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303章 他不立,我便宰了他
 朝堂之上,所有人都在密切关注京兆尹府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京兆府防卫森严无比,如今又有十大剑士坐镇,无人敢来,但京兆尹府门前,依旧有很多探子的身影。很

    多人都在等着。几

    乎没有人会怀疑云熙的死亡,这已经是一个既定的事实。很

    多人已经摩拳擦掌,只是在等待而已。等待云熙出殡,那是李图将正式成为一介庶民。“

    来来来,咱们喝喝喝!今日要不醉不归……”一

    座酒楼上,张世成等官员聚会喝酒,脸上写满了得意。“

    哈哈,李图那厮,已经三天不曾出门,饿也饿死了他!我看,他肯定是给气死了!”“

    可惜,可惜啊,如此一来,咱们可就没机会亲手弄死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死后挫骨扬灰,也是一件快事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开口,他们所在的酒楼距离京兆尹府并不远,在这里可以远眺京兆尹府。

    几人眼中都是寒意凛然,冷笑连连。

    九幽堂。

    一切的消息传到了这里,都化成了平静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能让九幽堂震动。

    辛去病这几日,阅读了一条又一条的情报,整个人虽然不曾亲见,却也是震撼不已。“

    你可学会了?李图之厉害,不在勇,不在其为民,而在于其智慧。两个空箱子,扭转乾坤,这样的手法,不多见。”

    九幽道君一边喝着茶,一边像聊家常一样,给辛去病分析着。辛

    去病点点头,但脸上却十分担忧,心中压抑,道:“老师,我想去一趟京兆尹府,李图或许,悲伤过度……”九

    幽道君却摇摇头,道:“他不会的。李图重感情,但不是被感情误事的人,这件事,等着便是。”辛

    去病怔了一下,但终究也只能一叹。

    曾经佩服无比的偶像,如今却只能坐视其搏生死,他心中也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李图不死,必有后福。小六,你即日启程,去西南吧。”

    九幽道君忽然朝着外面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一道人影随即从九幽堂离去了。这是多年以来,九幽堂走出的第一个高手,不是因为他境界达到,足以出去,而是九幽道君,已经不得不派人出去。

    辛去病眼中顿时闪过一抹惊光。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第三日。阳

    光从窗户外斜斜照射了进来。一

    股疲倦的感觉,宛如潮水涌起又退去。云熙忽然纤纤玉手跳了一跳,下一刻,她毫无征兆地睁开了眼睛。睁

    开眼睛的刹那,她感受到的是一个温暖的怀抱。她

    抬眼看去,却发现自己躺在李图的怀中。她

    与李图,相拥而眠。

    她忽然怔住了。一瞬间,这个场景让她愕然失色。

    自己不是死了吗?自

    己怎么会躺在这里?温

    热的胸怀,有力的手臂,是真实的感受,没有做梦!

    可,自己怎么会活了过来,怎么会和李图睡在一起?她下意识地低头,却发现自己赤裸着。

    不!一

    个震撼的念头瞬间在脑海中炸开!

    就在她整个人呆住的时候,心口忽然一痛!她

    顿时朝着自己的胸口看去,心口包扎着,她再抬眼,却发现李图的心脏处,也用一块床单裹住了伤口。

    一瞬间,她忽然有种奇异的感觉,隐隐然,觉得自己与李图无比的亲近,什么礼仪大防,什么伦理纲常地位尊卑,在这股内心油然而生的冲动面前,都显得无力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她细细地看了一眼,打量了一下李图,却发现李图浑身是伤。身上有很多的血痂,十分恐怖……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她喃喃地开口,忽然推了推李图。好

    似在梦中,被小猫挠了挠,李图无比的虚脱疲倦,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,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呼吸可闻。两

    人都赤裸着上身。这

    一刻,时间仿佛瞬间凝固了。一

    切的念头在脑海中一瞬即逝,李图意识到发生什么,但这一刻,他大脑一片空白,来不及去想那么多,顺势张手,将云熙拥入怀中。抱

    紧。抱

    紧。云

    熙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她忐忑着,迷茫着,却没有抗拒。

    许久,许久。李

    图的呼吸逐渐稳定,丹田之中升起一股力气,他终于撑着起身,轻轻抚了抚云熙的脸,她的脸很美,很美,宛如天使。

    李图的嘴角,闪过一抹疲惫的笑容,喃喃道:“傻姑娘,我总算从阎王手里,抢回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忽然起身,转过身去,道:“穿上衣服,我回头让小玉给你送东西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忽然朝着外面道:“惭恩,去一趟尚贤殿,让小玉将云熙殿下日常用的物事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门外。已

    经苦苦等候了三天的李惭恩等人,忽然听到了这句话,无不大震!他

    们瞬间都激动到了极点!李

    图总算醒了过来!

    李图总算醒了!

    而且,李图的话语之中,明明带着一股平静而积极的意味。没

    有那么悲伤,没有那么颓废。“

    是,大人!惭恩立马就去!”来

    不及思考李图话里的含义,李惭恩激动的开口,他整个人都快要喜悦到炸裂,他冲出府门,跨上马,一路扬鞭……房

    间内,云熙急忙缠上了束带,同时穿上了衣服。

    衣服上还带着血。她

    紧咬着下唇,清醒之后,整个人都感觉怪异无比,霞飞双颊。她

    看着李图的背影,突然发现,李图白发陡增了数缕。以前,他只是鬓角有两缕,现在却一眼就能看到白发。

    老师,老了。

    一夜之间老了。她

    忽然怔住,美眸中瞬间万种情感闪过。

    “傻姑娘,我总算从阎王手里,抢回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李图的话犹然在耳。

    泪如雨下。她

    明白了什么。李

    图忽然回身,看着她微笑,道:“殿下何必哭泣,将来登基之时,若是让天下人知道你哭过,岂不令人耻笑……”云

    熙看着李图的笑,忽然自己也破涕为笑,又哭又笑,道:“老师你胡说,父皇还没有指定储君,不可妄言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李图微微一笑,道:“皇上一定会立你为储君的。”“

    为什么?”云熙忽然疑惑。“

    因为他敢不立,我便宰了他。”

    李图的声音不高也不低,话语中充满了淡然。似乎这根本就是一句无关紧要的话。

    章重井等人在外面,听到了云熙的声音,都是无不咋舌震惊,都是狂喜不已,忽然又听到了房间中两人对话。瞬

    间,几人都是面面相觑,饶是独孤白等剑士,都是愕然了……这是什么话?这传出去,可以诛十族了!但

    是,没有一个人敢有任何想法,甚至,他们心中有一个念头:李图所说的话,本就是理所应当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