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202章 京都宴会
 这些掌门此刻都是叫苦不迭,明明是为了脱离墨家的管束,才密谋这么久,找了莫家来出头,但是现在,却换成了李图!

    这主的凶名可是已经传遍了四方的,一言不合,就会拿权贵之流动刀,遇上他,只会比墨家更惨!早

    知道他是李图的话,这些人死也不会让他当会长。但

    是现在木已成舟。“

    哈哈哈,多谢诸位了。赵某本就有意让李图兄来执掌京都武会,若不是得到诸位的鼎力支持,还没这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周同袍笑着开口,看到这些掌门脸上的苦笑,心中开怀无比。他

    甚至颇为期待起来,不知道李图当了会长以后,京都武会会发展成为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齐无衣也点点头,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没有人注意到,当“李图”两个字响起的时候,  莫红姬的眼中闪过一抹惊骇。

    但是,她很快恢复,眼底只是藏着一丝深深的忌惮。“

    诸位,事已至此,我们唯李会长是尊。”

    莫红姬忽然淡淡开口,似乎没有丝毫的后悔。

    她心机十分深沉,知道现在已经不能再反水了,只能徐徐图之。夏

    澈丹脸色十分难看,但是此刻也只能道:“诸位莫慌,须知道,李图现在还只是个准会长,想要成为真正的会长,还需要九幽道君首肯!”

    众人也随即点头,九幽道君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了。“

    对,九幽道君的两个弟子,在江南吃了李图的大亏,就连盟主之位都没有夺得,他们之间,可是有嫌隙的!”“

    哎,认了吧!”

    “妈的,我们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!”“

    只有等九幽道君那边了,希望九幽道君阻止这家伙成为真正的会长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开口。“

    好了,今日准会长已经角逐出,不日赵某自会去向九幽道君说明。请新会长颁布京都武会规矩。”

    赵同袍当即开口。

    李图点点头,道:“本座新任会长,不曾了解京都武会的事务,一切照旧,不得私自违反上任会长的规矩,违令者严惩不贷!”众

    人心中都是一声哀嚎,但是也只能接受。“

    就这样吧,散了吧。”李

    图开口,当即众人随即离开。

    而今日李图成为京都武会新会长的事情,必然会瞬间传遍整个京都。

    “赵兄,李某前来,的确只是观礼而已,如今摄任会长之职,的确情非得已,还请禀告尊师,陈明情况,再做选择吧。”李

    图朝赵同袍诚挚开口。

    赵同袍却笑道:“李兄你多虑了,我墨家本是世外门派,精研治世之术,这等俗务,原非我墨家分内。不过是为圣上分忧而已。家师也几乎不会武会的事情,所以李兄切莫多虑,你得此位,再合适不过!”

    闻言,李图也只能作罢。当

    夜李图回到了府邸。次

    日。一

    个小童子,敲响了李图的府门。

    李惭恩将这小童子带来见了李图,李图抬眼一看,就认了出来,笑道:“小玉姑娘,别来无恙,今日又有何事?”小

    玉笑嘻嘻地道:“大人,我家殿下让我给大人带个讯,今日晚上,城中的青年一代会有一个‘迎寿会’。各大家族年青一代,会前去交流,殿下不方便前去,所以希望李大人代劳一下。”她

    之前对李图颇有些成见,但自从李图为五皇子破案之后,她便对李图十分尊敬了、“

    ‘迎寿会’?交流会?”李

    图一听就明白了,这种交流会十分重要,年青一代代表了各大门阀家族的未来,他们支持谁,其家族将来也就会支持谁。“

    你且回去吧,我知道了,请殿下放心便是。”李

    图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小玉当即离开。

    李图去衙门处理了一天事务,夜晚终于降临。

    “走吧,惭恩。”李

    图与李惭恩一起前去。

    今日的大会乃是在醉仙楼,堪称数年少见的一次宴会。这此宴会,一则是接借着太后寿辰的东风,二则也是各大世家的一次表态。

    不到最后,门阀家族掌权人物不会真正的表明立场,这些家族青年的态度,就显得尤为重要,是一个参考。醉

    仙楼乃是竟成最大最繁华的酒楼,今日,整座酒楼都已经被包下了。醉

    仙楼前,站着两列侍卫,森严地守护着。

    李图两人走了过去,一个侍卫首领立即上前,道;“来者何人?报上名来。”李

    惭恩道:“这位是刑部审议郎,李图大人。”

    这侍卫首领却愣了一下,道:“五品审议郎?可有刑部侍郎李隼大人的荐贴?”

    说着不断地打量着力图。

    今日到场的,要么是城中各大世家将来的继承人,要么是前途大好、有大元推荐的青年官员。

    区区一个五品审议郎,是没有资格进入其中的,至少需要得到刑部侍郎李隼的荐信。李

    图当即眉头微微一沉,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这侍卫当即脸色一冷,道:“请回吧,没有推荐信,不能入内。”李

    图当即冷道:“本官乃圣上亲封的散骑御史,此刻,本官怀疑其中有奸贼作乱,必须入内,你敢阻拦?可知这是死罪!”

    李图冷冷开口。

    当即这些侍卫无不色变。

    侍卫首领脸色难看,十分为难,但终究还是只能无奈道:“大人,请!”

    刑部侍郎,可以不放在眼里,但是圣上亲封的散骑御史,谁也不敢不在意。

    李图当即入内。

    酒楼之中,已经是摆满了筵席,桌上坐着无数的青年才俊,一眼看去,都是年轻人,没有老辈人物参与。这

    酒宴倒是装点得颇具现代气息,一边成列着许多熟食和酒水,来客可以自取,十分豪气。李

    图让李惭恩随处逛逛,自己也随意逛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?邢兄,这小子怎么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张桌子上,一个青年忽然开口。

    这两人正是苟承经和邢阁奘,和他们一起还有许多其他的青年。

    “他不可能得到老师的荐信才对……难道,他是偷溜进来的?”苟

    承经沉吟着。

    “两位,你们在讨论什么?”

    旁边的一个青年开口询问,他乃是京城大族游家子弟,游殿秉。“

    没什么,看到了一个可恶的家伙而已。”

    邢阁奘恨恨地开口。

    “喔?什么人让两位这么咬牙切齿?说出来,游某倒要他好看!”

    游殿秉当即冷声开口。李

    图四处闲逛,走到了一个酒架旁边,酒架上摆放着各种古代名酒,如大曲、汾酒、女儿红等,李图不禁眼中一亮,这些酒放在后世,可就是奢侈品啊。

    他当即取了一杯汾酒,一饮而尽,果然是酣畅淋漓。“

    李图!”这

    个时候,后面忽然响起了一个靓丽的声音。李

    图感到熟悉,当即回头,眼前的出现了一抹倩影,居然是沈冰清。

    她居然也在京城。

    此刻,她一身白裙,看上去淑女无比,嘴角挂着迷人的微笑,精致五官令人移不开目光,纤纤玉手上端着一个古玉杯子,像是从画中走出的古典美女一般。“

    好久不见,李大人。”她

    微笑着主动开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