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264章 世上最难吃的鱼
 所有人都傻眼了,眼见辛去病走出,一路而来谈笑风生,何其威风洒脱,不知让公孙无败等人羡慕到了何种地步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他居然说,这一切,只需要李图点点头,就都是李图的?这

    难道是九幽道君的授意吗?李

    图一言不发,只是淡然地看着这个昔日在西湖畔仗义执言,为天下苍生而饱受名士讥嘲的辛去病。

    辛去病也盯着李图,似乎无法理解他,但是依旧一字一句,将话全部说完,道:

    “只要你点头,从今日起,你就是九幽堂的主人,去病会竭尽全力辅佐你,肝脑涂地在所不辞!”他

    掏心掏肺,没有半点作伪。因

    为他本就佩服李图,在遇到九幽道君之前,他将李图视为力挽天倾的人物。现在,他依旧对李图怀着崇敬之心。所

    以,他也非常希望,能和李图一起并肩作战。那

    会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他现在的地位,也会被李图取代,但他不惜!

    李图却笑了,忽然拍了拍他肩膀,道:“谢谢你。可惜了,这些东西,不适合我。”

    话语淡然,却是令辛去病顿时愕然。他

    不解,不甘地看着李图,道:“我知道,你骨子清高,不会愿意接受任何无功之禄。可是,此乃为天下苍生,你又何必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错了。”李

    图挥手,止住他继续开口,道:“你们为的,不是天下苍生。为的是天下精英。”

    “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”

    李图说完之后,转身迈步,不再停留一步。他

    当然明白,今日简简单单的一行,其实完全有可能彻底改变王朝的局势。他

    的点一点头,代表的是遵从九幽道君的道,从此之后,放弃自我的道。不

    得不说,这是一个很大的诱惑。那种权力和财富,以及光荣,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拒绝的。接

    受了,李图从此武林为尊。十大高手都要臣服于他。从

    此朝政言出法随,纵然贾镇邦、懿如皇后的泼天全力,都无法阻拦他。从

    此青史留名,在帝国历史上,必然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。接

    受了,什么都不影响。王朝依旧能继续,依旧能繁荣。但

    那不是李图要的繁荣。他

    要这天下苍生,皆是宇宙的主人!

    所以拒绝。道

    不同,不相为谋。“

    要走之前,好歹尝尝我做的鱼!”这

    个时候,九幽道君那小老头,却突然从一边的厨房跑了出来,笑道:“不吃了鱼,不许走!”公

    孙无败等人,无不毕恭毕敬,几个青年急忙跑到厨房去帮忙端菜。

    很快酒菜摆满了一桌,李图也被九幽道君热络地拉进客厅。

    “烹饪,乃是世界上最享受的事情。李君有福,我平日,少有亲自下厨的时候。”九

    幽道君宛如一个普通老头儿在献宝一般,期待地看着李图。

    红烧鱼看上去红艳艳的,辣椒和鱼腥草衬托出了些许美味。旁边的弟子一个也不敢动,李图却淡然笑道:“能吃九幽道君亲自做的菜,夫复何求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拿起筷子,夹了一块肥鱼,往嘴里递去。辛

    去病和公孙无败等,这个时候不知怎地都低着头不敢说话。九幽道君嘴角挂着微笑,期待地看着李图 。

    李图也准备享受美味,可刚刚放进嘴里,他脸色顿时难看,下意识地直接喷了出来!“

    噗!”一

    嘴的鱼肉,直接全部喷在了九幽道君脸上。

    “真尼玛的难吃!”

    李图直接失声开口,一脸的作呕状,指着九幽道君破口大骂,道:“九幽道君,你特么给我下毒都行,你做这黑暗料理,是想难吃死我吗?”瞬

    间,所有人傻眼了。

    这主……居然直接喷到了九幽道君脸上?还

    敢直接指责九幽道君做的难吃?

    九幽道君也傻眼了,抹了一把脸上的鱼肉屑,脸色居然有些羞赧,道:“我的厨艺,其实已经长进了许多……去病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辛去病一脸神色复杂,不敢回答。李

    图算是明白了,这九幽道君,在任何一道上都是天才,但是做饭……真是的是不用下毒都能弄死人。

    怪不得之前李纯罡听说九幽道君要做红烧鱼的时候,一脸的复杂。现在李图深深地理解了李纯罡的内心。

    难吃,不是一般的难吃。

    旁边公孙无败等人,都装做什么也没看见的样子。李

    图气到笑,道:“罢了,罢了,你这厨艺真是太差,可惜了四条好鱼,暴殄天物,暴殄天物!” 

    他起身,道:“惭恩,咱们走!”

    两人这次是头也不回地离去了。九

    幽道君看着李图离去,眼中带着一抹幽怨,正埋怨李图这人,一点面子也不给自己留,虽说知道自己做得不理想,但多年来,谁还不得称赞一番?这厮太伤人心了也!想

    到此处,九幽道君忽然回头道:“无败,这几条鱼吃了,能涨内力的。师父看好你。”公

    孙无败脸都白了,整个人胃里一阵翻涌,差点没当场吐出来……

    ……夜

    深了。

    辛去病一个人在书房中,小小的书房,他来去踱步,彷徨无地。“

    老师的计策,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他喃喃着,头发都快被抓得掉光了。李图这样的人物,要么拉拢,要么扼杀。决

    不能让他成为敌人。辛

    去病非常明白这一点,他甚至不惜自己的利益,愿意成为李图的一个附属,竭力效忠李图。

    可是李图却连这样的诱惑都不屑一顾……“

    糊涂,糊涂啊……”他

    疯狂地抓着自己的头发,眼窝深陷,一下子,陷入了剧烈的挣扎中。“

    哎,明知自己必死,还要死前羞辱道君一番,就算自己不想任人鱼肉,也用不着把鱼肉往回喷吧?道君多少年的面子,都毁在你的手里!”他

    越发地想不通李图了,他只是挣扎。

    李图是好人,可他挡了路。

    只有挪开!“

    罢了,罢了,成大事何须惜身,李图,只能牺牲你了……”他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。“

    放心吧,用不着你出手,这件事,有的是人比我们更着急。”

    九幽道君的声音,却从院子中清幽地传来。…

    …当

    夜,李图成功地通过九幽堂的为难,成为实至名归的京都武会会长的消息,悄然传开。与

    之前李图造成的巨大震动相比,这个消息只是一朵小浪花,在世人眼中,理所当然。因

    为李图是个妖孽,如果无法通过九幽堂的为难,那才是新闻。

    月明星稀,皇城中还有人没有睡。

    皇帝披着貂裘,坐在城头,看向九幽堂的方向。周

    围看似一个人也没有,实际上暗中的影卫无数。

    皇帝的脚边摆着一坛酒,他提了起来,灌了两口,忽然一叹,道:“外边有什么好去处?李图,呆不久了。”“

    禀爷,西南那边,因为天灾,流民四起,响马啸聚……西南节度使巴山雨,压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暗中沙哑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节度使?给他兵?”皇

    帝来了兴趣。“

    二皇子有兵,四皇子有九幽的江湖,大皇子有皇后娘娘,五皇子,只有李图。”

    苍老的声音沉吟了许久,才回答。“

    哈哈,你啊你,还是念着古天舒的恩!好吧,先保住他的命再说。这京城,真悬!”

    皇帝的话语中,带着一抹别样的复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