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126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
 见李图跌下马背,这般凄惨,瞬间,李惭恩和盛长平都是大吃一惊。“

    大人……大人受了重伤!”李

    惭恩忽然明白过来,他瞬间情绪激动,因为内心的震动,眼中也是一酸!李

    图表现的坚不可摧,力压罗浮山,可是,他只是强撑,已经是强弩之末,一直用意志在压制伤势,离开罗浮山的控制范围,他终于伤重难支!“

    大人,你……你就为了这么个千刀万剐的凶徒……”

    李惭恩抱着李图的躯体,眼中不禁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他抱着李图站了起来,忽然转身,眼中带泪,恨恨地朝盛长平道:“

    姓盛的,大人此刻危在旦夕,我李惭恩无暇管你,你可以逃,但是我李惭恩发誓,纵然天涯海角,我李惭恩也不会让你逃过法网!李图大人拼尽性命,从罗浮剑宗救了你,我拼尽性命,也会抓住你!”

    说完,李惭恩转身上马,带着昏迷的李图飞速离开,一骑绝尘,逐渐消失在盛长平的视野之中。盛

    长平立在原地,眼中却已经全是热泪,心中百感交集,滋味莫名。

    他忽然跪了下来,将李图洒在地上的鲜血,和着泥土,一起捧起,小心翼翼地用衣服装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起身,看向李惭恩消失的方向,擦了把热泪,一字一句,在心中发誓:“

    李图,我盛长平欠你的,我一定会还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惭恩带着李图飞速离开,他焦急到了极点,一路狂奔。现

    在的李图,根本不能撑到回到江南府。这一条官道,直通柳州城,一旦到达江南府,就可以先找个医馆暂且治疗。

    李图所受的乃是内伤,一般的医生是否能治疗?柳州城能否是活命之处……李惭恩不敢去想,也没有时间去想。他

    心乱如麻,心中极为焦急,直把手中的马鞭都快要抽断了。

    “大人,你可一定要撑住,你不能死,你不能死!”

    他疯狂地夹着马腹,忽然这马儿一声长嘶,忽然前脚一折,居然一下子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嘭!”马

    儿重重地砸在地上,马嘴之中全是白沫。这

    马儿乃是江南府朝廷官马,朝廷腐败,就连马匹也养得不壮,此刻太过劳累,已经脱力。

    李惭恩抱着李图,生怕李图被跌倒,只好不顾自己,将李图全力一送,放在了一边,自己却重重砸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地上一块尖锐的石块,从正好从李惭恩都小腿之中刺过,将他的小腿直接刺穿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李惭恩发出了惨呼声,声震四方。

    “我要……站起来!大人,不能死!”李

    惭恩的额头,冒出了一层层的冷汗,这种痛苦难以想象,他忽然抬起左脚,将那宛如短矛一般的石块拔了出来!

    鲜血淋漓,李惭恩的脸色都变得苍白,但是他却毫不犹豫,一把将李图抱起,发足狂奔。跑

    到前方百米,他脚上的鲜血,也已经流了一地,但是,他惟一的信念,就是不能停!

    耽误一分钟,李图都有可能会死。这

    是他的信念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前方人仰马嘶,传来了密集的马蹄声。

    李惭恩急忙上前,前方的山脚处,飞驰来了十几骑。这是十几个大汉个个彪悍,神色匆匆。

    李惭恩站到了路边,十几人呼啸而过,忽然李惭恩一步跃起,一脚将最后一人从马背上踢飞了。他

    稳稳落在马背上,调转马背,一路飞驰。“

    驾!李

    惭恩带着李图飞速离开。“

    这孙子偷袭我!”被

    踢飞的大汉摔在了地上,高声开口,叫苦不迭,众人纷纷转身。

    “好家伙,居然敢偷袭咱们!”

    “若非咱们有要事在身,要及时前去围杀李图,定要这厮好看!”

    几个大汉愤愤地开口,方才的大汉与人共乘,一起飞速前进,不多时,见到了倒在地上的马匹。“

    嗯?不对,这马屁股上,有江南府的官印子!”一

    个大汉眼睛最尖,一眼看到关键。

    朝廷马匹,都会在马屁股上,盖上印戳,此刻却成了他们的关键线索!“

    不好,难道方才的那两人,便是李图和李惭恩?”其

    他人顿时诧异地开口。“

    想来应该是如此!方才那人武功并不甚高,定然是李惭恩!他怀中抱着的,必然是李图无疑!”“

    不错,可是得到的消息,说李图武功非常高,让咱们都不准接近,等别的高手到来再杀,为何会受了重伤?”

    “对啊,难道有谁能伤到李图?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个大汉忽然眼中精光一闪,随即狂笑了起来,道:“

    哈哈哈,兄弟们,咱们发财的机会到了!那李图上了罗浮剑宗,定然在罗浮剑宗吃了大亏,咱们现在过去,可就能捡个便宜,拿到他的人头,十万两雪花银的悬赏,够咱们花一辈子!”

    闻言,所有大汉都是脸色大喜,个个露出了贪婪之色。

    “走,那李惭恩一人,定然不是咱们的对手,杀了他,李图就是咱们的囊中之物!”“

    这是天赐的富贵,我等若是不取,那是对不起上天的美意!”

    “不错,李图杀了那么多绿林豪杰,这次合该他死!”

    一群大汉立即转身,朝着李惭恩的方向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惭恩得了快马,一路飞驰,直接奔入了柳州城。此刻已经是日暮时分,李惭恩焦急非常,冲进城中,直接下马,一把抓住了一个路人,凶神恶煞地道:“

    城中最好的医馆在哪里?快说,不然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这人被他吓得脸色惨白,结结巴巴地道:“前面右拐,何家药馆,去找何小仙!他便是最灵的。”

    李惭恩不及多想,便已经拉着马匹冲了过去,果然看到了何家医馆。此刻天色已晚,走进其中,却还有四个病人,那何小仙却是个青年男子模样,又瘦又白,像是嗑药多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给我散开,我家主人人命关天!”

    李惭恩顾不得这么多,凶神恶煞地闯进去,将一包银子放在桌上,祈求地看着何小仙,道“何大师,请救我家主人一命!”

    何小仙抬头,轻飘飘地扫了李惭恩和李图一眼,目光又落在桌子上的银子上,冷冰冰地道:“

    按理说,先来后到,你这般行事,我该吧你轰出去才是。”“

    不过,看你这病人顷刻就死,我便为你破例一回。”说

    着,却将那银子收了起来,过手时感到重量,何小仙更是满意了三分,道:“将这半死不活的死尸放下来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