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460章 佛到假时真亦假
 潼关城城南,地藏菩萨庙。

    这里是潼关唯一的一座庙,庙中供奉的本来是地藏王菩萨,但是边将叶啸,却在地藏王菩萨的身边,又立了一座塑像。塑

    像扬刀立马,英武不凡,叫庙中的众多神佛,尽皆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那尊像就是霍去病像。

    所以久而久之,地藏菩萨庙,反而被人称作霍去病庙。

    本来庙中的僧人都是沙门,不可能尊奉一个古代的将军,但是叶啸权势太大,加上又给寺庙无数的钱财,自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,也能使僧人不拜佛。每

    年这个时候,都会在地藏王菩萨庙举行庙会,各种活动都很多,已经成为仅次于春节的重要节日。

    这一天,是霍去病生辰。寺

    庙旁边的人很多,无数的小摊贩摆着,有的卖木头削成的刀枪棍棒,有的买糖葫芦之类,来往百姓,这一天也都会进佛寺之中,求一个平安,同时给地藏王菩萨以及霍去病将军塑像上香,当真是热闹非常。虽

    然战事吃紧,但是却丝毫没有半点慌乱之色。李

    图带着李惭恩,以及大山等,走到寺庙之中,感受到西北的浓浓风情。

    走到佛寺正殿,果然中心供奉的是两尊塑像,一尊是地藏王菩萨金身,另一尊则是一个英武不凡的将军——霍去病。他

    的塑像与地藏王菩萨并列,来往的人都已经习惯。“

    拿香来。”李

    图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也信佛?”李

    惭恩疑惑开口。

    在他的印象中,李图对各种宗教,都是嗤之以鼻,认为那不过是操控愚昧百姓的把戏,毫无用处。

    李图淡然道:“假佛不值得敬重,但霍去病这样的真佛,当敬。”

    拿起香,燃起烟,朝着霍去病的英灵像拜了几拜。

    地藏王菩萨发誓地狱不空,誓不成佛,这样的传说的确很美好,这种精神也很值得钦佩。但

    是那终究只是一个传说而已,比起霍去病这英雄,佛又算的什么呢?他

    们才是真正的救天下苍生的佛。至

    于那高高在上享受香火的佛像?砸了李图都不会觉得可惜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,要不要求一卦?我们地藏菩萨庙的卦很灵验的。”旁

    边一个小沙弥推销着。“

    不必了。”李

    图摇摇头,道:“你们的庙会乃是叶啸大将军所立,那么每年的庙会,叶啸都会来么?”

    他倒是想见见这个叶啸。

    小沙弥道:“叶将军每年都会来这里瞻仰一番霍将军的英容,而后在庙中稍作休息。今年还给我们寺庙留了一幅字,在侧殿之中,据说字中还有谜底,猜中了可以入内与叶将军一叙,不少才子都在那边呢,几位也可以去看看。”闻

    言,李图更是心中一动。带

    着人转身走到偏殿之中。偏

    殿之中,果然有一群文士模样的人,在对着墙上的一张字画摇头晃脑,苦吟不已。

    “这个‘殺’字,笔走龙蛇,从左到右,一气呵成,叶将军真是一个书法名家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这么好的日子,叶将军为何要写一个殺字?而且,这左上方的一撇,似乎并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怪哉,怪哉,真是猜不出来!”众

    人都是议论纷纷,摇着头。李

    图也看了一遍,那墙上的确只有一个巨大的“殺”字,字写得粗豪有力,虽然缺乏规矩绳墨,但却力透纸背,的确是杀伐战场的人,才有的气势。

    唯一的便是那“殺”字的左边“杀”部,第一笔撇却是不见了,看上去颇为奇怪。“

    大人,你看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李惭恩疑惑地开口。李

    图微微一笑,道:“惭恩,叶啸在西北军中是什么职位?”

    李惭恩道:“叶啸为前将军,受西北节度使郑庭嵊辖制,此人身经百战,颇为战功,但是却耗在西北,如果换个地方,可能早已成为一方大将了。”

    李图点点头,道:“这就是了。其心迹早已表明。”说

    着,他淡然朝旁边立着的小沙弥挥挥手,道:“小和尚,过来,这谜底,我已经猜到了。”闻

    言,周围的士子都将目光落在了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这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听口音,不是咱们潼关城的人啊!”“

    他猜出来了?我看他等刚刚到这里啊,说什么大话呢!”

    “对,咱们看了这么久,都没有一点头绪,他一来就看出来了?吹牛?!”众

    人都是冷笑着,不相信地看着李图,毕竟,他们已经想了很久,可是就是没有答案。

    一个外来的小子,一来就搞定?他们的脸往哪儿放啊?

    小沙弥闻言,一脸怀疑地走了过来,道:“请相公把谜底告诉小僧,小僧入内转告叶将军,是否为谜底,稍后再通知诸位。”他

    也不太相信李图能猜到。

    李图微微一笑,从旁边一个侍卫身上,取下一把匕首,递给小沙弥,道:“请入内转交给叶将军,这,就是他要的谜底。”

    闻言,旁边众人都是愣了一下。匕

    首?刀?

    这人怕是疯了吧。这

    么大好的日子,居然敢给叶将军送凶器?这是找死吗!而

    且,这谜底绝对不可能是刀,叶将军怎么会出这样的谜底呢?

    小沙弥警惕地看了李图一眼,道:“你想做什么,这里是地藏菩萨庙,周围可都是叶将军的人……”他

    说着紧张的四顾,不敢接李图的匕首。旁

    边不知何时,已经有好几个雄壮的汉子围了过来,显然都是便衣的士兵,负责保卫庙会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谁敢在庙会上动凶器!”一

    个粗豪的声音响起。众

    人纷纷闪开,只见一个身着甲胄的偏将走了过来,身后跟着一队士兵。他一脸的络腮胡子,脸上堆满了横肉,冷冰冰地盯上了李图。

    顿时动静闹大了,庙会人本来极多,不少人都围在偏殿门口。“

    发生了什么?”“

    听说是这小子,说是才出了叶将军谜底,接着居然那是一把刀,说是谜底,这才惊动了守卫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是找死啊,叶将军就在寺庙里,他也敢动刀兵?”周

    围的人都是议论纷纷,看向李图的目光也不善,觉得他是疯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,敢在庙会上带刀?”偏

    将盯着李图,傲慢地开口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李

    图淡然。“

    好大的胆子!”偏

    将一声冷喝,一把从李图的手中夺过匕首。

    李图并没有反抗,不然的话,十个偏将也被弄飞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匕首?你可知在这里动匕首,我可以以行刺的罪名,将你处死!”偏

    将拿着匕首,把玩着冷冰冰开口。李

    图依旧淡然,道:“一群蠢货。这就是你家将军的谜底,你若不信,拿进去给他瞧瞧,自然就明白了。堂堂西北将士,就连一把小小匕首都能将你们吓成这样?真是怂包软蛋。”

    说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顿时,这群将士瞬间脸色难看,眼中涌起愤怒。“

    你想找死!”

    偏将怒气冲冲地开口。“

    我若想杀人,你们挡不住。”

    李图继续开口,道:“不过,你若敢耽误了这个谜底,你家将军,事后一定会革你的职,你信不信?”他

    淡漠非常,但是却让这个偏将感觉,自己似乎被俯视了……而且无法反抗。看

    着李图的模样,他倒是半信半疑起来,想了想,一把匕首也造不成什么伤害,当即道:“来人,送进去,给叶将军瞧瞧!”

    一个士兵接过,快速跑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等着,如果你敢戏弄我,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偏将恶狠狠地开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