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354章 宵小
 一招!真

    的仅仅用了一招!可

    是为什么,李图的这一招,能够让五个人同时退后?在

    外人看来,李图方才的动作简单而凝练,但是并没有杀伐之气,仅仅是那么随意的出了一剑而已!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?你们为何要退后?废物,废物!”风

    静子见状,不由得勃怒着起身,怒气冲冲地开口。“

    一群废物!”

    青松子也是脸色冰冷。“

    师父,方才弟子已经完全被李图的剑势所逼住,若是不及时撤剑,恐怕已经是剑下亡魂,弟子以为其他的师兄弟必然有机可趁,所以才避开的……”

    拂尘急忙开口解释。

    他脸上也是疑惑无比,甚至还带着一抹埋怨。自己被逼开了,为何其他人不趁机出剑,反而要退后?

    “启禀师尊,弟子也是!”“

    弟子面对他的一剑,着实没有半点反抗之力!”

    “那一剑来得太快太猛,弟子无力招架,请师尊恕罪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拂尘一开口,其他人也立即开口,都是一样的说词,脸上都露出了很无辜的样子!方

    才他们每一个人,都被那一剑所笼罩、针对,每一个人,都觉得那一剑是冲着自己来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都逃了!

    结果是,人人不战而败!闻

    言,风静子和青松子顿时脸色·一凝!他

    们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浙这几个弟子,绝对不敢撒谎。难

    道,方才他们真的遭到了李图的狂暴一剑?不可能,这绝对不可能,他们明明眼睁睁地看着,李图仅仅简单地出了一剑!

    另一边,李惭恩感慨不已。

    别人感受不到,但是他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剑意。

    三步之内,都是李图的剑意纵横之所,所以每个人,都会感受到剑意的压迫。仅

    仅是一剑,但是每一个人都会遭受同样的震慑。“

    你究竟用的是什么妖术!”青

    松子起身,怒瞪着李图。他

    不可置信。李

    图淡然道:“我本以为,青城派乃是西南大派,会有什么不同,但如今看来,也不过如此。枉费我这一剑。”

    十分淡然。那

    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无视!“

    你……你竟敢这样辱我青城,我拂尘和你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拂尘脸色一变,他已然明白方才是被李图耍了,现在阴怒不已,忽然手中长剑朝着李图一剑掷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剑用尽全力,又是猝不及防,一般人恐怕难逃。

    但李图仅仅冷冷扫了一眼。他

    剑鞘一剑逼出,顿时将那飞来的长剑一荡,但是就在接触的刹那,拂尘的剑突然炸裂了开来,其中无数的暗青子飞出,朝着李图爆射而来!暗

    器!

    这是藏在他剑中的毒物。

    距离太近,又是瞬间,就连李图,都眉头一跳!

    “大人!”李

    惭恩吃了一惊,可是已经来不及救援。台

    阶之上,风静子和青松子露出了冷笑之色。这暗青子上沾染的,乃是他们青城派的剧毒,常人碰着就死,沾着就亡,根本没有活路。但

    只见李图丝毫不乱,他一掌轰了出去,这一掌引起了惊涛骇浪之声,瞬间隔得近的人都感觉到一股气浪扑面而来。无

    数的暗青子,居然像是被他个空壳一掌推动,遇上了狂风一般,瞬间倒飞回去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拂尘看着无数的暗青子朝着自己飞了回来,根本无法反应,睁大了眼睛,不过一瞬间,暗青子准确击中!

    “啊!”一

    声惨呼,瞬间拂尘滚落在地上,不断地抽搐打滚!

    “我要死了……师父救我,救我!”拂

    尘扭曲着伸着手,朝着上方的风静子发出了哀求。

    “拂尘!”

    风静子脸色大变,急忙几步越下台阶,已然落在拂尘的身边,急忙从袖子中取出了一瓶粉末,敷在拂尘的伤口。

    他全身上下,大大小小中了二十几个暗青子!就

    连鼻梁上,都有一颗暗青子打在上面,鼻梁骨都被打断了,看上去惨怖非常。

    敷了药,拂尘的叫声终于停息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姓李的,居然用邪术,害我弟子!”风

    静子让人将拂尘扶到了一边,转头愤怒地看着李图。

    李图脸色阴沉,道:“堂堂青城派,居然玩这样的下作手段。看来,是我高估了你们的下限,谁才是邪魔外道,世人自有评价。”“

    师兄,少和他啰嗦,杀了他!”

    青松子奔了下来,握紧长剑冰冷地开口。

    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,要么是杀了李图,否则的话,他们在悬虎寨无法立足了。

    “姓李的,你狂什么?我二人,今日便教你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风静子也冰冷地开口,他已经彻底动了杀心。

    李图此人,必杀不可!李

    图却是一笑。

    冷蔑地笑。“

    现在看来,你们还不配我出手。”说

    完之后,他转身。

    “什么你意思!怕了?有本事吹牛,就别怂啊!”

    风静子怒喝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老东西,也敢和我家大人狂吠?对付你们这样的宵小,不用脏了我家大人的手。”

    李惭恩明白李图的意思,淡然走了出来。“

    我的剑术,不过我大家大人十分之一,杀你们,足以。”李

    惭恩十分淡然。

    闻言,风静子和青松子,脸色瞬间勃怒!不

    可压抑的愤怒!

    这是侮辱,彻彻底底的侮辱!李

    图对付他们,居然不屑出手,让自己的随从来?

    这是奇耻大辱!“

    好!好!好!好你个李图,今天不论是你的这个随从,还是你自己,都无法活着走出去!”青

    松子脸色冰冷,他一边说着,一边已经拔出了自己的长剑!

    风静子也沉声,道:“先杀谁,都是杀!”两

    人围住李惭恩。“

    死!”风

    静子一声怒喝,骤然冲出,剑光一闪,迅猛至极。已经逼近李惭恩。

    另一边青松子却是剑出无声,动作也是轻灵非常。两人的剑术截然相反,但都是四级高阶的高手!李

    惭恩脸色冰冷,已然出剑!李

    图似乎对这场战斗没有兴趣。

    他走上台阶,毫不客气地坐了下来,倒了三杯酒,道:“请。”伏

    轶和何伸对视了一眼,但还是坐在了一边。三

    人喝了一杯。

    李图道:“这两人,便是悬虎寨发展得如此快的关键?”

    有了武林人士的加入,整个山寨的实力就会提升的很快。毫无疑问。何

    伸看着李图,脸色无比凝重,道:“是。悬虎寨原本都是一群农民,但他们主动出现,帮助我们训练寨众。”李

    图冷笑了一声,道:“青城派,还真是好大的胃口。”一

    听他就明白了。派

    出两个人,就想吃下去悬虎寨这样的大寨子。

    到时候,青城派的势力必然暴涨,恐怕西南一隅,都没有几个门派可以与之抗衡了。“

    不过我们当家,武功也不弱,李图大人不必担心,我们悬虎寨,不会被任何一个武林门派所控制。”

    伏轶开口,话语中充满了肯定,似乎看出了李图的想法。李

    图淡然一笑,颇为欣赏地看了伏轶一眼。是个可造之材。“

    啊!”

    下方一声惨呼传来!

    “风静子长老手臂受伤了!”“

    可怕!这人只是李图大人的一个随从吧?居然也如此厉害!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震惊不已。后

    方的声音传来,李图连头都没有回。伏

    轶何伸,脸上都是闪过震撼之色。居

    然连青城派的高手,都不是李图一个手下的对手?“

    不!”

    又是一声惨呼响起。这

    一次,伏轶和何伸都坐不住了,虽然有嫌隙,但是风静子和青松子,如今好歹也是山寨的长老,不能真的看着他们两人死去。

    此刻,风静子和青松子,两人都已经受了伤,肩并肩,不断地退后。

    李惭恩冷漠地持着剑,一步步逼近,剑尖也鲜血滴落,而他的身上,一道伤痕也没有。在

    天罚剑法的面前,这两人,根本不是他的对手。“

    你……你究竟是什么人?住手!你想和我们青城派不死不休吗?”

    风静子色厉内荏的呵斥,看着脸色冷漠的李惭恩,心中真的怕了!他

    竭尽全力。可

    还是不是这人的对手!高

    手,绝对的高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