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大魏能臣 > 第1542章 《讨伐羌狄檄文》
    “先生果然妙计,孙公佑自作聪明,却不知落入陷阱中矣!”

    “哈哈,跟在大司马身边久了,多少学到一些坑人的……不对,是学到一些神机妙算!”

    “下一步,咱们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顺其自然,假戏真唱!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院里烈焰熊熊、孙乾趁机逃出之时,在不远的一座敌楼中,张任躲在暗处看的清清楚楚,旁边还站着一个人,正是曹军使者-蒋干!

    两天之前,蒋干就到了剑门关,与张任、黄权、刘巴等人商谈,晓之以理、动之以情,再加上丰厚条件,使众人下定了决心,愿意归顺曹营一方!

    不过他们的家眷尚未接回,暂时不能改旗易帜,萧逸也没有催促,反而另有一番安排,比如让刘巴故意接近孙乾,并与之‘暗中勾结’,就是计划中的一环!

    这样做的目的,是向巴蜀内部再放一枚暗子,与另一枚遥相呼应,关键时刻起大作用!

    “敢问子翼先生,大司马现在何处,末将与其他弟兄们,都有心拜见一下,可否成全呢?

     待大军南下之时,末将还愿做先锋--冲锋陷阵,杀敌立功,以报大司马厚待之恩!”

    计策虽然巧妙,张任却很是疑惑,曹军有四十万之众,只要控制了金牛道,就能长驱直入了,破刘备、取成都,进而席卷巴蜀之地,并不费太大力气!

    萧逸为何按兵不动,还玩起了阴谋诡计,派人过去卧底不说,还要把几座城池拱手相送,莫非有更大图谋?

    “不急!不急!大司马神龙见首不见尾,如今正在做一件大事,不过快则二十天、慢则一个月,肯定会亲临剑门关,与诸位将军相见的!

    公义将军号称西川枪王,一身本领出神入化,大司马也是爱武如痴之人,早就想好好切磋一番了!

    细说起来,将军与大司马之间,还颇有一些渊源呢,将军的师弟-白马银枪赵子龙,乃是我家大司马的结拜兄长,也是亲大舅哥!”

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蒋干好言安抚着,却只字不提南下之事,因为他心里清楚,萧逸不会深入巴蜀的,至于原因吗--猜的到,不能说!

    眼前就是证明了,如果金牛道畅通无阻,汉中兵马势必南下,一旦两军厮杀起来,局面就难以控制了,想不大举进兵都不行!

    反过来,舍弃几座城池,让金牛道阻塞起来,就有不进兵的借口了,就算跟刘备军进行厮杀,也能控制住局面,不会一发不可收拾!

    前有饿狼,后伏猛虎,进退两难之间,大司马也不容易呀!

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建安十五年-十月二十三日夜,在孙乾的挑唆下,刘巴悍然发动‘兵变’,试图斩杀曹军使者,夺取剑门关,生擒张任、黄权等将领,以此号令金牛道五万驻军!

    没想张任等人反应迅速,率本部人马与之激战,刘巴不敌之下,只好带着孙乾、以及数百残兵败将,一路退回了梓潼关!

    十月二十五日,赵云统军猛攻德阳、绵阳,两城守军猝不及防,于是弃城而走,纷纷退回了剑门关!

    十月二十六日,刘巴在梓潼关改旗易帜,宣布归顺刘皇叔麾下,受封为‘奋武将军’,并得到黄金一万两、锦缎两万匹的重赏!

    至此,金牛道南部的德阳、绵阳、梓潼关三大重镇,都落入了刘备军手中,成都也被团团包围起来,成为了一座孤城!

    刘备、庞统闻讯大喜,准备调动主力人马,与赵云、刘巴两路汇合,一鼓作气攻克剑门关,控制整条金牛道,取得更有利的战略位置!

    十月二十八日,刘备大军准备完毕,正要祭祀出征之时,一道《讨伐羌狄檄文》突然横空出世,很快传遍了汉中、益州、整个天下,观者无不震惊,其文如下:

    “大司马、兼大司农-无愁县侯-领幽州牧-萧逸,谨以至诚昭告山川神灵:

    大汉雄伟,总领万国,凡日月所照、江河所至,皆为汉家之领土,吾等身为汉家子孙,保卫吾祖宗艰苦经营、遗留吾人之土地,名正言顺,鬼伏神饮,决心至坚,誓死不渝!

    今有羌狄小丑跳梁,聚集铁骑八万之众,侵夺吾益州土地,杀戮吾无辜妇孺,铁蹄所踏、山河破碎,狼烟滚滚、血流成河,更有背弃列祖列宗、恬不知耻之徒,与之内外勾结,出卖我大好河山!

    汉贼不两立,古有明训,华夷须严辨,春秋存义,无愁身为军人,当保我大汉领土,护我大汉百姓,今率一旅之孤师,西征凶恶之戎狄,虽战死沙场、马革裹尸,亦是无怨无悔!

    惟愿神明护佑、大汉永昌,惟愿击败羌狄、金瓯无缺,惟愿生擒卖国之贼、千刀万剐于列祖列宗灵前,以为后来者戒!

    此誓:建安十五年,十月三十日!”

    文笔刚烈,铿锵有力,檄文所到之处,士人纷纷喝彩,百姓争先传诵,更有热血之少年人,自备战马、兵刃、干粮,成群结队前往曹营从军,要与大司马并肩作战,驱逐羌狄,保我河山!

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主公!--不好了,大事不好了!”

    “何事如此惊慌,莫非萧逸挥师南下了?”

    “萧逸没有南下,而是出兵西征,攻打羌狄部落去了!”

 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简阳城外-中军大帐,刘备金盔金甲、端坐帅位,两旁文武肃立、斗志昂扬,正在进行誓师大会,准备出兵金牛道……大帐外战鼓隆隆,各部人马都做好了出发准备!

     没想会议开到一半,有鸿翎使者冲了进来,一边连滚带爬,一边大声叫喊,手中紧紧抓着的,正是抄来的《讨伐羌狄檄文》。

    刘备、庞统与众文武看过,无不大惊失色、进而顿足捶胸,人人心中一个念头……“这场仗没法再打了!”

    天下大乱以来,诸侯们征战不断,人脑袋都快打成狗脑袋了,倒是有一条铁律,却人人自觉遵守,不敢越过一步:

    一方诸侯与异族开战之时,其余诸侯不得背后进攻、不得暗施诡计,在允许的条件下,还要出手帮个小忙呢!

    比如建安三年,孙策出兵攻打山越部落,老巢吴郡极为空虚,而曹营在淮南驻扎重兵,却没有趁机南下!

    反而开放各处关卡、码头,让商人们把精铁、战马、牛皮等战略物资,源源不断的卖到江东,使其无后顾之忧!

    还有建安十年,刘备控制荆州南部之后,出兵攻打交州,与百越部落厮杀不断,曹营集团有人建议,立刻派一支兵马南下,就算不能夺取荆州南部,也给大耳贼添点恶心!

    当时曹操朝思暮想的,就是报乌林兵败之仇,对刘备、庞统都恨得牙长三尺了,可即便如此,奸雄还是否决了出兵之事,让刘备全力与百越部落交战!

    这种事情还有很多,就连袁术、袁绍这种人品低劣者,都没有破坏这条铁律!

    大家都是汉家血脉,打生打死也好,谁胜谁败也罢,最后都是肉烂在锅里了,若是与异族人交战,必须齐心合力、一致对外!

    如今萧逸不挥师南下,反而出兵西征,跟羌狄部落拼命去了,就把原来的诸侯争霸,转变成了驱逐外患,一下占据了道义的制高点!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刘备再出兵北上,争夺金牛道的控制权,那就是不顾民族大义、勾结异族,会被天下人的口水活活淹死!

    之前刘璋的莫名之死,已经让刘备失了不少人心,再背上‘出卖列祖列宗’的骂名,那就一辈子休想翻身了!

    “传令:出征作罢,各军归营,谁也不许向北一步,否则杀无赦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刘备脸皮再厚,也不敢与天下人为敌,只能让各将领回营,严格约束部下士卒,眼看着大好机会丧失,心中郁闷可想而知!

    “都是属下无能,让主公陷入如此窘境,真是悔不当初,不该急功近利、借助羌狄人之力,结果让人抓住把柄了!”

    “士元不必如此,这都是萧逸的诡计,又毒又狠又准,还让人防不胜防,与此人沙场征战,我等要多加小心!”

    庞统陷入深深地自责中,双眉紧锁、眼睛下垂,一张丑脸都扭曲了,狠狠的跺了几下脚,又实在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之前联络羌狄各部落,只为骚扰汉中郡侧翼,分散曹军一部分兵力,其实没报太大指望,也没太当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因为羌狄盘踞西部,常年骚扰大汉西垂,就算刘备、庞统不派人联络,他们也会出兵的,无非是数量多少的问题。

    没想萧逸抓住机会,大举出兵西征,把芝麻般的小事,弄成了滔天大事,占据了民族大义不说,还把刘备军迫入窘境中了,如果让天下人知道,刘备军与羌狄部落有联系,后果不堪设想呀!

     ‘更有背弃列祖列宗、恬不知耻之徒,与之内外勾结……惟愿生擒卖国之贼、千刀万剐于列祖列宗灵前,以为后来者戒’,檄文中这几句话,就等于指着刘备、庞统的鼻子骂人,看的人又恶心、又无奈!

    万幸的是,之前联络戎狄各部,只是送了不少礼物,并派使者口头传信,没留下任何文字证据!

    倒不是刘备、庞统谨慎小心,而是羌狄部落太落后了,至今也没发明文字,更别提使用文字了,部落之间传递消息,都是先编成歌谣,再派人一路唱过去!

    遇上记性不好的,唱丢一两句,或者唱错一两句,意思就全拧过来了,明明是问候的意思,结果变成了挑衅,草原上很多纠纷厮杀,就是这样引起的呢!

    如此一来,就算萧逸灭了羌狄部落,也找不到什么证据,证明刘备军与羌狄勾结,事情就不算太糟糕了!

    “萧逸西征去了,咱们也不能闲着,立刻进兵成都城,在最短的时间内,把这座城池拿下了!

    同时传令子龙将军,牢牢守住德阳、绵阳、梓潼三地,控制住金牛道南部,这样咱们进可攻,退可守!”

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也只好如此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