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497章 宾客无声刃有声
 郑擎苍的话语阴阳怪气,一时间众人都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李图瞧了郑擎苍一眼,眼底浮起一抹笑意,道:“喔?郑公子说话中气十足,看来手上的问题已经是全好了,那童子尿,的确有用吧?”

    他悠悠开口,顿时周围的人,都忍不住偷笑了起来。郑

    擎苍潜入叶家,被砍断了手,而后用尿液浸泡才治好的事情,并没有流传到民间,但是在座的五一不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这样的消息瞒不住他们。

    郑擎苍却是瞬间脸上难看,道:“你!”

    羞怒!

   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揭他的短!“

    怎么,郑公子难道不感谢我?屠某虽然没有亲自治疗,但是没有屠某的方子,恐怕此刻郑公子的手,还断不了酒杯。你今日能喝酒,可是多亏了当日的童子尿啊……”李

    图丝毫不退让,继续开口。闻

    言,郑擎苍更是怒火冲天,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,愤怒地站了起来,怒道:“姓李的,你这是什么意思!”郑

    庭嵊也冷冰冰地道:“镇军将军先是将我们晾在这里,等待了阁下近一个时辰,而后又口出恶言,看来是宴无好宴了。”场

    中的气氛一下子冰冷起来。还

    没有开始,就已经有火药味蔓延。李

    图依旧淡然,似乎根本没有放在心上,道:“是不是好宴,那因人而异,对于城中的百姓来说,这肯定是一场史无前列的好宴会,但是对大人来说,恐怕就是一场噩梦了。”

    直接,坦率!

    嘶!

    瞬间,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!

    李图这是什么意思?这

    么直接?这么粗暴?

    就算这场宴会有别的用意,也不能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吧……

    就连郑庭嵊,都是脸色一变,他没有想到,李图居然敢这么大胆!

    这是直接和自己对抗啊!

    另一边吴磊、江太威等人对视了一眼,脸上都有凝重之色。两

    人针锋相对,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一时间若大的席间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脸色冷峻的郑庭嵊忽然脸色一转,放声笑道:“哈哈,好!好!”

    “屠离将军果然不愧是军伍中人,这般暴脾气,我郑庭嵊也不是没有见过,有能力的人,才配有脾气。既然来了,将军就请入座吧!”

    他说出这番话来,众人都是惊掉了一地的下巴。这

    郑庭嵊,什么时候这么宽容大量了?

    在场的谁不知道,惹谁也不能惹郑庭嵊,虽然是一方封疆大吏,但是其气量却是狭小非常,得罪他的人,几乎都死了。现

    在,李图当面打他脸,居然他还能说出这番话来?李

    图淡然走到了席间,坐了下来。他

    挥挥手,道:“小二,上酒吧。”

    潼关酒楼的小厮们,今日全力照顾这一场酒宴,自然是立即奉命,挑上来一坛又一坛的好酒,这些酒似乎都是刚刚从泥土中挖出来的,虽然没有开封,但是酒香已经溢了出来,令席间处处生香。“

    好酒!”“

    这酒肯定是窖藏了多年的好酒啊,唯有陈酒才能有这般香!”“

    不错,不错!看来屠将军还是很有诚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场中众人纷纷开口,脸上都写满了垂涎之色。唯

    有江太威等人,却是神色淡然,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开封,给诸位来宾倒酒。”李

    图挥挥手,顿时,小二们纷纷上前,打开了酒水,给在场的宾客一一倒酒。

    “好香啊!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好酒!”此

    刻更是酒香四溢,令人闻着,就已经要醉了。

    看到众人称赞不已,郑擎苍的心中却是没来由的一怒,当即道:“什么马尿也敢拿出来招待我们!”

    说着将手中的酒水直接摔在了地上!“

    啪”的一声,酒碗摔碎!某

    个角落之中,两个人顿时消失不见。正

    在兴头的众人,宛如被泼了一盆凉水。

    众人脸色都有些难看。席

    间再次安静下来,李图又是一笑,道:“我说郑公子就是不一般,居然尝出了马尿的滋味,敢问郑公子,你何时喝过的马尿?难道上次我让你用童子尿,你用的是童马尿?”极

    尽戏谑之能事!“

    你特么想死是不是!”郑

    擎苍这一刻是彻底愤怒得炸裂,这李图简直是有意为之,一次又一次地戳他的痛!这

    简直是赤裸裸的侮辱。李

    图嘴角的微笑没有消散,道:“是啊,我想死,你能成全我吗?”这

    个反问,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不寒而栗!李

    图究竟是想要做什么?

    今晚真的是一点面子都不留,赤裸裸的针对!郑

    擎苍握紧了拳头,一字一句,阴沉至极,道:“好!好!好!你不是厉害得很吗?那本公子,现在,向你挑战,生死之战!”

    他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!如

    果不找回面子,他以后还怎么在这潼关城中混下去?

    当着这么多有头有脸的人,被这样羞辱,他绝对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李图并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而他的身边,一个男子走了出来,冷冰冰地道:“某第一剑,斩你长缨,第二剑,断你手足,第三剑,你猜我能不能斩你狗头?”话

    语冰冷。

    众人看了过去。瞬

    间不少人吃了一惊!这

    人赫然便是李惭恩!“

    当日叶府府上的护卫?怎么会和屠离将军在一起?”“

    怎么回事?难道这人是屠离的人?”

    众人疑惑纷纷。而

    郑擎苍,更是脸色大变,有些苍白!这

    个人,对他来说,无异于一场噩梦!两

    次重重地击败了自己!“

    你……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他不禁失声发问。李

    惭恩盯着他一字一句道:“你以前做了什么,我可以既往不咎,但你再敢出言一句,对我家主人不敬,我要你的命!”杀

    意凛然!

    没有人怀疑他的话!场

    中所有人都是感觉心中一寒,不由得惊恐地看了李图几眼。

    这人究竟是谁?不

    简单!郑

    擎苍愤怒得眼都红了,他几乎要爆发了,但是他父亲郑庭嵊却一把拦住了他,冷冷道:“今日是来吃饭的,不是来找事的。”说

    完,他道:“上菜吧!”

    众人再次一惊。今

    日真的是惊掉一地下巴。镇

    军将军,敢与向节度使不断挑衅!而

    节度使,居然三番五次地忍住了,没有丝毫的回应。

    这真是见了鬼了。

    这还是那个郑庭嵊吗?李

    图微微一笑,道:“郑大人真是雅量,上菜吧。”很

    快酒菜上来。但

    是众人却没有一个人动筷子,他们都感觉到了,今夜的气氛非常诡异。

    诡异得不正常!绝

    对有问题!李

    图瞧了一眼酒菜,道:“好啊,如此精美的佳肴,不吃,岂非可惜了?”说

    着,他拿起筷子,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他吃了,众人也默然动了几筷。而

    另一边,郑庭嵊的眼中,顿时露出了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李图的身后,一个小厮走进,道:“我给客人斟酒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抱着探子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一添了酒,忽然,酒坛之中,寒光一现!

    一把雪亮的匕首,朝着李图的脖子刺了过去!

    猝不及防!全

    场大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