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333章 美人如玉,世间毒
ads_yuedu_txt();    李图拍了拍,姜臣玥顿时发出了几声低喘,别样诱人。李图看着莹莹,道:“莹莹,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莹莹落落大方,将身上的衣服除了下去。

    没有贴身小衣。没

    有贴身小裤。见

    此,李图忽然想起了当初的苏晚媚,心中微微抽痛了一下,更是清醒了三分。

    他开始着墨。握

    着毛笔,落笔在姜臣玥的背上。

    画着画着,他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姜臣玥不断粗重的呼吸传进了耳中,但李图若不曾听见,闭眼执笔。许

    久,许久之后。

    他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姜臣玥的背上,已经多了一副春宫图。女

    主角,正是莹莹。

    她还是那么美丽,好似是人生最漂亮的时候,已经盛开。十

    八岁时候的莹莹。但

    是另一个男人,却是一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极为普通的人。春

    宫图的旁边,还画了两件略旧的男性衣服,显示出这个男性并非什么富贵,而是最普通的百姓。图

    中的莹莹,一脸享受。莹

    莹光着身子,走了过来,她快乐地拍着手,道:“哈哈,好看,莹莹真好看!”

    但是,她眼中很快闪过一道疑惑,道:“李哥哥,为什么不是你压着我?”这

    个问题很天真。李

    图摸了摸她头,笑道:“因为我不是你的夫君。”

    “莹莹,帮我……帮我……”这

    个时候,姜臣玥忽然祈求着开口,她宛如被火烧,整个人陷入了一种迷离中。

    李图见状,不由得心中一叹。忽然双指并拢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在她的关键部位,点了几下。一

    阵痛感,让几乎迷失的姜臣玥恢复了一丝清醒。

    “谢……”

    她只能说着这一个字,说完之后,她跪着,宛如一只狗,朝着帘子爬了过去。莹

    莹笑嘻嘻地,忽然张开双腿,骑在了姜臣玥的背上,道:“哼,以前我在你下面帮你练习,过几年,就该你帮我!现在先骑着你再说!”

    她似乎很不喜欢姜臣玥。她

    骑着姜臣玥走进了帘子中。“

    李大人,好画工。”

    帘子内,忽然传出了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这声音宛如温柔的风。

    宛如温暖的温泉。浸

    泡进去的时候,一切都会融化。酥

    软而缥缈,魅惑而轻柔。

    李图淡然一笑,道:“见笑了。”“

    请李大人,和我一曲。”

    帘子内,忽然响起了萧声。

    萧是寂寞的乐器,低沉伤感的音色,注定萧管是天涯客子的最佳伴侣。但此刻,这萧声却是如此迷人。

    仿佛每一个萧孔中吹出,都是一种别有韵味的娇喘。

    形成了一种比春药还要强烈的韵律。

    李图眉头微微一皱,忽然转身四顾。帘子外的房间中,却没有乐器。“

    先生能以美人作画,何不能以美人为乐器?”

    声音传来。李

    图闻言,当即露出了一抹冷笑,他走到了马姐姐的身边,撕开了马姐姐的衣服。同

    样的是一具完美的胴体。

    李图将她拦腰抱起,放在了弓床之上。

    翘的地方更翘,细的地方更细、

    李图坐在了一边。萧

    声起。李

    图忽然一巴掌拍了下去。“

    啪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马姐姐发出了一声销魂的痛呼。萧

    声的节奏不断变化,宛如一种神秘的指引。李图的巴掌也不断地落下,轻重缓急,紧紧跟随着萧声的起伏。

    销魂的声音,充斥了整个房间。

    时间飞逝。

    一曲终了。马

    姐姐痛得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图走到一边,将她的裙子撕成了几块,将她被拍出的血痕轻轻包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图的额头,有一层细汗。

    他抬眼,盯着帘子道:“我要进来了。”帘

    子内的那人,似乎也因为这一曲疲倦,许久之后,才道:“我已经等了你很久。你当然可以现在就进来。”李

    图走了进去,掀开了帘子。

    房间内,没有床。

    地上铺满了柔软的的垫子,华贵的床单。

    整个房间,都是一张床!床

    上,姜臣玥晕厥在了一边,脸上还带着潮红色,嘴角挂着一丝口水,手还夹在双腿间。莹

    莹的血,已经流到了脚踝处,她双眼有些空洞。

    她们两中间的,是一个黑衣人。黑

    衣人全身都裹在黑衣里,脸上带着青色的面具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很强。算是我见过最强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忽然开口,声音甜美到了极点,就算用“天籁之音”都不足以形容。她

    的手,轻轻拿起了萧管,道:“你可知道,这个萧管,价值一万两。”

    但李图的目光,却不在价值一万两的萧管之上,而是在她的手上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手。

    香怜、香茹、倾城留艳、苏晚媚……他见过很多美女。美

    人的手,当然也都很美。但

    无论多美的手,都会有一些瑕疵。

    唯独这一只没有,毫无缺陷,宛如一块精心雕琢成的羊脂美玉,没有丝毫杂色,又那么柔软,增之一分便太肥,减之一分便太瘦。世上没有人会对这只手再说出一句不好。“

    你为什么看着我的手?”

    她娇笑着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因为你的手好看。”

    李图不禁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继续笑道:“那我现在向你求一件事,你是不是可以答应我?”

    “还不够。”李图注视着她。黑

    衣人用她那双毫无瑕疵的手,轻轻地握住一把银色的小刀,挑开了自己的衣袖。

    露出了一双丰盈而不见肉,纤美而不见骨的手臂。

    手已经是极美,再加上这双手臂,更令人神驰心醉。

    “现在呢?”黑衣人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不够。”

    李图依旧开口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们男人都贪心得很,你这样的男人,当然就更贪心。”她

    轻轻地扭动,身上只剩下了一缕轻纱制成的内衣,雾里看花,最是销魂。“

    我知道,你一定觉得还不够。”青衣人吃吃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这样的男人,比一般的男人更贪心。”李

    图依旧淡然一笑。

    黑衣人银铃般笑着,褪下了鞋袜。任

    何人脱鞋的样子都不会太优雅,但她却是例外,每一个动作都那么轻柔,那么妩媚。比弹琴作画,还要动人。她

    的脚踝是那么纤美,她的脚更是令人沉醉,就算是死在她这双脚下,很多男人也会觉得是极致的幸福。而

    后,她又露出了那双修长笔直的腿。

    完美如艺术品,上天的艺术品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够吗?”她

    轻轻抚着自己的腿。

    “我若说够,岂不是对不起你?”

    李图微微一笑,倒了旁边的一杯酒,轻轻地抿着。她

    全身上下,已经只剩下最后一点遮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