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257章 太学曾有高手,名赵无极
 所有人脸色震撼,李图的话语,宛如一记惊雷,轰在所有人心中!这

    已经不只是对秦仙暨陶四潜等人的否定,李图所否定的是整个太学体系!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辱我太甚,辱我太甚啊啊……噗!”

    陶四潜一句话也说不出,眼珠暴睁,死死盯着李图,宛如看一个生死仇敌。他再次喷出一口鲜血,直接气得晕死过去!“

    你这个畜生,你这个狂徒!”秦

    仙暨也吐出一口老血,眼中恨到了极点,充满了不甘和怨毒!黄

    夫之和陆修云,脸色极为难看,胸膛起伏,差点气晕。

    “太狠了‘李图的要求,也太狠了……”“

    他太狂了,居然敢提这样的要求,他以为他是谁,九幽道君吗?让秦先生等人隐世……绝对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李图……不是寻常之辈。”

    不少人也因为李图的话语恼羞成怒,谩骂着。同时也有一部分,怀着陌生的别样情绪,却是心情低落,似乎把李图的话听进心里去了。

    李图冷扫了秦仙暨等人一眼,道:“不答应?可以啊,尔等倚老卖老,完全可以吃掉之前的话,反正你们的脸皮,都是久经磨练,用长枪也刺不透的。”话

    语如刀。

    所有人脸色难看。李

    图是狂,李图是傲。可

    是,没有人敢反驳一句。因为这场赌本就对李图不公平,他破尽十八学士,有资格提要求和条件。更何况还是秦仙暨等自己答应的。副

    院长勃然色变。秦仙暨等人,都是太学中名士的代表,李图这样辱骂他们,连“害民贼”这样的话都用上了,太学颜面何存?

    “李图,你这样的要求,的确过了!你还太年轻了,很多事不知深浅,我可以原谅你。你以为,凭你一人,就能取代现在的国家教育大计?荒谬!你可知我太学,固若金汤!”

    苏日白冰冷的开口,他隐隐感觉到,李图的存在,是对现有教育体制的巨大挑战。

    这样的挑战,必须打压,必须扼杀在摇篮之中。李

    图傲然道:“李某不才,尔等所谓的固若金汤,李图偏要来动摇一番!不服?那便打到你们服!”狂

    !极

    狂!无

    比的狂!

    场中所有人都色变,这可是副院长苏日白,就连皇帝对他都要净重三分。在太学之中也是仅次于赵无极的人物,李图居然敢这样说话!而

    且,这是向整个太学宣战的战音!三

    绝斋主和丹青斋主,都是脸色震惊,他们忽然发现,李图的身上,还有另外一种东西。“

    我总算明白了,为何李图明明精通全艺,却从来声名不显,因为他,根本看不上这样的虚名!”三

    绝斋主惭愧地开口。“

    三绝兄,你我,是不是也算是害民贼了?”丹

    青斋主眼中有一抹茫然。

    三绝斋主一叹,说不上来。就

    在此时,后院之中,忽然一个微胖的白衣老者走了出来,他脸色很是平静,道:“

    秦仙暨等人,既然输了,那就要遵守约定。从此之后,劳烦诸位,离开太学吧。”声

    音淡淡地传进了场中,顿时所有人急忙回头。

    “谁?居然敢这样说话……”“

    好熟悉的声音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开口,全部转头看了过去,看到这个老者,瞬间所有人震惊。

    “是院长!”

    一个老者惊呼。

    瞬间全场哗然。

    “忽然是赵院长,他怎么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赵院长闭关,据说就连部苏副院长相见他一面都不容易,今日怎么会出现了?”

    “刚才院长说什么?让秦先生等人离开太学?我不是听错了吧?”

    瞬间全场震惊,所有人都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个老者。

    “参见院长!”苏

    日白急忙上前,敬重地开口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纷纷道:“见过院长!”

    此人,赫然便是太学院院长赵无极!

    赵无极并没有出仕,可是他的地位极高。当今宰相贾振邦,与他是同年考生,当年赵无极为状元,贾振邦还只是一个榜眼!赵

    无极与贾振邦师出同门。据说当年皇帝登基之时,曾与赵无极座谈三日夜不吃不喝,世人传为佳话,均以为赵无极必然是首席的执政大臣。登基之后,皇帝也的确以丞相之位待赵无极,但却因为九幽道君威临京师,逼得赵无极不敢出仕。

    但圣上,终究也没有用九幽道君,而是拜了赵无极的师弟,贾振邦为相。虽

    然被九幽道君压了一头,但赵无极身上的光环,以及他的地位,依旧天下无人不敬。

    此刻,他终于走出了隐居多年的后院,出现在世人面前。他体型微胖,嘴角带着一抹温和的微笑,就像是一个老农在面对土地的那种微笑,朴实而简单,没有丝毫的做作。

    “院长,您刚才说什么?”苏

    日白凝重地开口,脸上写满惊疑之色。

    难道真的要从太学中将秦仙暨等人除名?那会引发大震动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安静地看着赵无极。李

    图也转眼,凝重地看了赵无极一眼。他深知,太学之中,秦仙暨这样的人 根本不用放在眼里,因为他们重名重利,只是蛆虫。

    但是能够淡泊十几年,苦心孤诣隐居的赵无极,绝对不可忽视。赵

    无极也看了李图一眼,眼中却没有责怪,有的只是欣赏。

    两人目光相碰,宛如流星与流星擦肩而过,同样的无与伦比,同样的淡漠而平静。“

    传我令,从今日起,秦仙暨、陶四潜、黄夫之、陆修云等人,不再是我太学所聘先生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又朝李图说了一声道:“李君,如此可满意?”闻

    言,全场震撼!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除名!院

    长赵无极亲自发话,意味着太学之中 ,从此没有秦仙暨等人了。

    曾经听闻过赵无极事迹的人更是知道,赵无极讲究的就是言出法随,所以这道令,不可更改。所

    有人脸色复杂,不少人看秦仙暨等人的目光,充满了同情。更

    多人看着李图,又敬佩、又震惊、有羡慕。就连院长都要亲自为他出山,将自己太学中的中流砥柱革除。就是为了让李图满意。“

    不……不……不!赵院长,您不能这样对我们,你不能这样对我们!不能啊!”秦

    仙暨腿都是一软,扑倒在了地上,脸色凄惨,他哀嚎着道:“我们为太学贡献了那么多,你怎么能为了一个竖子,讲我等无情革除,你这样会被天下诟病……”“

    对啊,赵院长,放我们一马!”

    “赵院长,我等从此之后,不再招惹李图就是了。”黄

    夫之和陆修云也急忙祈求地开口,太学对他们来说,是最好的平台,是安乐窝。在这里,什么也不用干,吟风弄月就能享有名声,就能被世家大族尊敬。

    离开?那他们的地位会一落千丈,甚至成为世人落井下石的对象。

    能不怕吗?

    他们承受不起这样的后果。

    但是赵无极,却是从头到尾看都没有看几人一眼,就像是这几人不存在一样。尽管他嘴上挂着最朴实的微笑。“

    哎,你们求错了人。”苏

    日白却是人精,看出了关键所在,叹息了一声,还是朝着李图道:“

    少傅大人,能否放他们一马?这些人,终究曾经有过些许贡献。”

    顿时,众人的目光再次落在李图身上,他们明白了,只有李图发话高抬贵手,赵院长才不会为难。

    “少傅大人,我们错了!我们错了,你给我们一次机会,给我们一次机会吧!”黄

    夫之第一个朝着李图跪拜了下来,这一刻,他是真得慌了,什么尊严什么名士的骄傲,都抛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“李少傅,你大人不记小人过,让我等有个活路吧……”陆

    修云也凄惨地开口。秦

    仙暨咬着下唇看着李图,终究还是没有抵过自己对太学的渴望,也重重低头行礼道:“

    少傅大人,我们错了。求……您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