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331章 虚名亦有大用,可换万石粮
 众员外都露出了心领神会的笑容。但

    李图却是丝毫没有奇怪,淡然道:“好!多谢张兄!严慈遇,记下了!”

    严慈遇立即上前,打开了一个账本。“

    益州城张世良员外,捐赠救灾粮食一百石!”

    严慈遇高声开口,迅速写了下来。“

    李大人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张世良诧异地开口。李

    图淡然一笑,道:“张世良员外,愿意为赈灾出钱出力,这样的好事,怎么能不向城内城外的百姓们宣传呢?诸位的捐赠,本官会印成册子,广为传颂!让天下百姓,都知道诸位的善心。同时,也会呈一本进京,告诉圣上,西南大族,着实为圣上分忧不浅。”

    闻言,张世良瞬间傻眼。

    尼玛,这李图也太毒了吧!

    传颂天下?

    呈递进京?

    他这一百石……给天下人看?给皇帝看?

    天下人看了,恐怕会将他传为笑柄!恐怕他张世良,会瞬间得到一个无比光荣的称号:铁公鸡!

    以后走在益州城,世人都会对他指指点点,冷嘲热讽,他从此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而且,要是皇帝真的看了李图的这份奏折……

    那他张世良的“慷慨大方”,西南世家的“财大气粗”,恐怕会成为京城的笑柄!

    日后西南子弟,都没颜面进京了。更何况,万一龙颜震怒,他不是等着死?

    不行,绝对不行!“

    李大人……我……我还没有说完,我还要捐……三千石,三千石!”

    张世良急忙开口,他是真的急了。

    李图这厮的诡计,太过毒辣了!闻

    言,李图笑了。

    三千石,虽然不算多,但也绝对不算少!

    让这些大族平白无故吐出这么多,已经是割肉了。一

    张白纸,能把张世良逼到这个份上,足以了!“

    益州城张世良,捐赠三千一百石粮食!”严

    慈遇高声开口。张

    世良擦了一把冷汗,低下了头,不敢看其他的员外。他

    扛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好!张兄果然侠肝义胆,诸位,你们又捐多少啊?李某一个也不会漏下,一定会尽数记载清楚的!”

    李图看着其他的员外,悠悠开口。

    瞬间,其他的人脸色也都是一变。张

    世成这个主心骨都已经捐了,他们还能怎么样?“

    我捐……三千石!”一

    个员外咬牙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捐……两千五百石!”

    “我也捐三千石……”…

    …场

    中这群员外纷纷开口,严慈遇一声声高呼响起,他迅速写下了一个个名字,不多时,已经全部记了下来。一

    眼看去,赫然有三十几个人名!每

    人三千石,就是九万石!

    距离赈灾的目标,又近了一步!

    见此,严慈遇不禁心中佩服得五体投地,如果李图没有来赴宴,这九万石上哪儿找去?神

    机妙算!“

    好!慈遇,给诸位员外一一画押认捐,明日,带人上各大家族讨要粮食去!”李

    图笑着开口。

    “请诸位画押!”

    严慈遇上前,将记账的纸张递给张世良。张

    世良心中阴沉非常,没想到被凡阴了一把,但事已至此,三千石对他来说,也不算大出血,自然画了押。其

    他人也一一画押,自不用说。李

    图收了账本,脸上笑意盎然,道:“多谢诸位仁兄,诸位仁兄都吃饱了吗?”

    张世良皮笑肉不笑,道:“多谢李大人关心,吃饱了。”“

    吃饱了是吧?那这些残羹剩饭,李图帮诸位处理了。惭恩,这酒宴上的鱼肉等等,全部打包走,明日早晨,给饥民们发些美味。”

    李图淡然挥挥手,李惭恩顿时上前,领着一群衙役,当着这群员外的面,将桌上的珍馐美味,都装进了一个个大袋子中。如

    今的李图半点也不会浪费,多一分粮食,极有可能就多救一个百姓。“

    李图帮诸位调制的这碗美味,诸位可以带回家,给老婆孩子尝尝。诸位,就此别过!”李

    图笑了,一挥手,两个衙役把那一大桶粥也挑走了。“

    对了,感谢诸位给我找了这么个美人,今夜春宵一度,李图定然不会辜负美人的。”

    李图一把揽着姜臣玥,姜臣玥乖巧地依偎在李图怀里。李图大笑着离开了。酒

    楼之上,一时间人去楼空。酒桌上什么都没有了,除了碗中的一碗粗粥。李

    图亲手调制的“美味”!张

    世良等心中都在抽搐。李

    图拥着姜臣玥走出了酒楼不远处,酒楼之中传来了惊人的咆哮:“

    妈的!你这个畜生!”

    “妖孽,你该杀千刀啊!”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夜风微澜。听

    着后方酒楼中的破口大骂声,李图淡然一笑而已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群混账居然敢对你不敬……”

    李惭恩回头,脸上带着一抹寒意。“

    哈哈,惭恩,愤怒什么?让他们骂几声,换了这么多粮食,天天被他们骂也无妨。”李

    图一笑,根本没有放在心上。这

    些员外族长,他根本不在乎。所以,他们骂也好,称赞也罢,李图都丝毫不介意。

    “老师,今日经此一役,日后想要再让他们捐,恐怕不容易了。”严

    慈遇则是颇为担忧地开口。

    九万石,不少,但也还不够、至

    少还需要二十万石!毕

    竟,灾民太多了。

    李图淡然道:“让他们捐是不靠谱的,对付这些吸血的大族世家,最有效的方式只有一个:抢!”

    抢!

    严慈遇目瞪口呆。难

    道,最后真的要上演侠客行的戏码?李图要亲自带人劫富济贫?

    “你们先去吧。”

    时势未至,李图也不便提前做什么安排。“

    是。”

    李惭恩和严慈遇,随即离去。他

    们走远。

    “你真坏!”怀

    中,姜臣玥忽然笑了笑,一把抓起他的手,道:“跟我来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李

    图淡笑着,他让李惭恩等人先走,就是因为姜臣玥。

    这个女子,不简单。“

    为什么不?”她眼中闪过一抹奇怪。

    “你要带我去哪里?”李图发问。

    “去我的,最深处。”她嫣然一笑,拉着李图朝着黑暗中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此

    时。沉

    沉黑夜之中,一座鸿阔的府邸宛如一头巨兽,俯视着整个益州城。月

    光中,金漆的匾额闪闪发光。“

    西南节度使府。”

    府邸内。巴

    山雨并未休息,他提笔写完了一封信,道:“飞马进京,递交亚父。”

    他的亚父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董家老祖宗,先皇亲封的护国公,董仲懿。

    一个侍卫得到了书信,立即飞马离开了节度使府。“

    大人,今日,那些大族在青天楼请了李图。您看,要不要敲打敲打这些家族……”一

    个管家悄然开口。

    敢背着巴山雨,和李图暧昧不清,这帮大族的行为,足以让巴山雨愤怒。但

    巴山雨却只是冷笑了一声而已,道:“这帮人 根本不了解李图!李图与任何大族,任何官僚,都不是一路人!让他们去自讨苦吃便是。”他

    十分嘲讽。

    论心机手段,他远远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对了,最近西南青城剑宗那边有消息说,有个京城来的高手,收拢了好几个门派,你盯紧点,我怀疑,是九幽的人。”他

    接着开口,话语中带着一抹担忧。“

    是!”

    管家小声开口,而后悄然退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