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402章 似真似幻,尽道心中所爱
 闻言,这群武林中人,更是内心复杂无比!什

    么叫做万众拥戴?这就叫做万众拥戴!

    你若真能为百姓奉献所有,他们也会愿意把性命都拿出来,维护你!“

    哎,诸位相亲,李大人方才追击敌将,不知去了何处,我们被困战场,也不知道啊……”赵

    松子等人愁眉苦脸。闻

    言,百姓们无不轰然。“

    咱们快去找!”

    “李大人不能有事!”“

    绝不能让恩人,被奸贼·给害了!”

    无数人开口,语气斩钉截铁!他

    们说:恩人。绝

    灭师太和赵松子等,都是面面相觑,不知该如何做才好。毕竟,他们都没有见过这样的阵仗。

    “诸位乡亲!”这

    个时候,盛长平和李惭恩,相互搀扶走上高台。

    “这位少侠是李大人的贴身侍卫,我见过他!”“

    少侠,李大人究竟在哪里?”“

    对啊,少侠,你一定要告诉我们!”众

    人看到李惭恩,都是激动无比。李图在益州城外赈灾的时候,李惭恩寸步不离,所以不少人也都认识他!

    李惭恩看着这么多百姓,不禁心中百感交集,又感动,又辛酸,道:“

    诸位相亲,李大人绝对不会有事,应该是被困在了什么地方,且请你们先回去,我会和武林中人一起救出李大人的!”这

    些百姓为救李图而来,李惭恩明白,李图一定不愿意看到他们受到伤害!而

    且,现在百越已经被重创退兵,接下来的事情,武林中人足以解决了!

    “我们不见到李大人,我们就不走了!”

    一个老汉站了出来,坚决地开口,道:

    “少侠,我知道你怕我们误事,我们庄稼人什么也不懂,就帮你们收拾收拾战场,把战死儿郎的尸体掩埋掉,就在这里等着,你们需要我们做什么,我们就做什么,绝对不误事!但,你也别想撵我们走!”

    他盯着李惭恩。

    李惭恩感动非常,只能重重点头,说不出别的话来。周

    围武林人也都是默然,心中复杂,自今日起,他们彻底刷新了对天下百姓的认知。

    “对,老人家说得对!”“

    咱们就这样干,绝对不添乱,有事就叫我们!”“

    万一百越那群孙子不死心,我们就干他娘的!”百

    姓们群起响应!“

    好,那这里的事情,就劳烦各位乡亲了,这些人都是为保卫家国而死,请诸位乡亲厚葬之!”

    龙王朝着众多百姓深深一拜,而后道:“盟主堂诸位长老,立即率领人马,与我一起前去寻找盟主!”当

    即武林众人纷纷动身,而留下的百姓则是帮忙打扫战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烟雾。

    各种各样的烟雾。

    李图坐了下来。他

    用石子等,四处投掷,探查了一遍。周

    天锁魂大阵,根本就是一个死阵!

    看似有八卦阵、九宫阵、两仪阵等融合,所以显得生机很多,但其实相互锁死,根本没有走出去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想干什么?”李

    图在沉思,只要他不动,就不会触发大阵,就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那么这个阵的意义,究竟是什么呢?

    难道九幽道君的意图,就是让他坐在这里,不动?

    李图想不明白。想

    不明白,就不去想。现在,他只担心,那攀龙顶上的战役。

    “希望他们能撤走吧。”李

    图喃喃了一声,叹了一口气,这一战,他已经对九幽道君足够重视了,但是还不够!

    九幽道君,老奸巨猾,绝非常人所能比。

    出手,就一定是连环杀招,不会给你任何的机会。“

    大人,不好了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个熟悉的声音却传来,只见一个血人跌跌撞撞,从一团烟雾之中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图立即起身,吃惊地看了过去,居然是李惭恩!他

    浑身是血,一只肩膀都被砍断了,鲜血还在流淌!“

    大人!”李

    惭恩跪在了李图面前,神色极度悲惨,道:“我们败了,彻底败了,西南武林全军覆没……我没能保护住两位夫人,这是她们的头颅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着解下了背后的包袱,打开之时,其中正是两颗血粼粼的头颅!

    香怜和香茹的!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李图气血上冲,整个人脑子嗡的一声响,直接喷出了一口鲜血!

    他脸色苍白,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,道:“香怜……香茹……”

    颤抖着捧着两颗人头,他心如刀绞!

    “大人,惭恩有负重托,跌跌撞撞,才闯进这个阵,丢掉了一只手臂,无颜面对大人,若有来世,我还要为大人效犬马之劳!”李

    惭恩惨然开口,说完之后,忽然拔剑自刎!

    “惭恩!”李

    图眼珠暴睁,不可置信地看着李惭恩的尸体。

    他颤抖着身体,一步步走到李惭恩的尸体旁边,李惭恩的尸体逐步冰凉……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!”

    他抱起李惭恩的尸体,心痛如绞,两行热泪,从眼角滑落。

    “惭恩,你我如手足,你去了,我如何立于这世间……”

    他仰天痛呼!

    肝肠寸断!君

    起县初见,他执剑为香茹而来,意在杀自己。一

    路而来,凤凰集血战,黄山大战,京都紫竹林大战……

    李惭恩,从未离弃。

    如今,却因为没有保护好香怜香茹而自杀。

    怎能让他不痛心?!一

    只信鸽落下。落

    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信鸽的翅膀带着血,低沉地叫着,宛如一曲丧音。他

    茫然地将信鸽脚上绑着的信纸取下,打开。“

    九幽道君逆乱京城,皇宫已破,立大皇子为帝,云熙已死,望节哀。赵同袍笔。”短

    短一行字。云

    熙已死。云

    熙已死。

    云熙已死。这

    四个字,宛如一把刀,狠狠剜了一刀他的心脏!李

    图心中轰然,几乎支撑不住,就要倒下去!云

    熙,也死了……

    死了。

    他身体一震摇晃,口鼻之中,有鲜血齐流。“

    九幽道君……九幽道君!”

    他心中迸发出无尽的恨,无尽的恨!他

    痛苦到了极点,仇恨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同时,绝望和痛苦,几乎淹没了他,让他心痛欲死。“

    娘,快跑,巴山雨来杀我们了!”一

    阵阵的逃跑的声音,传进了大阵之中。“

    杀光这些百姓!”

    “新帝有令,肃清李图余孽,凡是与他有过交集的人,都要杀光!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“西南一地,万人坑四十个,曾经受过他恩惠的四十万百姓,一个也不能留!”

    冷漠的追杀者发出了号令。“

    不!”“

    救命啊!”

    “我们造了什么孽!”

    冰冷的刀刃斩进肉体的声音,百姓的哭泣声,惨呼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“李图,你这个恶人,你号称清官,却害死了天下无数百姓,你才是大恶啊!”李

    图听到了一个男人临死的前的诅咒,那诅咒中,分明带着无尽的恨意,无尽的不甘!“

    嘭!”李

    图的身体,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的眼中逐渐失神,泪水流下,他却已经没有丝毫的知觉。

    最亲的人,死了。

    最爱的人,死了。

    理想,破灭了。

    “我究竟给这天下,带来了什么……”他

    的心中,苦涩,绝望。

    活着,意义是什么呢?死

    亡,又有什么可恐惧的?

    隐隐然间,他看到了香怜香茹,李惭恩,云熙,一个个在向他招手……迈

    出那一步,就能见到她们。

    李图的嘴唇已经干裂,此刻却露出了一抹微笑,宛如回光返照,他握紧了长剑,缓缓朝着自己的脖子递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