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352章 饮酒
 场中气氛寂然。

    “阁下好大的胆子,居然敢这样前来,你当真将我悬虎山视若无物了吗?”何

    伸握紧了拳头,脸上展现出一抹惊怒之色。

    “悬虎山未必视若无物,李图未必胆大包天。”

    李图淡然开口。何

    伸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坐着的另一个青年汉子却突然起身,他上前与何伸并肩而立,道;“在下悬虎寨豹王伏轶,承蒙李大人宽宏大量,放我兄弟归来,今日李大人上山,是敌是友,还请示下!”

    豹王伏轶,脸色铁血而沉毅,性格十分冷静。何伸是悍勇,伏轶则是沉稳。悬

    虎寨大当家乃是虎王,而鹰王豹王则是二当家、三当家,再加上那两个抱着剑的老者为护法,便构成了悬虎寨的领导层。李

    图淡然道:“无论是敌是友,来了,都不是轻轻松松吃酒喝茶的。准备了这么多,何不如将你们的本事,拿出来瞧瞧?”

    闻言,伏轶瞬间脸色微微一沉,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怪不得我们兄弟得罪了!”

    他顿时一挥手。

    一边的人群骤然闪开,二十几个持剑青年冲了出来,他们气息比一般的匪徒更加冷峻得多,显然真正的武者。“

    且慢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何伸却忽然开口,他挥手道:“拿酒来!”

    顿时旁边的几人,端上来了酒水,何伸慢慢地斟了一大碗,端着走了下去,深色凝重,道:“李图大人,你救了霜儿一命,我何伸恩怨分明,这一碗,敬你,谢你的救命之恩!”他

    神色凝重。

    李图点点头,淡然接过,一饮而尽,道:“酒,倒是还不错!”

    “既然鹰王有此意,我伏轶又怎能缺席?听说李图大人,就下了无数灾民,乃是一个好官,我也敬你一碗!李大人,稍后争斗若有损伤,还请见谅!”

    伏轶也上前,也饮了一大碗!

    李图不由得一笑,道:“好!多谢豹王,这一碗,李图谢了!”说着同样一饮而尽。后

    方,两个抱剑的老者,却是各自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嘿,这两个小子,自己是土匪,却去和官儿套交情,真是两个废物!”其

    中一人开口。

    “若非庄三看中他们,我早就将他们废除了!”另

    一人脸色冰冷,一脸的不悦。

    这两人乃是青城派高手,悬虎寨能够发展得快,他两人的作用甚大。

    青城派乃西南大派,但向来自视甚高,平日里就是闭关修炼。但这一代青城掌门沧海道长,雄心壮志,有志于西南武林,孤儿派出两人,伸展势力。

    两人乃是奉命前来掌控悬虎寨,自然看不下去寨中这等行为。

    毕竟,那何伸和伏轶,都是年轻人的傲骨脾气,平日里对他们两个“前辈”都并非百依百顺,此刻居然对一个敌人这般尊重,让他们不悦至极。见

    两个当家的都和李图喝了酒,之前李图所问的那五十九岁的老者,忽然也上前开口道:“李大人,我老头子也想和你喝一杯,给个脸不?”

    还有不少人,脸上都有此意。李

    图哈哈一笑,环视场中,道:“今朝有酒今朝醉!哪一位兄弟,想和李图喝一杯的,尽管上前来!两位当家,今日借你寨中的酒水一用,何如?”

    何伸朝伏轶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不可,成何体统!你们这是要对敌,还是要待客?是非不分,你们两位称王,安能统摄寨众?我青松子,绝不容你们胡来!”

    后边,一个抱剑的老者直接起身,脸上写满了怒容!

    “呵呵,庄三不在,你们两个豹王鹰王,连这点是非都不分了?李图是敌人,该杀!和他喝酒?当真以为,我们两位长老,不能以通敌治罪斩尔等吗?!”另

    一个老者名为风静子,也是冷测测地开口。

    顿时场中的气氛为之一沉。“

    两位长老,我胡荣年纪不比你们小多少,和李大人喝杯酒,是敬他的为人,敌友之辨,想来我还不用你们两位提醒!你们若要驱逐我,那也无妨!如今西南一域,李图大人一来,哪儿不能安身?省得受这鸟气!”

    那五十九岁的老者高声开口,他乃是个直性子的,向来有一说一,见这两个长老对上了鹰王豹王,没来由有气,就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对啊!喝杯酒,能到哪里去?”“

    这杯酒喝了,难道我们就不是山寨的人,就要投敌了?”“

    对付官府,我拼命都行,但李图大人,又不是贪官!咱们为什么上山,还不是反贪官污吏,反不公吗?”

    胡荣一开口,场下也有不少胆子大的附和。主要是,这青松子和风静子,乃是青城派的高手,平日里自视甚高,对寨中颐指气使,动辄打骂,很不得人心。

    “你们!”见

    此,风静子脸色一变,愤怒无比!

    青松子更是气得眉毛都扬了起来,指着伏轶道:“伏轶,你给我想清楚了!”

    伏轶脸色一沉,扫了一眼,却朝青松子一拱手,道:“对不起了大长老,帮众有心,我伏轶无法禁锢!来人,上酒!”顿

    时,一群帮众从酒窖之中,连续搬来了几大坛酒,胡荣第一个上前,倒了一大碗,道:“李大人,请!”“

    请!”李

    图对饮,毫不色变。“

    李大人,你是个好官,可惜我上山之前没遇到你赈灾,但也敬你的为人,请!”“

    李大人,我二爷前几天来了信,说他在山下没饿死,就因为得了李大人的救济,我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一

    时间,周围不少匪众,放下了手中的刀,坦然上前,给李图敬酒。他

    们毕竟都是走投无路的百姓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们中很多人有亲戚留在山下,因为李图的赈灾而得到了活路。所

    以这一刻,络绎不绝!“

    死!这个姓李的,一定要弄死!不然的话,我们青城派掌控悬虎寨的大计,必然要受阻!”风

    静子握紧了拳头。“

    对,管他是什么人,必须弄死他!”

    青松子也是冰冷开口,忽然挥挥手,身后的一个青年随即低下了头,青松子在这个青年耳边耳语道:“拂尘,你去……”这

    青年随即脸上闪过一抹阴沉,点了点头,离开了。“

    区区一个李图,文官而已,蹦跶什么?”

    青松子露出了冷笑。

    下方。

    李图连续狂饮,一时间,四大坛酒已经一饮而尽!

    后面还有很多土匪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“好了,大家伙,咱们可不过把李图大人灌醉了,灌醉了他,一会儿他可没力气打架!”

    胡荣开口,阻止了后面的人。

    后面的土匪纷纷回到了原位,没有强求。毕

    竟,这么多人如果一起上,可以让李图醉死了。

    李图内力雄浑,一时之间,丝毫没有醉意,仅仅是熏染而已,反而是眼花耳热后,意气素霓生!

    “来吧!今日能得诸位美酒相待,李图不枉此一遭!待我拒敌之后,再与你们痛饮!”

    李图高声开口,掌风一扫,瞬间那四个大坛子平平稳稳地挪到了一边!

    宛如隔空移物!嘶

    !瞬

    间,场中所有人都是到吸了一口冷气!上

    方风静子和青松子,更是脸色一变,直接站了起来!

    好强的内力!

    他们对视了一眼,眼中都是震惊不已。他们青城山向来不履世俗,自闭山门,加上山高路远,李图西南武林盟主的名头,他们还真不知道!这

    一个文官,居然如此厉害?

    伏轶更是眼中震惊,道:“伸兄,你说他能弹指折断一把弯刀,我现在,可算是彻底信了!”那

    围着李图的二十来个剑士,都是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李图淡然伸手,李惭恩郑重地将剑递在他的手中!古

    朴,大气,庄重的宝剑。尚

    方宝剑!

    李图并没有开口说出尚方宝剑的名号,他淡然道:“你们一起上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