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448章 王城立威
 开城门。而

    是唯一的选择。阿

    睐的脸上,带着一抹凄楚。就连父亲都已经被俘虏了,那只有一个可能。这

    一次的出征,惨败!

    甚至,她不敢想象,这一次究竟死了多少人……

    城门逐渐打开了。城楼之上,所有的士兵都走下城楼,立在了两边,放下了武器,神色惊恐忐忑地等待着。“

    入城!”庄

    克敌一声高呼。西

    南军队,驰入百越王城。

    入城之后,庄克敌带人,将王宫中的所有人,都集中到了王宫前的空地上。王

    后、侍女、公主、家臣……足

    有数千人。此

    刻,他们看到周围手持长矛的西南军士,都无比害怕。

    李图淡然走了进来,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。马滕跟在他的身后,小心翼翼,不敢抬头,宛如一个犯了错的臣子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众人的心中更都是复杂到了极点。李

    图淡然走上王宫之前的台阶上,转身,冰冷地扫了一眼王宫中的数千人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这一眼,所有人却都下意识地低下了头,不敢看他。

    “如今,本将军率军破汝百越,灭百越大军二十万,血洗百越,可有不服?”

    可有不服?

    下方的所有人,心中都是一颤。他

    们蛮族,最崇尚勇武,武力代表了一切,武力就是尊严、是财富、是女人……

    可是,如今却被一个青年呵斥得头都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心中酸涩!阿

    睐的抬头,看了李图一眼,眼中有千万种情绪,她握了握袖中的匕首,依旧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找机会杀了他!”旁

    边,天保宛如一只狮子低声怒吼,脸上写满了怨毒之色。

    李图横扫一眼,无人敢搭话。

    他冷笑了一声,道:“如今,各大家支的年青一代继承人也都在这里,正好,将你们各个家支将军的头颅,带回去吧!”说

    着一挥手。

    旁边庄克敌带着一群士兵,将一串串头颅,扔在了地上。一

    颗颗血粼粼的头颅滚落,有的眼睛都还没有闭上。厉

    焰鸿、谌山、布丁威、察力……

    全都是这一次出征的大将,是各大家支的头人。平

    日里,他们就决定了整个百越的一切,高高在上,可是如今,却只剩下一颗头颅!

    瞬间,下方的所有人都害怕得退后了几步,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各大家支年轻继承人的脸上,更是写满了畏惧、恐怖。“

    不!不!”

    天保看着自己爷爷的头颅,睁大了眼睛。他

    心中震怖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虽然他也猜到,自己的爷爷多半也战死了,但是亲眼看到爷爷的头颅,又是另一回事……

    那个足智多谋的爷爷,战无不胜的爷爷……如

    今死了。

    他的心脏骤然缩成一团,整个人颤抖起来,看着李图的目光,也充满了发自内心的害怕。这

    是一个魔鬼!

    其他年轻人,同样心惊胆战,有的人几乎把持不住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这,必将成为他们一生的阴影!有

    生之年,他们都会活在今日的恐惧之中。“

    想杀你们,如碾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李图冰冷地开口,道:“从今以后,再敢犯我西南一步者,这,就是他的下场!”话

    语如刀。这

    ,就是李图来这里的原因。

    既然打了,那就要把敌人彻底打怕!

    打到他们的灵魂都颤抖,打出几十年的和平。否

    则,战争就是没有意义的。

    所有人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李图转而冷冷一笑,道:“你们百越,不是以抢夺西南为荣吗?来人,抄查王宫!将所有值钱的东西,都给我抢出来!”瞬

    间,庄克敌立即带上无数士兵,窜进百越王宫。寝

    宫、王座、大殿、府库……没有一个地方逃得过!

    不多时,王宫前空地之上,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物品。金

    银珠宝数不胜数,堆积如一座小山,此外,更有各种珍稀物品,百越中难得一见的老山参、鹿茸、虎皮等等。再

    穷,也是王宫,不会差到哪里去。这

    些东西,价值几十万金!

    “呵呵,阿里王,你这王宫,还真是富庶。”李

    图看着这堆金灿灿的珠宝,淡然朝马滕开口。马

    滕心都在滴血,却只能低着头,不敢说话。这

    些东西,是他当大王以来,几十年的积累。如

    今,却彻底落尽了别人的手中。

    而且,其中虽然有不少,是从西南抢来的,但更多的是百越自己的积累……

    李图挥挥手,道:“来人,把这些东西,都装进战车,满载而归,也不枉我李图跑这一遭!”旁

    边的军士上前,将这些东西,搬上了战车,足足装了五大车!王

    宫数千人,此刻都发出了呜咽的哭声。没

    有了这些财富,他们的王宫还怎么维持下去?多

    少人需要离开王宫,回去过那种打猎种地的清贫日子……

    他们怎么能不哭?

    哭声不断,李图淡淡道:“哭有什么用?你们喜欢哭,我就让你们哭得更惨。”说

    着,他淡然走下了人群之中,朝着阿睐走去。

    两边的人畏惧地闪开。

    阿睐心中一紧。

    天保站在阿睐的身边,心中也是畏惧,但是,对李图的恨和愤怒占据了他,他一步站到了阿睐的面前,怒道:“

    姓李的,你想做什么……”他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李图一巴掌直接扇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耳光,天保直接被扇得一个趔趄,差点倒在了一边,他的口中有鲜血溢出。“

    你……”他

    捂着嘴,脸色愤怒到了极点,这是羞辱!当

    着这么多人的面掌掴他,从今日后,他还怎么在百越立足……

    “再敢多嘴,我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李图不过冰冷地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话语如刀,绝对不是在吓人。天

    保一阵颤抖,他心中难受到了极点,可是却只能憋屈地闭嘴,不敢再说。他

    怕了。旁

    边的几个年轻人看到,都是微微叹了一口气。天

    保完了。一

    个没有办法保护自己心爱女人的男人,在百越之中,会受到千万人的唾骂和轻视。

    李图转头,淡淡地看着阿睐,道:“我说过,如果你们百越王族敢乱来,那么留在我手里的,就不只你的象牙项链那么简单。”说

    着,他一步上前,一把将阿睐拦腰抱起。

    阿睐突然被抱住,整个人下意识惊怒非常,袖中匕首已经握住,就要朝着李图刺去。“

    你敢刺我一刀,我就杀光所有人。”李

    图冷漠地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瞬间,她握着刀的手颤抖起来,她长长的睫毛不断颤动,看着这个男子,她心中百味陈杂,匕首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李图抱着阿睐,走到了高台之上。

    他冷漠地道:“你们百越,不是崇尚武力吗?最勇武的战士,可以得到最漂亮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按照你们的规矩,你们百越最好的女人,我带走了。”“

    有不服的,可以挑战我,我接受你们任何人挑战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单手抱住阿睐,右手从阿睐腰上一抄,阿睐的精铁弯刀已经被他抄在手中,用力一捏,顿时一把刀碎成了铁屑!嘶

    !

    瞬间,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!

    下方还在哭泣的百越人,此刻都怔怔地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力量。纵

    然是他们部族中最强大的战士,也做不到这一步。心

    惊胆战。天

    保忽然吐出了一口鲜血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脸色惨白,整个人失魂落魄,宛如失去了灵魂。他

    知道,自己一辈子,也不可能是李图的对手。他

    后悔,悔恨。如

    果当初没有去西南野市走那一遭,如今或许就不会……

    太晚了。

    李图身后的马滕,也只能掉眼泪,他双肩颤抖了一下,似乎想要反抗,但是看着周围的长矛,还是忍住了。百

    越所有人,终于尝到了被财产被掠夺,女人被抢走的滋味。耀

    武扬威,李图这是真正的耀武扬威!

    李图单手横抱着阿睐,走上了战车,高声道:“撤军!”“

    撤军!”

    西南大军,一声令下,铁蹄涌动,缓缓离开了阿里王宫。

    当最后一个士兵的背影,消失在王宫所有人眼中的时候,阿里王宫中,爆发出了无法抑制的哭声……

    整个阿里王宫,都在哭泣。

    整个百越,都在哭泣。

    这,在百越的传说和历史中,被称为修罗降临的一日。这

    一日,永远被整个百越所记住,从此之后,百越中人,不敢轻动刀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