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340章 夜正酣,霜重露寒,怎到天明
 张世良等人大惊失色,一时间,胆子小一点的都发抖起来。就

    连巴山雨,都是眉头跳了一跳!李

    图这家伙不会真的敢乱来吧?毕

    竟,李图这家伙是真的杀神,就连董家祠堂那种禁地都带兵血洗了,还有谁他不敢动的?“

    好!好!好!李大人好计策啊,就连我们回来找你,你都预料到了,提前准备了埋伏!”

    巴山雨不禁嘴角抽搐,他好歹是军旅出身,还保持着镇定。李

    图脸色淡然,道;“本官得知,今夜有贼人想来截杀本官,所以本官提前准备,没什么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李大人,我们可不是什么贼人,你不要乱来!”张

    世良急忙开口,他是真的怕了。

    这主惹不得!李

    图却是笑了,道:“张世良员外,我是认得的。但是其他人,李图可不认识,本官怀疑,你们中有刺客,今夜,就留下来让本官好好查一查吧!”话

    语一出,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这意思,是要软禁他们?

    “李图,你想软禁本官吗?!”巴

    山雨握紧了拳头!

    他脸上写满了怒容,恨不得将李图一刀刀剁碎。李

    图淡然道:“巴大人乃是西南节度使,我怎敢?不过,钦差在你的地盘上,受到了刺客的威胁,本官请你留下来一起查查谁是刺客,不过分吧?圣上,也不会说有什么问题。”软

    硬不吃!摆

    明了吃定巴山雨!“

    好一个李图!你真以为这样就可以胡作非为?”

    巴山雨眉头挑动,心中火焰升腾,再也无法忍受,直接转身,朝着房梁之上怒喝道:

    “本官乃是西南节度使巴山雨!你们想找死的,尽管放箭试试!我保证,让你们妻儿老小,跟你们一起陪葬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迈步欲走。

    “咻咻!~”忽

    然几声破空声响,密集的羽箭瞬间攒射而下!“

    巴大人!”

    “巴大人!”瞬

    间,这群员外惊恐无比。巴

    山雨也是瞳孔倒缩,他急忙闪身避开。

    幸亏他多年行伍征战的本能,还留下几分,不然的话,此刻他已经是一具尸体!“

    你……你居然敢!”巴

    山雨惊恐地看着李图。

    方才的羽箭,可是毫不留情!

    真的敢杀他!李

    图淡然道:“方才好像发现了刺客的踪迹,守卫不小心放了箭,请大人见谅。你我,还是一起商量商量,怎么找出这个刺客吧,对不对?急着走,有什么用?”话

    语轻飘飘,就像是在叙述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。巴

    山雨握紧了拳头,指节因为握得太紧而发出了别样的响声!他

    眼中怒火几乎要将自己淹没了。他

    愤怒。但

    是,他也明白。

    此刻,只能忍!他

    非常清楚,李图的目的,是不想让自己带兵去追杀护送粮食离开的人。“

    棋差一招!”

    他恨恨一叹,他就不应该来这里,而是应该带人直接追回粮草。

    到时候,还能人赃并获,向圣上告李图一状。可

    惜现在,已经晚了!

    只能怪他被愤怒淹没了自我,只能怪李图料敌于先太过精准!

    “严慈遇,给诸位族长泡茶!”李

    图淡然开口。严

    慈遇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在下困了,诸位随意,明日见。”

    李图说完之后,回到了卧室,沐浴,就寝,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巴山雨等人看着李图离开,目瞪口呆!这

    孙子,把自己等人软禁在院子里面,就自己去睡觉了?

    “畜生,畜生啊!”这

    群员外心都在滴血,后半夜越来越冷,露水又重,他们可怎么熬啊,这是受罪啊!

    巴山雨脸色更加难看了!夜

    ,深沉。

    启明星升起。

    东方鱼肚白。第

    一缕朝阳,洒进了益州城。

    “李图,你还要软禁我们到什么时候?!”张

    世良不禁,愤恨地朝着李图的房间质问。

    他们在院子里面站了一整夜。

    就连凳子都没有一个坐的,就这样站着。此刻,他们的衣服上,甚至都有一丝露水了!

    有的身体弱的员外,一直在打喷嚏,已经受了风寒。

    太不是人了!

    受罪!

    巴山雨一直沉默着,眼中沉埋着怒火。“

    啊……睡得舒服。”

    李图开了门,伸了一个舒服的懒腰,一副休闲而慵懒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到他这样子,这群员外恨不得冲上去撕了他!“

    你这个畜生!”

    张世良彻底没法忍了,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妖孽,禽兽啊!”

    “不当人子,不当人子!”

    “王八蛋!”

    ……这

    群员外纷纷破口大门,一夜没能回去,脸都被冻青了,简直恨得牙痒痒!

    “李钦差,你放粮应该放完了吧?难不成,还真想让我们在这里住下不成?”巴

    山雨冰冷地开口。他用昨夜的时间,完全地猜出了李图的行动。

    劫持了某一个城门。防

    火烧粮仓。趁

    着城中一片混乱的时候,将马队劫持,出城。

    而后又锁住自己等人,让自己等人无法前去追赶。整

    个过程,连环相扣。他

    看着李图,眼中的怒火已经平息了下去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不可磨灭的敌意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真正的大敌。李

    图淡然,道:“既然大家好不容易来我府上,做客一次,再怎么说,也不能让大家饿着肚子走。正是吃早饭的时候,诸位请到客厅用饭,用完饭,李图亲自送诸位离开。”

    李图淡然开口。

    说着走进了客厅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都到现在了,害怕他?走!”一

    个员外开口。

    主要是,能让他们有个地方歇一下,无论是哪儿,他们都回去,腿都已经站麻了,全身僵硬无比。

    巴山雨淡然,昂首入内。客

    厅中桌子上,摆着早餐。

    当巴山雨等人进来的时候,都是脸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因为桌子上摆着的,正是那一日李图在青天楼上给张世良等人吃的“美味佳肴”“玉盘珍馐”。看

    到这粗粥,张世良等人都是脸色难看!李

    图、李惭恩、严慈遇和四大剑士,坐在餐桌上。

    “诸位若是饿了,但请过来吃一碗无妨,若是吃不下,李图不强求,但李图府上,没有别的东西可以吃了。”

    李图淡然开口。说

    完之后,他盛了一碗粥。

    粥很清淡,很粗糙。

    和灾民们吃的一样。李

    图淡然一口口地吃着。

    李惭恩和严慈遇,也是沉默不言,淡然吃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