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132章 凤凰集
 听李图这样说,这妇人啼哭了起来,抹着眼泪,神色无助而伤心,道:“恩公教训的是,我们以后不敢了。”那

    男人也是长长叹了口气,道:“造孽啊,都怪我朱八无能,还不起谢家的债!”李

    图闻言,道:“两位可是有什么难处?”

    那汉子道:“恩公有所不知,我们乃是贫困农户,平日里,就只能靠租地为生。可是今年,那谢家居然要三两银子的租金,若是还不上,就要我……就要我……哎!”

    这妇人脸色难看,急忙阻止道:“不说也罢,不说也罢。”

    见状,李图这才将孩子递了过去。两

    人将孩子抱住,那妇人倒也心巧,道:“两位恩公,你们远道而来,这凤凰集上没有客栈,如果不嫌弃,家里到也还有几件草房……”李

    图微微一笑道,道:“既然如此,多谢大哥大嫂了。”

    现在暂且住下,恢复了内力再说。另

    外,他也想看看,这夫妻两遇到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当夜两人便在凤凰集住下。

    而此时,柳州城中。

    破庙旁边,经过一夜的激战,留下了不少的尸体,最终墨家子弟,全部撤离。而

    洛成风等,却失去了李图的踪迹。此

    刻,很多武林人士,都赶到了这里,一眼望去,居然有近两百人。其

    中很多人是孤身作战,还有很多人蒙面。这次的围杀行动,不乏名门正派的弟子参与,那些人自然不能露面。

    “呵呵,乌鸡道人,你们激战了一夜,损失了几十个弟兄,就连那李图的一根毫毛都没有留下来?”

    一个剑客冷蔑地开口,他气息高冷,十分瞧不起乌鸡道人等人。“

    张一剑,你少说风凉话,若是找到李图,大家不能吃肉也能喝汤,你这般嘲讽,对你有半分好处吗?”

    乌鸡道人冷喝,脸色十分阴沉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找到李图,居然被墨家挡了一挡,别提有多么憋屈了。这

    种感觉,就像自己丢了十万两白银一样。肉痛!“

    诸位莫急,现在虽然那李图失去了行踪,但是断然逃不远,况且,你们难道忘了,最擅长追踪的暗河血滴子也来了,李图,逃不了!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们须得四处布下罗网,散出探子,一旦发现。立即动手,如今墨家护着李图,咱们得团结一致才是!”

    另一个老者开口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清一色的高手,平常难遇但是这一次,却集中在了一起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凤凰集。每

    一天早上,起得最早的不是做生意买菜的人,也不是忙着种地的农户,而是老张。

    老张是凤凰集唯一的挑粪人。

    他每天要做的事情,就是摸黑起早,到谢家去收了谢家昨天的人粪,再挑到左近的农户家售卖,一月可有两文大钱的赚头。

    没有比这更辛苦的赚钱方式,但老张乐在其中。今

    天他刚上门,才拾掇了谢家上下个个房间夜壶、厕所大抵两大半桶粪,就被谢家老爷谢康轰了出来。

    说是收租不顺,心情不好。

    “妈的,发什么臭脾气,没有我老张,你们这群狗日的得让屎尿愁死!”

    老张骂骂咧咧,将粪放在谢家门口,骂了几声,才准备挑起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哥,我用三文钱,买你这两桶粪怎么样?”这

    个时候,一个中年人忽然出现在老张身边。他

    一身狼狈,看上去十分凄惨,就像是刚刚逃难一般。

    老张上上下下扫了一遍,心说这人莫不是有病?但他还是笑呵呵地道:“可以可以。”这

    人给了老张三文大钱,挑着粪,慢悠悠地离开。“

    世上居然有这样的蠢货,当真可笑,当真可笑!”

    老张攥着三文大钱,心说又可以去镇上的咸亨酒店,吃一碗茴香豆,喝点小酒了。这

    中年人换了粪,挑上肩,一眼看去,竟然看不出任何怪异之处,就像是个天生挑粪的人。他落魄潦倒,倒成了掩护。凤

    凰集的道路上十分冷清,没有什么人来,晨风一吹,还带着丝丝凉意。忽

    然,这中年人的背后,出现了一个年轻人,这年轻人一身灰衣,看上去普普通通,但是眼中却锐利非常,带着一抹惊人的寒意。

    “李图无路可去,唯有此地!”他

    喃喃着,看到前方挑粪的中年人,忽然心中一动,上前一步拦住,道:“这位大哥,我想要四文大钱,买你这两挑粪怎么样?”他

    眼中的锐利已经完全消失,换成了和煦的笑,完全看不出那种阴冷。

    这中年人却摇摇头,道:“四文大钱,是我两个月的赚头,但是我不能卖你。若是没了我这两挑粪,那些农户的庄稼,可就长不好,要死人的。”这

    年轻人笑了笑,道:“那大哥,我帮你挑一段怎么样,算命的说,我今天必然要受点皮肉之苦才能消灾,你就当帮我个忙,四文大钱照样给你。”中

    年人挑眉,看了他一眼,道:“你还真是个奇怪人,那便与我走走吧。”…

    …早

    晨,朱八夫妇起得很早,收拾了早餐。

    “等老张挑粪来,便可以下地,一定要早,太阳出来,那粪晒干了便打了折扣。”

    妇人叮嘱,将饭菜端给朱八,道:“那恩公两人,看是有身份的,吃不惯咱们的粗粮,这些细面菜肴,你端过去。”

    朱八点点头,经过昨晚的发泄,他恢复了老实巴交的性格,一切只由这贤惠的老婆,安排得稳稳当当。他

    把饭端了过去,李惭恩守在门外,接过菜肴。

    此刻李图已经到了关键时刻,只需一时三刻,就能内力全复。若

    是被人打扰中断,恐怕又得许多日子才能康复。

    “公子,农家没有好菜肴,请两位勉强就食。”

    朱八开口,李惭恩道:“多谢大哥,我等实在无以为报。”

    朱八转身,正好这时,外面的门也被人敲响。“

    老张来了!”朱

    八当即上前开了院门,入眼却不是老张,而是两个陌生人,一个中年人,中年人身后还去跟着一个年轻人。“

    请问,要粪吗?”

    中年人开口。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而此时。

    凤凰集外,数百人冲驰而来。“

    快些,血滴子追魂,已经到了凤凰集,他一定能找到李图,李图一定就在凤凰集!”

    这些人无不匆忙,都想快点前去,分一杯羹!“

    毕其功于一役,这一次,李图必死无疑!”“

    就看死在谁的手里!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