人挂上树枝……这

    一切,他们并不关心。

    被统治的不过一群牛马,为什么要在意他们的生死呢?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郑庭嵊眉头一跳,他本以为,李图不知道这些!

    可是现在看来,李图掌握了他们的计划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地朝着江太威等人看了一眼,看到江太威等人脸上的淡定和从容,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了一抹不祥的预感。李

    图喝了一杯酒,忽然朝着一边站着的小二挥挥手,道:“过来。”那

    小二便惊恐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图微笑了一下,道:“不要怕。我不会对你怎么样。”小

    二点点头,但眼中依旧写满了畏惧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,你现在伺候他们喝酒的这帮人,明天清晨,就会带着所有军队和财产,离开潼关城,而不管你们的死活吗?”

    李图发问。

    小二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地看了场中的所有人“上层人士”一眼。眼

    中有着错愕和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李员外,你说说,我说的是不是真的?”李

    图随意指着一个士绅开口。

    那个士绅心中一抖,站起身来,可是脸色都涨青了,一句话也不敢说。要

    是说了,回头被人算账,那不得死全家啊?“

    我家大人问你话,你敢不答?!”

    李惭恩冰冷地开口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长剑已经握紧。“

    不!不!我答,我答!”

    李员外魂都要散了,这一刻顾不得那么多了,急忙朝着那个小二道:“是的,是的,李大人说的是真的,我们都得了郑大人的消息,要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场中众人都是脸色一变!

    知道是一回事,但是这样的事情,说出来又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怎么都不好听。

    而郑庭嵊,更是脸色一变,急忙反驳道:“你胡说八道!这是无稽之谈!本官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……”李

    惭恩凌厉地盯着郑庭嵊。郑

    庭嵊脸色难看非常,心中焦急到了极点,却是不敢说话。完

    了完了,李图这厮,看他的样子,是要将这个消息全部给告诉城中的百姓……

    到时候,消息走漏,城中的百姓肯定也会逃离。

    悠悠众口,他郑庭嵊算是毁了。

    甚至,消息还会传到京城,到时候皇帝知道此事,恐怕护国公都保不住自己!

    大事休矣!

    他越想越是害怕!

    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可是却没有丝毫的办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