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433章 皇帝有苦要诉,群臣且静听
 毕竟,贾镇邦和杨万机,乃是如今朝中能量最大的两个人。“

    贾大人,你们二位乃是百官表率,怎么能让奸佞胡来!”“

    对啊,你们这是纵容奸佞,如果人人都像李图一样,想杀谁就杀谁,这天下还不乱套了!”“

    就是,不可,万万不可啊!”李

    隼等人一副据理力争的样子,这件事关系到他们的成败,纵然与杨万机两人硬抗,也不能放松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用吵了。”这

    个时候,皇帝倦怠地开口。众

    人一静。

    海里朝旁边的一个太监摆摆手,道:“念。”

    “朕密诏:钦差李图至西南,可查访民情,若西南官吏有作奸犯科,可以尚方宝剑斩之,自夺其事。钦此。”司

    礼太监打开了手中的一道黄色密签,念了出来。顿

    时,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!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“

    圣上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贾镇邦等,都意外了。所

    有人疑惑不已。

    “这是李图临走之时,朕给他的一道密诏,让他查访查访,看看西南的那些官员,有没有作奸犯科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苦笑了一声,道:“谁知道,那李图居然查到了巴山雨的头上去,而且,还真给查了出来,巴山雨贪污腐败,足有数十万两黄金。”“

    因为此事,巴山雨才对他动手,结果却让激愤的西南百姓给杀了。”“

    这件事,李图第一时间禀报了朕,朕也是震惊非常,着实无奈,其实巴山雨镇守边疆多年,贪污一点,也是正常,朕也能原谅。但奈何已经被杀了,要怪,只能怪这李图太过较真,而朕的密诏之中,又没有说明不准查巴山雨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长长叹了一口气,似乎十分苦恼自责,道:“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,为了西南的稳定,朕只好给了他密诏,让他暂时担任西南节度使,免得百越侵袭……”“

    诸位爱卿啊,此事,是朕错了。朕不该让李图查西南的官员,就算查,也该让他不要查巴山雨。”“

    可是如今大错已经铸成,君无戏言,朕若是杀了李图,天下人会如何说朕?朕,也是无奈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脸无奈的模样,宛如发自肺腑。朝

    堂之上,却是瞬间安静了。皇

    帝的诉苦,把这群大臣都敢听懵逼了。

    什么?什么情况?

    李图搞巴山雨,是得到您授意的?

    李图自立为西南节度使,是您同意了的?您

    特么别不是睁眼说瞎话!一

    时间,百官看着皇帝的眼神,都是有些怪异。有

    怀疑,有震惊,有无奈,有感叹,甚至还有一丝见了鬼的惊骇……

    在场的都是人精了,他们当然不会信!皇

    帝怎么会干这种蠢事,让李图去查西南官员。

    李图也不会那么蠢,皇帝说查西南官员,就大小不论地搞巴山雨。

    更不会就这样杀了巴山雨。而

    且,如果真的有密旨,当初在朝廷上,皇帝大可以直接授权,用不着现在……

    而且,如果李图所做的这一切,都是得到了皇帝授意,西南消息传来的第一时间,皇帝就该出来辟谣,稳定人心了。现

    在才这样说,明显是……拖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是要给李图背锅!“

    圣上,您……您这是……”李

    隼呆了,失声开口。“

    朕这是无奈之举,李爱卿啊,你要多多体谅体谅朕啊。”皇

    帝幽幽地看了李隼一眼,眼神中的那一抹无奈委屈,让李隼瞬间发了个抖。李

    隼一个激灵,瞬间不敢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,也全部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尼玛,还怎么说?这锅,皇帝给背起来了。

    再去指责李图,那就等于指责皇帝,不是自找麻烦吗?甄

    史厦等人脸色抽搐,心中复杂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尼玛,开国这么几百年了,那个大臣敢这么牛逼,能让皇帝背书背锅……摆

    明了袒护李图,众官员还不能乱来。他

    们心中都憋着气。

    “朕时日无多了,如果诸位爱卿一定要让此事有个结果,朕只好随便杀些人,遮掩了此事。到时候诸位的史书上,别写朕是个昏君就成。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皇帝又幽幽说了一句。瞬

    间,场中的所有官员,都打了个寒战!

    皇帝这话,是一语双关啊!

    随便杀些人,是杀李图的人来遮掩,还是杀在场的官员?

    这是……威胁?

    瞬间,所有人内心都是一个激灵!虽

    然皇帝要背锅,但是这群大臣内心,着实不服,回去之后,搞不好会搞什么死谏命谏之类的把戏。

    但是皇帝这么一说,所有人内心的这个念头,都打消了!

    皇帝说得对。

    这么个要死了的皇帝,什么事情做不出来?贾

    镇邦上前,道:“圣上龙体万安,请圣上切莫再说不祥之语。李图既然有圣上的密诏,那就是无罪!”说

    着,他回头,冷冷地扫了一眼场中。

    百官瞬间齐齐下跪。

    “圣上龙体万安,臣等遵命!”

    “圣上龙体万安,臣等遵命!”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所有大臣一起开口,不少人的鬓角,已经带上了汗珠。畏

    惧的汗珠。

    皇帝多年来,从未对大臣动用过狠辣手段,但是此刻微微一念,这龙威,就让他们心惊胆战!“

    好了。散了吧,这事儿,诸位爱卿就替朕遮掩遮掩,让那李图待在西南吧,如果他守不住西南,朕就有借口杀他,为巴山雨报仇了,大家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皇帝悠悠开口,说完之后,他起身回去了。看

    着皇帝的背影小时了,百官才心惊胆战地起身。

    “这,这到底是什么破事!”

    走出了宫门,一个大臣忍不住开口大骂。“

    气死我了,气死我了!啊啊!李图,你这个贱人,居然找皇帝背锅!”李

    隼气得跳了起来,不断地怒骂。

    “疯了,疯了,满朝上下都是疯了,这样的奇葩事情,我居然也能遇到……”另

    一个大臣感慨不已。…

    …“

    杨大人,你可参悟了圣心?”

    贾镇邦与杨万机一路,趁机开口。

    杨万机愁眉苦脸,道:“圣上这么做,明显是豁出去了,就连圣上都不想维持这种均衡的局面,而是要让他们斗个底朝天,咱们又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哎,一朝天子一朝臣,杨大人,圣上一走,你我,也得退位咯。现在,还是想着怎么安享晚年吧。”贾

    镇邦苦笑着开口。“

    这就是贾大人帮李图的原因?”杨

    万机心中一动。贾

    镇邦叹了一口气,道:“李图仁,道君狠。我贾镇邦活了这么多年,不想晚年死的太惨。”他

    瞧了杨万机一眼,道:“知道当年那件事的人,就你我,皇上,道君,皇上走了,你说道君会怎么做?”杨

    万机脸色微微一变,不再说什么了,朝着贾镇邦拱了拱手,道:“护国公一出,政局将乱,贾兄,保重!”说

    完之后,他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看着他远走的背影,贾镇邦摇摇头,道:“你也算是千古人杰了,在圣御厅龟缩这么多年,忍到了现在,就看李图和道君斗法,你能不能抓住机会了……”说

    完后,他转身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