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308章 仗剑而行,问天下谁敢侧目
 本来,皇帝起用李图,令百官心惊不已,但是听到是去西南之后,众人都露出了冷笑。

    西南那是什么地方?在开朝太祖征服之前,那地方就是一片南蛮之地,堪称不毛。

    到如今,也是典型的穷地方,若非是扼守一方的要害,朝廷恐怕根本不会重视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会谁都不愿意去?

    皇帝让李图去,在他们看来那根本算不上一件好事。甚

    至,是有意让李图去背锅。毕

    竟,若是户部去西南,户部还能筹集到一些钱粮,李图呢?什么都没有,就凭他一身武功还是一张嘴?任你有泼天能耐,没有物资都是空谈!“

    呵呵,还敢这么大胆的答应,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人了?等着看你怎么死!”甄

    史厦等人都露出了冷笑。“

    好,李图愿意为国分忧,前去西南赈灾,众爱卿可有异议?”皇

    帝淡淡地开口。

    场中沉默,这个时候自然不会有人反对,都是冷眼看着。

    “启禀圣上!老臣有一言!”这

    个时候,贾镇邦忽然开口。皇

    帝道:“说。”“

    圣上,西南灾患未平,凡是赈灾,钱粮为根基,李图若是前去,没有准备……”

    贾镇邦居然为李图考虑,甄史厦等人都不禁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皇帝道:“李图,你觉得呢?”他

    自然也想到了这一层,但是朝廷连年边防吃苦,国库几乎都用在了与晖贺部、抗獠两件事上,加上朝廷贪腐严重,如今的确无钱可用。否

    则也不会需要户部筹钱了。之

    所以选择李图去,也是将希望寄托在李图的能力之上。满朝文武,谁能应对这么艰难的情况?皇帝找不到第二个人。李

    图淡然道:“赈灾之本,在于人,物次之。国库不盈,臣不强求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是不需要!瞬

    间众人眉间都是一跳,这李图也太大胆了吧?敢这么随意?

    换了谁,都得趁机提条件才对。“

    呵呵,李图大人,这可是你说的,到时候赈灾失败,可不要说我们不给你帮助!”甄

    史厦冷笑着开口。

    他巴不得李图夸下海口!

    李图神色不变,淡然道:“没有甄大人来帮倒忙,李图谢天谢地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甄

    史厦瞬间脸色十分难看,气得语塞。“

    好了!”皇

    帝微微皱眉,而后看向李图,道:“李图,之前朕授你黄金剑,你并未辜负,如今你下西南,朕再给你一把剑。”说

    完挥挥手,一个太监恭恭敬敬地端上了一个长长的锦盒。

    皇帝缓缓道:“尚方宝剑,本朝,你是第二人!”尚

    方宝剑!瞬

    间,金銮殿上无不震惊!尚

    方宝剑!尚

    方宝剑,可先斩后奏,唯有得到了皇帝极大信任的臣子,才会授予尚方宝剑。得

    尚方宝剑者,可代天子行事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本朝最高的荣誉。开国以来,曾经得到尚方宝剑的人不超过六个人。

    本朝,之前只授予过一个人。前

    大将军,古天舒。

    古天舒征伐匈奴之时,皇帝亲授尚方宝剑,古天舒提剑号令三军,霸绝一战,匈奴丧胆,至今天赐草原上,匈奴都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而今,居然授予了李图?全

    场震惊。“

    圣上,三思啊!”

    李隼脸色一变,立即扑倒在地上,道:“圣上,尚方宝剑乃是国之重器,李图德不配剑,若是给了他,恐怕会后患无穷!”

    “臣附议!圣上,当年古天舒怀剑而骄,如今,也不能轻易与人啊!”

    “圣上三思!”

    瞬间,甄史厦张世成等人,都纷纷跪在了地上,一副忠肝义胆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们必须阻拦,一旦得到了尚方宝剑,李图的地位便会飙升,虽然官职未必足够,但凭借那把剑,就能斩任何官员!

    决不能看到这样的事情出现。皇

    帝冷漠地看了群臣一眼,道:“甄爱卿,你觉得不妥?”

    甄史厦道:“臣以为不妥!圣上,尚方宝剑,应该给德高望重的大臣,李图前几日,才因为跋扈专断,而被圣上免了官,现在给他尚方宝剑……”皇

    帝直接打断,道:“依你,朕把尚方宝剑给你,你去西南吧!”

    话语十分冷漠。瞬

    间,甄史厦神色大变,脸色难看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这……给

    他他也不敢去!

    “圣上,臣实在是有心无力……”他羞赧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皇帝冷哼了一声,道:“李隼,来,朕给你剑,你去西南?”李

    隼也是十分尴尬,只能讪讪地道:“圣上,明断是非,是臣之能,治国赈灾,臣力不足。”

    皇帝冷漠的扫过,道:“张世成?还是谁?你们谁觉得自己不要一分钱粮,去西南把祸乱平息的,朕都可以给你们尚方宝剑。”“

    可有谁,敢?”

    全场寂静。方

    才反对的官员,都低下了头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笑话,虽然不愿意看到李图拿到黄尚方宝剑,可是让他们去西南受苦、想都别想。皇

    帝冷哼了一声,道:“既然没有人敢去,就给朕闭嘴!”

    皇帝也是真动了怒,满朝文武,居然无一人可勇于承担大任,无异于一群蛀虫!

    所有人脸色都是十分难看,这一次,百官脸都丢光了。皇

    帝走到一边,拿起锦盒中的尚方宝剑。尚方宝剑,古朴而大气,剑柄金丝剑穗,纯金剑柄,剑鞘乃是塞北犀牛皮,剑身更是大冶的铁匠,从深山中采来的极品寒铁所造。

    虽然名贵无比,但拿在手中,却没有奢侈浮华之感,只有大气端庄之意。这

    就是无上尊荣,尚方宝剑!“

    李爱卿,接剑吧!”

    皇帝立在玉阶之上。李

    图淡然上前,微微躬了躬身子,双手接过黄金剑,道:“臣,谢圣上隆恩,此次西南之行,若不能凯旋而归,臣,提头来见。”话

    语铿锵。众

    人都是一凛。李

    图转身,冷冷扫了一眼百官,道:“诸位同仁,还有谁反对我李图拿这尚方宝剑的吗?”“

    如果有,现在说,方便我用你们人头来祭剑!”

    话语冰冷。全

    场寂然,所有人都是沉默着,无数人咬牙切齿,眼中充满了恨意。

    李图这是直接威胁群臣。

    现在他手中已经有了尚方宝剑,谁敢反对,他直接就要杀人。

    试问天下,谁敢置喙?

    李隼、甄史厦等,一言不发,低着头,拳头握得紧紧的,指节都发白了。

    他们恨到了极点,可是现在在李图面前,却不得不低头。

    “没有,便罢了。请诸位谨言慎行,从今日起,犯李图威者,斩。”

    李图直接冰冷地开口,话语中的强势和威胁根本不加掩饰。说完之后,他道:“圣上,臣请辞,回府准备启程事宜。”“

    去吧。”

    皇帝十分淡然,就连李图这么骄纵,他都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李图仗剑离开了金銮殿,他走后久久,场中都还是一片沉默,似乎他的凶威还没有散去。“

    散朝!”一

    声高呼,皇帝离开了。百

    官这才松了一口气。“

    妈的,这李图真是够狂的,太狂了!”

    一个官员气急败坏地开口,想到方才被李图说的一言不敢发,羞怒无比。“

    不用怕,他去西南,有他死的时候,别忘了,西南节度使是谁的人?那可是董家的人!”“

    不错,而且,他钱粮全无,拿什么赈灾?到时候,他今日有多威风,咱们就要他多惨!”

    “对,咱们齐心协力,害怕弄不死一个李图吗?”

    群臣恨恨地开口。

    杨万机此刻脸上却写着一抹忧愁,道:“贾兄,圣上对李图,是否太过纵容了……”他

    都有点看不下去了,在金銮殿上一而再再而三地威胁群臣,关键是,皇帝还不说。贾

    镇邦悠悠一笑,道:“你难道不觉得,李图越来越有权臣风范了吗?李图啊,对朝堂之上的百官越是残忍,对天下的百姓就越是仁慈,此,乃大贤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也转身离去了,杨万机若有所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