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461章 刀做良方解谁病
 地藏菩萨庙的后园。

    这里很清静,外面庙会的热烈,一点也没有传进这个小院之中。小

    院之中,两人正在对弈。一

    个削瘦而苍老的和尚,一个身着便服的中年人。两

    人神色专注,都是紧紧地思索着棋路。“

    大师好手段,如此一来,还真将叶某给逼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中年人苦笑了一声,将棋子放在了一边。他

    虽然是军伍出身,但是却十分喜欢对弈,正好这地藏菩萨庙的主持,也是一个棋道高深之辈,所以每一年来,都会对弈几局。但

    总是输多胜少。这

    一局,又输了。而

    且,输得很惨,很惨。

    “棋由心生,将军近来心事沉重,难以抉择,所以在走棋之时,同样不得吞吐,如此一来,败象横生,比起平日果断杀伐,可是差之千里了。”老

    和尚微微一笑,慈眉善目。“

    大师正中我心。”叶

    啸苦笑着,道:“那么大师,可有良方?”老

    和尚却是摇摇头,道:“叶将军在寺庙中立霍将军像,不是已经给出了将军答案了吗?能救将军的,不是地藏王菩萨,而是真佛霍去病。”

    叶啸闻言,若有所思“

    霍去病……又在何处啊!”他

    长长一叹,目光之中充满了痛苦。“

    大将军,有事禀报。”这

    个时候,外面一个带刀的侍卫开口。“

    说。”叶

    啸挥挥手。

    一个士兵走了进来,双手奉上一把匕首,道:“启禀将军,外面一个青年,看了将军留下的字,说这就是谜底,王庞将军拦不住,他非要让王将军把这匕首送进来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老和尚和叶啸对视了一眼。还

    有这等事?

    叶啸接过匕首,思索了一下,拔出了匕首,锋利非常。“

    可是说中了将军的心事?”老

    和尚发问。叶

    啸摇摇头,道:“不瞒大师,那个字纯粹是我书愤之作,心中有恨,故而由心而发,的确欲言又止,但我自己,都不知道自己想的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老和尚笑了笑,用手指沾了沾茶水,在桌上模仿叶啸,写下来那个残缺一瞥的殺字,道:“殺者,凶也。将军极愤,奈何缺了什么,而缺的,就是这一撇,这一刀。”

    他盯着叶啸,眼中似乎别有深意,道:“如今刀来了,霍将军,也该来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叶啸心中一震。他

    这几日苦苦思索,被自己的良知和上面给出的命令,折磨得寝食难安,来这里,也不过是求取一时的安静,那个字,的确只是抒愤而已。但

    此刻老和尚一说,他顿时宛如拨开云雾,看见了自己的内心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师解惑。”

    他起身重重一拜。

    偏殿中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人还真是大胆,居然敢来闯叶将军的晦气!”

    “要是我,现在赶紧溜了,估计还能留一命呢!”

    “完蛋了,叶将军要是生气,他彻底完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摇头不已。

    那群潼关城儒生,更是冷笑着,恨不得让叶将军立即出现,狠狠抽李图几个耳光才好。“

    进去了这么久,还没有出来,看来你所谓的谜底,根本就没有猜中叶将军的谜,现在赶紧滚!”

    偏将王庞没好气地开口,想到方才自己,居然被青年给震慑,送进去了一把毫无关系的匕首,他就想抽自己几个耳光。

    李图等了许久,叶啸居然还是没有出现,他也只好摇摇头,喃喃道:“空塑了霍去病像,却无其胆魄见识,有贼心没贼胆,谬之千里。”说

    完,他也准备转身走人。“

    嘿,你看,这可不是灰溜溜地离开了吗?”“

    真是可笑哈哈,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奇才了,以为自己能猜到大将军的谜底?”“

    要是一把匕首是谜底,我们还等着你来猜?”

    潼关城的儒生们,都是嘲讽不已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也当个笑话看。“

    先生请留步!”

    就在李图抬腿,要迈出门槛的一刹那,里面忽然传来一声急促的声音。李

    图当即停下,转身看了过去。众

    人也都转头看了过去。“

    是叶将军!”

    有人吃惊地开口。瞬

    间,场中所有人都是一惊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叶将军怎么会出来了,一般情况下,他都只会在寺庙中修养一天,根本不会露面啊……难

    道这人,还真的猜中了叶将军的谜底不成?

    所有人疑惑之时,只见叶啸一步走到李图面前,客气地拱拱手,道:“可是这位小友,猜中了鄙人的谜底?”他

    本来是称为先生,但走近一看,李图着实颇为年轻,便改口称为“小友”。

    闻言,瞬间周围人都是大吃一惊。所

    有人都不可思议地看着李图。这

    是……真的猜中了?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啊,叶将军的谜底,怎么可能是一把刀呢……”“

    对啊,这么喜庆的日子,而且,这人凭什么猜的这么准……”

    “厉害了,真是厉害了!”

    一时间,周围的人都有些傻眼。

    “将军,他送进去的,是一把刀……”

    王庞不禁小心地提醒。

    “刀?尔等就只看到了刀吗?如今贼寇围城,那把刀代表的,是杀尽贼寇的勇气,尔等知道什么?”叶

    啸大声地呵斥。他

    有心让别人误以为这谜底的用意,毕竟,如今局势十分复杂,一个不慎,就有可能成为牺牲品……

    闻言,旁边的众人都是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真的让李图给猜中了!李

    图微微一笑,道:“是我。这个杀字,写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叶啸脸色颇为客气,道:“小友可否入内一叙?”做出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李图道:“正有此意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叶啸带路,李图等人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对了,王将军,你回大营吧,这里不用你了。”临

    走之时,叶啸忽然又开口。闻

    言,王庞顿时脸色难看!叶

    将军的意思……恐怕是怪罪自己了!完

    了!

    他肠子都悔青了,如果早知道李图真能猜中,给他十个胆子,他也不敢对李图不敬啊……“

    不可能,这人究竟是谁……凭什么能猜中叶将军的布谜底?”

    “哎,不简单啊,能让叶将军这么看重,恐怕升官发财指日可待了!”“

    嘿,说到底还不就是一个舞文弄墨的,能受什么重用?你们想太多了!”众

    人看着李图走进去,都是脸上露出了羡慕之色,嘲讽的有,嫉妒的也有。走

    进后园。

    老和尚立在一边等待。

    李惭恩等人守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这位,便是替叶将军解开了疑惑的俊秀?老衲执尘,见过施主。”

    老僧慈和地开口。

    他身上一身袈裟,看上去已经披了很多年,普普通通,但是给人一种平和中正,毫无波澜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晚辈屠离。见过执尘大师、叶啸将军。”李

    图也淡然开口,却是看着老僧道:“执尘大师不像是佛家慈悲,倒像是道家无为。”

    闻言,老僧眉头顿时一阵跳动。

    他吃惊地看了李图一眼,眼中怀着深深的忌惮。难

    道,这后生居然看穿了自己的底细?“

    不过,不管道家佛家,真能超脱,不管以前是什么样,如今,都是值得敬佩的。”李

    图继续开口。执

    尘这才缓缓放了心。“

    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,施主有大雅量。”

    执尘称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若是放下屠刀就能成佛,对众生何其不公?天下那么多良善之辈,且不能成佛,凭什么一个恶人,放下刀就可以,那这样的佛,又有什么可信之处?”李

    图戏谑地说了一句。执

    尘的神色再次紧张起来。“

    别紧张,我来,是为了见叶啸将军。”李

    图笑了笑,转头看向叶啸将军。执

    尘心中如坐针毡,一时间不敢放松。叶

    啸看李图和执尘对答机锋,自己也弄不清楚,只是笑了笑,道:“屠小友,请坐。”李

    图淡然看了一眼,道:“既然是请我来解惑,那么,就该让我坐你的位置才对,毕竟执尘大师可没有半点疑惑,心中清楚得很。”叶

    啸闻言,肃然起身,立在一边,请李图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,而后自己做到了方才执尘的位置。执

    尘立在一边,时不时地被李图点上一句,他鼻尖之上,已经有一滴汗水滴落。看着李图,紧张到了极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