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300章 朝菌晦蛄,嘲鹏鸟,不知李郎计
 所有大臣,都十分佩服皇帝,这么一来,群臣可安。

    “散朝!”

    司礼太监一声高呼。

    “恭送吾皇!”“

    恭送吾皇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百官下跪,低头高呼。这是他们的声音最洪亮,最带有感情的一次。唯

    有李图淡然站着,看着皇帝离去,眼中似乎有着一抹讥嘲。

    皇帝起身,与李图对视了一眼,眼中漠然,想说什么,但终究微微一叹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皇帝离开。两

    个大箱子被四个太监抬走,除了皇帝,以后没有人能看到其中的内容。百

    官起身,一时间,所有人脸上都有着不同的感情色彩。

    甄史厦张世成等人是劫后余生的庆幸、贾镇邦和杨万机看了一出大戏般的感叹,还有更多人震惊震撼……

    “贾大人,多谢你啊!”甄

    史厦起身,脚都有些软,整个人像是经历了一场大战般虚脱,却是朝贾镇邦发自肺腑地开口。

    方才那种紧要关头,贾镇邦帮他们说了几句话,这可是天大的人情。“

    对啊,多谢丞相了!”“

    丞相大恩,我们谨记在心!”

    李隼张世成等人也开口,对贾镇邦十分感激。除

    了皇帝,贾镇邦也得到了一致的感激。

    “诸位客气了,老朽也只是尽我的本分而已。”

    贾镇邦微笑着开口,目光却不由得朝李图看了两眼,眼中闪过一抹复杂,似乎羡慕,似乎同情。众

    人也顺着他目光,看向了李图。“

    呵呵,李图大人……哦不!你现在已经不是大人了,哈哈!李图啊李图,你说的没错,你是来救我们的,的确是救了我们!”甄

    史厦瞬间冰冷地开口,话语中充满了杀心!“

    呵呵,李图,怎么样,杀得爽吗这一次?爽就好,记住了,现在你有多爽,我就会让你有多悔恨和痛苦!”

    李隼毫不掩饰,直接发出了威胁!“

    姓李的,你给我们等着!玩不死你,我们跟你姓!”“

    出来混,早晚是要还的,希望你不要死得太早,否则,那就没有什么意思了!”“

    等着吧,我会让你像狗一样,跪在地上祈求!”

    张世成等人,也都发出了冰冷的威胁和嘲笑。再

    威风又怎么样的?一个已经失去了权力的李图,武功再高也不过一个武夫,弄死他,对他们来说,就像碾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!李

    图完了。这

    是所有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有人得意地嘲笑着,有人冰冷地看着,有人怨毒地诅咒着,有人赤裸裸地威胁着……

    这一切仅仅是因为李图被罢免了官。李

    图残杀诸多大族的事情,已经成为定局,无法治罪,但崭新的一天开始,他们有一万种方式弄死李图。李

    图却是依旧如此冰冷。如此沉默。他

    抬眼,冷冷扫视了一圈,看着这些方才在自己剑下瑟瑟发抖的人,他忽然嘴角闪过一抹嘲笑,冷道:“

    你们以为,我不敢拔第二次剑吗?李图以布衣之躯,搏命金銮殿上,令满朝公卿血贱玉阶,江湖之上,也该有三尺威名。”闻

    言,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!

    得意扬扬的甄史厦等人,瞬间宛如霜打的茄子,下意识地退后了几步。方

    才被李图长剑所指的畏惧,他们还没有忘记。

    现在这主被削了官职,万一狗急跳墙,真的在这金銮殿上动起手来,他们不得死一堆人?谁

    能不怕!

    瞬间,他们一句话也不敢说,甄史厦等人,更是连续退到了柱子边,心中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李图冷漠地朝外面走去。两

    边的公卿大臣急忙闪开,整齐地让出了一条路。无人敢挡!

    一身是血,李图提着黄金剑,坚定而孤独地走出了大殿。所

    有人目送他的背影离开,眼中都复杂无比。杨

    万机看着李图离去,神色忽然有些落寞,有些痛惜,喃喃道:“李君何辜……一心报国之大贤,却成为了圣上与百官博弈的牺牲品……”别

    人看不出来,他不会不知道。

    这场战役,看似是李图和百官之间的矛盾。实

    际上是皇帝借李图之手,彻底战胜了百官。众

    多大族被灭。

    董家被重重打击。

    皇帝更是拿到了甄史厦等人勾结暗河的证据,从今日后,甄史厦等人把柄在皇帝手里,动辄受制。

    最荒谬也最为玄妙的是,皇帝收获了百官的感恩。

    仇恨都被李图所吸引而去。

    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加厉害的手腕吗?

    杨万机佩服,从心里佩服,但是也悲哀,从心里面感到了悲哀和无奈。这

    天下,难道世人都只能是政治的牺牲品吗?

    百官开始散去,贾镇邦忽然拍了拍杨万机的肩膀,眼中意味深长,道:“不要灰心,圣上做事自有他的道理,李图乃是大才,不经此一役,圣上怎敢放手用他?从今日起,才是李图真正大展身手的起点啊!”他

    似乎看穿了很多,嘴角却带着一抹自嘲。自己纵横官场几十年,一直被自己那变态的师兄压制不说,如今一个后生,都被圣上寄予了更大的希望……

    但想起那夜在城北城楼上的见闻,他却也是无话可说。他扪心自问,无法做到李图为民而不顾荣辱哪一步。听

    到他的话,杨万机蓦然惊醒,一层迷雾瞬间被拨开,好似明白了一切,道:“圣上……果然布局深远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,可笑的是甄史厦等人……这几十年,白活了。走吧。”

    贾镇邦叹了一口气,他和杨万机两人也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李

    图提剑出宫门,一路之上,无数的侍卫侧目,但无人敢动。某

    座宫楼之上,隐隐然有一个苍老的妇人,在凝视李图的背影,眼中似乎唏嘘,似乎有愧疚,也似乎有欣慰。“

    太后,风大,下去吧。”背

    后香秋小声地开口。“

    香秋啊,李图苦,你去给我查查,他有什么家眷没有,当善待啊……”

    太后微微一叹,不由得开口。香

    秋也重重点头。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李图即将出城,最后一道宫门前,一个小太监忽然走近,道:“圣上差小的问一声,京兆尹的职位,谁来当,李大人才能放心?”李

    图很明白“放心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——他费尽心血,才定下了贫困之民,可廉价租住城郊房屋的传世大计,若是换了李图不放心的人,必然会将这个制度给废除。

    到时候李图一腔辛苦,付诸东流。

    “吏部,魏国迦可任。”李

    图淡漠地丢下一句,头也不回地离去。

    小太监恭敬地目送他离开,直到他离开之后,小太监才朝着乾元殿而去。

    乾元殿,皇帝听完了小太监的禀报,点点头,道:“传旨,吏部魏国迦,即日起除京兆尹之职。”旁

    边的秉笔太监开始书写。

    一个老太监立在一边,恭敬地道:“圣上,那这两箱子东西,是否存入府库?”

    前面是余伯劳抬的两个大箱子。

    “烧了吧。”皇

    帝头也不抬。“

    圣上?”

    老太监怔住。皇

    帝抬眼,道:“放心吧,里面什么也没有,全是白纸。李图,吓那些人的。”说

    完继续阅读奏折。

    老太监急忙令人,将两箱东西抬到了后院之中焚烧,点燃之时,老太监不禁好奇看了一眼,果然其中全是白纸,根本没有文字,不由得整个人一惊,道:“圣上真是天人,隔着箱子都能看出其中的东西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