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金牌县令 > 第107章 断水
 众将领都是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那山上的泉水,如何去断?

    “大人,你莫不是说笑?那泉水长在山上,我等在山下如何断绝?”王

    钊怀疑地开口。李

    图淡淡道:“山上的泉水,必然是与山下的水脉相连,一但将山下的水脉撅开,山上便无法蓄水。”

    “尔等立即率领五百人,在雁荡山周围掘土,找到与山上水泉相连的水脉!”

    “一旦找到,立即大力开掘!”闻

    言,众人都是面面相觑。这

    样的道理,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。就

    连李图,也是从前世的地下水消失想到的。一

    些工厂对大地造成巨大破坏,比如开采石头、矿山等,必然会造成地下水下沉。

    随之而来的后果就是沉降、塌陷、地下水流失等地质问题。

    李图利用的,便是地下水流失!雁

    荡山高耸入云,加上夏日炎热非常,山上水泉又非洪流,不过是小小支脉。今日开掘,明日便可见效。李

    图继续道:“此外,惭恩,你率领五百人,立即回城,拉来酒肉,一定要足!”“

    是!”李

    惭恩当即离去,而众人都以为,李图这是准备犒赏三军了。

    “王钊,你再派一个人,给我四处寻找可以干柴、干草火油等物,务必要足数,两天之后,我有大用!”

    李图一一吩咐,众人根据他的安排,一一出发。

    半日后,最先回来的乃是李惭恩,他风风火火,拉来了四大车酒食。“

    大人,四大车酒食已经完备,等到克敌制胜之后,咱们痛饮一番!”

    李惭恩高声开口。

    但是李图却摇摇头,道:“这些东西,并非用来庆功的。”闻

    言,李惭恩倒是意外,不用来庆功,拉酒食来做什么?“

    启禀大人,挖到了!终于挖到了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王钊一身尘土,跑了进来,他盔甲之上,都沾满了泥水,想来是十分辛苦。“

    好!带我前去看看!”李

    图当即喜上眉梢,带着李惭恩等朝着雁荡山而去。

    雁荡山下,五百军士辛苦了一天,终于找到了水脉。

    在山下,已经掘开了一个十几米的大坑,坑中全是泥水。

    雁荡山上,一群土匪看着军士们辛苦,嘲讽不已,看到李图到来,顿时各种起哄。

    “哈哈,李图,你就这样破我们山寨?真是可笑,堂堂的军士,变成了苦力!”“

    不如反了李图,前来我们山寨吃香喝辣吧?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一群傻叉!”山

    上,许多土匪高声笑着。

    李图恍若不闻,走了过来,看到水坑,不由得大喜,道:“

    好!尔等就负责不断挖开水坑,同时将水坑中的水运出去,破贼之后,我给你们记首功!”众

    军士更加努力,勤劳而作。时

    光飞逝,已经到了夜晚时分。

    流云寨大寨之中,盛长平一直在监听着山下的消息。

    当得知李图让军队开挖水坑的实话,他愕然不已,但是随即冷笑。“

    老师,那李图莫不是疯了,居然浪费时间去做这样的事情?”

    蔡文元摇头嘲讽着。“

    对啊,还以为击败扬州拳王的,是个什么人物,原来不过是个胡搅蛮缠的家伙!”“

    盛兄,你纵横江南府几十年,居然被这么个毛头小子给逼走,真实有些可惜啊。”“

    没事,等到他兵锋稍挫,咱们便冲将下去,灭了他!”其

    他几个当家都冷声开口,这些人都与盛长平一般,乃是出自武林之中,自傲得很,根本看不上官府。

    盛长平点点头,放下心来,道:“李图办案自然不错,不过克敌制胜?他还差太远!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忽然一个土匪跑了进来,道:“诸位当家,大事不好了!”

    他慌忙不已,众匪首都皱眉,盛长平不悦道:“发生什么了,慌慌张张!”

    这土匪道:“启禀大当家,咱们断水了!”闻

    言,场中所有当家骤然色变,直接起身。

    “什么?断水了!不可能!”

    一个当家震惊地开口。

    “对,咱们山上泉水,四季不干,怎么会断水?”“

    究竟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众人吃惊不已,一瞬间心中巨跳。他

    们流云寨,为何能稳如磐石?一直不倒?原因就是积粮深广,又有水源为用。如

    果没有水,积攒再多粮食也没有用!

    没有粮食,还能坚持,没有水?三天都挨不过!如今又是三伏天气,山上几百口人,怎么解决吃水问题?

    “大胆,你敢乱我军心!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盛长平怒喝,他根本不相信!

    “是真的,今天厨房的取水做晚饭,但是刚接了两桶水,水就越来越小,最后直接干了!小人不敢说谎,大当家一看便知!”

    这土匪颤抖着开口。“

    盛兄,我们还是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一个络腮大汉开口,他是二当家“怒狮”杜夫武。

    盛长平脸色阴沉,道:“走!”几

    人迅速赶往水源,水源在后山,从一片石壁中流出,此刻山寨的十几个伙夫,立在石壁前苦恼不已。

    平日,一股山泉沥沥流出,足够山寨使用,但是现在,却已经干了,只有些许水滴滴落。“

    怎么回事,怎么会突然没有水了?!”

    盛长平到来,看到这一幕,脸色大变!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我们的水怎么会消失了?”“

    不好!不好!这么一来,咱们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完了完了,没有水,咱们可怎么坚持?”

    这群当家的瞬间傻眼了。“

    大当家,这水莫不是让神灵取走了……不然的话,怎么会突然干涸?”

    一个伙夫颤抖着开口。

    这山泉终年不息,今日居然会变成这样?太过诡异了!“

    大当家!”这

    个时候,又一个人跑了过来,道:“大当家,山寨中的兄弟都饿得很了,问伙夫们什么时候才能做好饭?”“

    水都干了,还怎么做饭!催什么!”蔡

    文元脸色难看地怒喝,这土匪顿时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水了……那可怎么吃饭?”他

    震惊地喃喃。

    “阿三,这不过是,小事一桩,你不用惊慌,告诉兄弟们,今夜开大宴,让他们稍等!”盛

    长平沉声开口。现

    在,必须要维稳,不能让山寨中的弟兄知道没水的事情,不然会动摇军心!

    “是,是是!咱们山寨洪福齐天,不会有问题!”

    阿三唯唯诺诺地开口,随即离去了。

    “诸位兄弟,今日,我山寨终于遇到了生死存亡之时!”

    盛长平脸色凝重无比,冷静如他,额角居然出现了一层冷汗!杜

    夫武等人,也是脸色凝重。“

    军心不能动乱,今夜无水,先用酒来凑,伙夫们快速做饭,水不够就用油炸,一定要让大家吃饱喝足!”

    盛长平也不是等闲之辈,当机立断。“

    山寨中虽然有酒,但是几百人饮用,最多能坚持今夜……明天……”杜

    夫武眼中担忧不已!“

    李图!”

    盛长平骤然握紧了拳头,他不知道李图是怎么做到的,但是,他知道这件事与李图一定有关!“

    妈的,看来这狗官,还真有点能耐!”“

    坚持住!不要慌!”

    其他的当家也是咬牙切实,显然发狠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