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177章 图穷匕见
 而这个消息,也飞速传到了文府。

    毕竟,李图刚刚进京,可是已经受到了各方的关注。

    一个管家将李图审案的过程都说了,文仲阁一边听着,一遍不由自主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李君的智慧,我是不怀疑的,只是那李隼也不是什么善类,总得盯好了才是。你时刻注意,别让李图被他给害了。”

    文仲阁凝重地开口。

    这管家也重重地点头。

    而皇宫之中。尚

    贤殿。“

    殿下,外面传来消息了,那李图,今天早上就审了一桩案子,案情倒是颇为有趣,你要不要听?”

    小玉笑着开口。

    “哦?快看说我听听。”五

    皇子脸上更露出了一抹好奇。

    ……案

    子办理完毕之后,李图又将衙门的一些卷宗调了出来,翻阅了一遍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两个人忽然走了进来,他二人都是着官袍,品级与李图一般无二,入门便是假笑道:“

    李图大人一来,就建了奇功,我等特来恭贺!”衙

    门众人都看了过去,李图也抬头。

    李图起身,走了上去,道:“敢问二位是?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青年笑道:“在下同样是刑部审议郎,甄怀旦,这位乃是邢阁奘。我二人特来恭贺李兄。”他

    的笑容之中,却带着一股玩味。

    而旁边的秦主事,看到两人到来,也是终于完成露出了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“姓李的,我看你这回怎么办!”

    秦主事冰冷地喃喃着。

    李图闻言,心中也是微微一动,这刑部的审议郎,可都是李隼的人。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,没安好心啊!

    不过,李图倒也没有表现出来,淡淡道:“多谢两位,请稍坐一边,公务在身,无法招待,请见谅。”邢

    阁奘则是淡漠地道:“无妨,无妨,我们坐坐便是。”说

    完之后,他们两自觉地坐在一边,对视了一眼,都露出了一抹冷笑,似乎在等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砰砰!嘭嘭嘭!”

    他们前脚刚坐好,后脚衙门口就响起了击鼓的声音!又

    有人击鼓鸣冤了!

    顿时,衙门外面路过的百姓都纷纷围了过来。“

    哎,怎么回事,今天这衙门口这么热闹?案子接二连三啊!”

    “对啊,刚审出去一个,现在又来一个,走看看去,不知道又是什么案子!”

    “对,我倒是真想看看这李图审案,带劲!”旁

    边的百姓纷纷开口,之前看过了李图审案的人,更是兴致勃勃。此

    刻又近中午时分,大街上的人,比之前多了一倍,瞬间将衙门围的水泄不通了。

    李图听到击鼓之声,立即将手中的事情放下,道:“何人击鼓,带上来!”

    顿时,两个人被衙役带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威武~~~”

    两边的衙役跺脚,这一次却是有力得多。李

    图坐在案台之上,扫了一眼两人。其

    中一个,乃是华服公子,一脸的纨绔之色,脸上十分优越傲然,像是自己天生高人一等一般。而

    另一人,则是一个中年大叔,浑身的衣服颇为油腻,似乎是大街上炸油条一类的营生,常年与油打交道一般,此刻脸上带着一抹害怕和无辜的表情。“

    你二人有何冤情?速速说来本官知晓!”

    李图开口。“

    启禀大人,小的名叫游典佐,乃是前门大街上卖油条为生的。今天早上,这位公子到我的摊上吃了油条,却不给钱就想走,所以我抓住了他,将他扭送官府。请大人给我做主啊!”

    那中年大叔开口了,脸上写着满满的无辜,十分无奈地看着李图。闻

    言,旁边的锦衣公子顿时就怒了,道:“你这个王八蛋,我明明已经付了你三文钱,你还来赖账?真是太不要脸!想找死不是?”说

    着一副要动手打人的样子,李图挥挥手,旁边两个衙役立即拉住了他。李

    图当即也明白了,便道:“公堂之上,安得放肆?你姓甚名谁?本官问你,他说你不曾付钱,你可有证据证明你付钱了?”这

    公子道:“我叫龙韬一,我明明给了他三文钱,他随手就放在收钱的竹筒了,怎么还敢来诬赖我?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大人,他这是胡说八道啊,小人虽然做的是小本生意,也不会贪图他那三文钱,我是想着争口气,才来公堂的啊,大人你是个好官,可一定要帮帮我!”游

    典佐一脸的悲惨,哀求道。“

    哎,三文钱,我看多半是这个姓龙的没给!”

    “对啊,这游典佐一无钱二无势,疯了才敢冤枉他人!”“

    对啊,看他哭得这么伤心,应该不假,不过这公子也是够了,三文钱都不给!”“

    且,你不知道,有钱人啊,抠门着呢!”

    台下众人议论纷纷,都颇为偏向游典佐,毕竟一般来说,要不是真受了冤枉,贫穷小民哪儿敢和有钱有势的斗?

    而且,这龙韬一这么嚣张,肯定不是什么好人。旁

    边的邢阁奘和甄怀旦,此刻也对视了一眼,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冷笑。李

    图道:“游典佐,本官问你,当时可有其他人证?”游

    典佐道:“启禀大人,小的还刚刚开张,他是第一个。没有别人。”李

    图转而问道:“龙韬一,他说的可是真的?没有其他人?”龙

    韬一道:“是的大人,今天我要去城南,起得早,便顺路在他那儿吃了早餐,那时他还刚开张呢!”

    李图闻言,顿时眉头微微一皱,当即道:“来人,立即去游典佐的摊位上,把他收钱的竹筒给我拿来!”

    顿时一个衙役飞驰而去,不多时,便将游典佐的竹筒给拿来了。

    “大人,您看!”

    衙役将竹筒呈上来,李图便闻到一股浓浓的麻油味道。竹筒之上也是油油的。“

    游典佐,本官问你,这其中有多少钱?”

    李图发问。

    “启禀大人,里面都是我昨天挣的钱,总计二十一个铜钱!”游

    典佐不假思索地开口。

    李图当即不避油腻,从中抓出了一把铜钱,细细观察了一遍,当即有了思路,便看向两人,道:

    “本官再给你们一次机会,说实话!说真话!坦白从宽!否则的话,稍后本官绝对不会留情!”

    话语中已经戴上了一抹凌厉。

    “他就没给我钱!”游典佐一口咬定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给了!”龙韬一也丝毫不示弱。

    “切,这李图还敢装腔作势?这竹筒之中全是钱,难道他还能分清楚,其中的钱是谁的?”“

    等着瞧,老师这招是真的要奏效了!”甄

    怀旦和邢阁奘两人低声开口,冷笑连连。

    李图脸色顿时一冷,道:“来人啊,给我把游典佐抓起来,重打十大板!”

    话语一出,顿时众人都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大人,你说什么?你不能乱来啊!你都没有审清楚,怎么能乱打人!甄大人,你可要救我!”游

    典佐顿时脸色大变,看向甄怀旦。其

    他人也是疑惑纷纷,李图这也太独断了,结果都没有就开始打人。甄

    怀旦和邢阁奘更是吃了一惊,按照他们找到的规律,李图只不过是喜欢帮穷人,所以会帮游典佐才对?

    “不好,要是游典佐被他打了,怕是会招出来!”邢阁奘急忙开口。甄

    怀旦顿时脸色一沉,道:“李图,你这是什么意思?当着我们的面,也想屈打成招吗?就凭你这样子判案,本官就能把你拿下问罪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还以为李图大人名震天下,是真有本事呢,原来是屈打成招?真不知道你当官这么多年,害了多少人!”邢

    阁奘也冷幽幽地开口。

    图穷匕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