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都市小说 > 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 > 第六百七十章 转移压力
    金翎问得就比较直接些,“真的是不乐观吗?”

    喝了几口热水的冯一平,好像又精神起来,“原本应该是不乐观,但是,我是谁啊,我可是冯一平!”

    老马有些无语的看了金翎一眼,金翎说道,“真是一副欠打的样子,对吧!”

    老马闻言狂点头,可不是吗?

    刚才还霜打了的茄子似的,现在却这么的精神焕发得意洋洋。

    所以,你又是来了一把先抑后扬吗?

    要不要总是这么得瑟?

    冯一平则好像是完全没有留意到他们的嫌弃,继续在自吹自擂,“嘿嘿,我可是做了这么大的努力,所以,怎么可能没有改变?”

    他站起来,动作很大的挥手,“我可以确定,如果没有我关注,事情不会有任何改变,我们多半会错过这次调整的好时机,”

    “但因为我这么热情的参与,你们等着吧,相关事态的发展,一定会按照我们希望的方向发展,”

    “同志们,”他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,“要相信我们的决策层,改革开放这样完全没有任何先例和借鉴的伟大事业,我们现在都发展得这么好,何况是房地产这样有很多先进的经验可以借鉴的领域?”

    老马心说,你这话,说得是不是迟了点哦同志,领导们可都走了。

    “更何况,呼吁各界关注这个问题的,是我,”冯一平指着自己的鼻子说,“是我!”

    得,原来他这夸别人,主要也是为了夸自己。

    “是全世界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眼光超卓且精准,无论是对什么事的公开预测,迄今无一出错的我,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话,他们能不重视?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谁敢不重视你啊,”金翎忍住把白眼翻到天际的念头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老马则有些疑惑,他小声嘀咕着,“这难道是刚才偷喝酒了?”

    不会吧,和那样的领导会面的时候也有时间偷喝酒?

    哎,也不是没可能,酒壮怂人胆嘛。

    冯一平还在继续自夸,“知道吗,很多事,都是因为有我的缘故,所以都得到了改变,也一定会有改变,”

    “那句话怎么说的,我来,我看到,我改变,”

    老马皱起眉头,那话是这么说的?但管它怎么说呢,“一平,既然你都没事,那我先走一步,我手上的事还很多,”

    他是越来越觉得自己现在有些碍眼。

    在走廊上,他刚好碰到联袂走来的潘时敏和陆博士,两个人此时看起来都很高兴的样子,一个走起路来像是在跟着音乐跳舞,一个一边推着眼镜,一边卷袖子,看起来,就知道是志得意满,准备好好的大干一场的样子。

    老马对此相当的理解,在国内从商,本身做得出色,上头又明确的大力支持,这样的得意劲,他怎么可能不理解?

    “两位,一平和金总正在开会,”他确定,冯一平和金翎,现在需要一些独处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,”陆博士并不是太失望,“那再找时间和冯总商量也行,”

    他找冯一平,具体并没有什么事,不过是高兴得有些难以排遣,所以想来找冯一平聊聊,顺便表表决心而已。

    老马跟上他,“陆博士,我可是一直想找你好好聊聊,你是硅谷最成功的华人职业经理人,对美国的电商,了解得也会比我要透彻,有些问题我很想想你请教,”

    “马总你客气,对电商,我是有一些了解,但要说理解,肯定没有你深刻,不过,我们倒是可以就美国电商的特点,做一些交流,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想要了解的,是eBay和亚马逊,他们两家在高科技方面的布局,我其实挺羡慕亚马逊推出的那款电子书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确实是一款非常优秀的产品,甚至是会让苹果都会感受到威胁的产品,但我觉得,亚马逊最有远见的布局,应该是他们在云计算方面的投资,”陆博士补充道。

    老马亲热的搭着陆博士的肩膀,“是吧,我还听说,他们也一直在研发无人店的技术……这些一两句话说不清楚对吗,所以我一直在想,博士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去我们那看看,你看,这里研发的很多项目,最后都是应用于电商……我跟你说,这个时候的西湖,可是最有魅力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朝那边办公室看了几眼的潘时敏忍不住插了一句,“马总,在你口中,无论是几月份,西湖都是最有魅力的时候?”

    老马一点都不觉得尴尬,非常理直气壮,也非常有冯一平风范的说,“当然,那可是西湖!”

    潘时敏没好气的撇了撇嘴,“去了那么多次,我怎么就感受不到?”

    她来找冯一平,是有正经事。

    领导都到机场来看了,看起来领导对他又是那么认可,而一直关注航空市场的她,也非常清楚,现在正是在航空界检漏的难得的时候。

    不说收购那些经营面临巨大压力的航空公司,就是用不高的价格,把波音和空客正在生产,但看起来会面临交付问题的那些飞机接下来,便可以迅速的组建起一个实力雄厚的航空公司来。

    因为次贷,国外的航空市场,确实出现了下滑,但国内的影响却并不大,何况嘉盛已经成功的涉足了旅游,整合航空业,已经相当有必要。

    更别说,现在相关的从业者,比如那些航运从业者,都知道现在是入场买船的好时候——有些公司为了缓解资金压力,有些造船厂为了不让快做好的货砸自己手里,都会选择以较低的价格把这些市场旺的时候,都要排队才能拿到的船推向市场。

    冯一平眼光那么好,他不可能看不到这样的机遇。

    有可能,是冯一平不在乎这样的机遇,但从开始到现在,潘时敏可一直都是想做民营航空女王的人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应该要想办法让冯一平重视这样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所以,那里现在真是开会?

    直觉告诉她,这事值得怀疑。

    老马看了她一眼,“你之所以感受不到,那是因为你并没有用心去好好感受,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冯一平此时就正在用心去感受。

    老马一出门,他便把金翎拉了过来,老实不客气的枕在她的大腿上。

    金翎摸着他的头发,“还是紧张,对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紧张,是有些担心,”因为是贴着她的肚子说话,冯一平的声音,听起来有些瓮声瓮气的。

    “这事,事关重大,”他说。

    房地产的问题,不仅仅事关未来房价的走向,这是一个牵扯非常广泛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尽力了,”

    “但我想要的,是确定的结果,”冯一平说,“我其实也相信上头的眼光和魄力,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?”

    “唉,”冯一平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,“担心啊,”

    尽力,他是真尽力了,为了这件事,他可以说是动用了所有的关系,把能发挥到的影响,也都发挥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“你原来也有这么沉不住气的时候,”金翎说。

    沉不住气,那是因为重视,就像是当初和张彦彻底的展开谈一样,虽然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,但依旧会忐忑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事,估计不会很快有结果,那你怎么办,一直这么担心?要不,找个地方度度假?”

    “哪还有时间度假,”冯一平说,“接下来,包括下个月,要忙的事情多的是,”

    金翎在他背上拍了一下,“你知道就好,”

    但这时,她觉得有些不对,她低下头看了一眼,“你这是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干什么?冯一平没说话,这还用问吗?

    金翎按住自己吊带袜的一边,可是另一边的搭扣,已经被冯一平解开来,而且他还在进一步的探索——谁让他现在占据地利优势呢?

    而她这一低头的时候,冯一平不过手在她后背上摸了一下,金翎马上就感觉到,上面的搭扣又被他轻松解开——业务熟练了嘛。

    金翎忍不住大笑,“你是猪吗?”

    回答非常的铿锵有力,“我是男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