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117章 客栈之斗
 剑光瞬间将李图笼罩。叶

    轻语惊鸿一剑,空灵而飘忽,深得罗浮剑派的精髓;而燕凌空的剑法更是凌厉而险峻,令人连触碰的勇气都没有。李

    图剑法暗凝,他内力一动,忽然平平一剑斩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可笑!”燕

    凌空看到他这样接招,不由得冷笑起来,他和叶轻语的剑法,都带着十几个后手,李图这样的接招方式,一个后手也防守不住。“

    当当!”

    两声清脆的碰撞,李图的长剑依次斩过叶轻语和燕凌空的长剑。

    叶轻语的玉手忽然一震,她感到剑身上传来一股冰冷的寒气,居然让她手都是一僵,不由得下意识退了两步,长剑兀自颤抖不停。

    而燕凌空的长剑,更是直接碎裂,居然被李图这一剑给斩碎了!燕

    凌空愣住,手中剩下一只剑柄!

    他的回风落雁,藏着七大后招,招招致命,乃是雁荡宗的精要剑法,可是现在,后招一招都使不出来!

    剑斗断了,还怎么使?“

    你……”叶

    轻语震惊地看着李图。她前去刺杀之时,就已经被李图的内力所逼,导致手链都断裂,落在了李图手中。现

    在看来,李图的武功,居然比几日之前更有长进,似乎已经到了一个随心所欲便能击败自己的境界!

    这样的成长速度,十分恐怖!

    她芳心巨震,这样的资质,纵然放在罗浮剑宗,乃至整个东南武林,恐怕都找不出第二个!而

    燕凌空,更是愕然,道:“我的长剑……你居然斩碎了我的长剑?你使妖术!”

    他不可置信地看着李图。李

    图微微一笑,道:“二位,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,在下先走一步。”说

    完之后,他挥剑一步越出,已经落在七八步外,回到了酒楼之中。“

    不好!我的人!”

    叶轻语俏脸一变,忽然立即想到了什么,急忙追进了酒楼。二

    楼上,李惭恩左手提着一个人,面对一个老者,右手不断挥动长剑不断攻击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就凭你这样的后生,也想在老夫面前动手?真是可笑!”

    这老者,赫然便是之前跟在燕凌空身边的人,他经验老到,拦住了李惭恩,轻而易举地让李惭恩无法脱身。“

    惭恩!”

    李图眉头一皱。“

    哈哈,叶轻语侄女来了?我帮你夺回此人!”老

    者一声高呼,随即大手张开,形成鹰爪,瞬间一把抓住了李惭恩的手腕,力道一发,李惭恩顿时剧痛得长剑掉落!“

    滚吧!”老

    者接着一掌,一掌轰在了李惭恩的胸口,李惭恩立即从楼梯上滚落而下,倒在地上,吐出一口鲜血。“

    哈哈,就凭你这样的武艺,也敢与老夫抗衡,可笑!”老

    者一把提起了盛长平,道:“轻语贤侄女,这人,莫非就是你罗浮剑派追索数年的叛徒盛长平?”

    叶轻语看到人被夺回,这才松了一口气,道:“正是。多谢前辈,敢问前辈如何称呼?”老

    者呵呵一笑,道:“我与你家宗主也是认识的。我便是雁荡山‘怒风神剑’陈风孝便是!”“

    原来是前辈,前辈大名,如雷贯耳!”

    叶轻语赞道。李

    图上前,将李惭恩扶了起来,李惭恩脸色有些苍白,道:“惭恩无能,有负大人嘱托。”

    李图拍拍他肩膀,道:“小事一桩。”说

    完之后,目光便落在了这怒风神剑身上,眼中带这一抹寒冷。

    “孝叔,这家伙会用妖法,震碎了我的剑,你可一定要杀了他!”

    燕凌空也走了进来,脸色十分阴沉。他

    的剑居然被震碎,这让他对李图生出了必杀之心。闻

    言,陈风孝也意外了一下,不由得正视李图。

    “居然震碎了凌空的剑?”

    陈风孝心中一凛,燕凌空的剑,乃是用精铁打造,坚硬非常,想要震碎,纵然是他的内力,都还做不到。难

    道眼前这个年轻人,居然能有这么高深的内力不成?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但是,他立即在心中否认了这样的想法,如果这年轻人拥有这样的内力,那这一次黄山大会,他雁荡剑宗岂不是倍感压力?而且,不只是雁荡剑宗,天下英杰都会多出一个大敌!“

    小子,看你贼眉鼠眼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,自废武功,我让你离开,否则的话,我让你好看!”

    陈风孝冰冷地开口,高高在上。李

    图淡然道:“我不想杀人,把盛长平交给我,我放你走。”闻

    言,陈风孝脸色一沉,道:“好大的胆子,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叶

    轻语却是眼中一动,忽然上前道:“多谢神剑前辈,这盛长平,侄女先带着,免得耽误您出手。”陈

    风孝也不疑有他,直接将盛长平交给了叶轻语。

    “小子,今日,我便让你认清楚自己的身份和实力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忽然一步落下,双脚在地板上,印出了两个浅浅的印子。

    内力深厚!“

    我数三声,你若是不跪下道歉,就别怪我陈风孝不留情面!”

    他一字一句地开口,逐渐走了上去,整个人带着一股压迫的气势。

    李图微微一冷,道:“既然你想出手,那便出手,何必聒噪。”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陈风孝一声怒喝,顿时一步欺近,一拳轰了出去,他这一圈带起了一道劲风,劲风如刀一边割面而来!这

    一拳的力量,足以打死一头牛了!

    李图却是脸色冰冷,丝毫不惧,一拳对轰了上去。“

    嘭!”一

    声闷响,两人的拳头撞击在一起,瞬间引发了一阵闷响!“

    嗯?”陈

    风孝不禁心中一震,李图的内力,居然让他一种撞在铁墙上的错觉?这

    不可能!他淫浸武道几十年,都才凭借一手内力,得到“怒风神剑”的美誉,此刻遇到一个年轻人,居然可以和自己分庭抗礼?

    这不对!“

    我要杀了你!”他

    双手伸出,好似化成了两把长剑,来去如风,让人防不胜防!这

    乃是他怒风神剑的由来,化双手为剑,从而摒弃传统用剑,双手充盈内力,更是比用剑更加强大!但

    是李图却丝毫不惧,淡然应对,同样伸出双掌,与他激烈地嘭装起来!

    “砰砰!”“

    嘭嘭嘭!”两

    人的动作都极快,他们两人内力充盈,不过瞬间,周围的桌椅就已经被震碎了,不只留下一地的狼藉!而

    另一边,叶轻语却是狡黠一笑,一把提起盛长平,而后一步跃出了客栈,消失在街道之中了。李

    图时刻在注意着她,看到这一幕,不禁内力一涌,手上一震,顿时陈风孝倒退了一步,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。他

    神色震动,不由得越发的愤怒!“

    我陈风孝,十七岁剑道有成,独步雁荡山!”

    “二十五岁,我剑法圆融,已经可以与宗门长老媲美!”“

    三十五岁,我弃剑不用,创建双手神剑!”“

    老夫一生纵横,未尝一败,你去取一个后生,安能与我为敌!?”

    他怒吼起来,宛如怒狮一般,强大的内力充盈全身,一步踏上,脚下的地板,立即被他踏得粉碎!

    “死!”周

    围的桌椅直接被真的粉碎,他这一招,已经是倾尽全力,志在将李图灭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