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东晋北府一丘八 > 第二千一百零七章 力士顶盾刺击前
    刘裕的脸色一变,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,沉声道:“不好,敌军要来夺桥了,起码有上千人马,绝不是猛龙他们,瓶子,我们必须马上护好桥。不能让他们夺取或者拆了,不然想过河,可就难了。”

    檀凭之咬了咬牙:“可是,我们的后续还很远,你说希乐他们现在可能还在江乘,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刘裕咬了咬牙:“放三股狼烟,催他们马上过来,全体过桥,瓶子,你带一百人守住河东这里的桥头,全军死活,就靠你了!”

    檀凭之微微一笑:“看我的吧!”

    刘裕转头对着躺了一地的步兵们沉声道:“全体起立,火速过桥,列阵迎敌!”

    当刘裕带着五百名步兵和弓箭手混合的部队,冲过桥时,远处两里之外的敌军,已经清晰可见了,那是千余步骑兵混的部队,打着楚军的旗号,正迅速地向着罗落桥而来,刘裕长长地松了一口气:“还好,还来得及,这支军队,我们还能应付!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未落,突然,一阵冲天的杀声,从四面八方响起,刘裕的脸色一下子大变,因为,在河西的三里之内,几乎每一寸土,都翻了出来,数不清的楚军士兵,一边从地下冲出,一边抖掉身上披着的各种伪装,如潮水一般,向着刘裕的桥头部队冲击。

    向靖直接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,他喃喃地自语道:“这,这是什么情况?!”

    刘裕一拳打在他的胳膊之上,吼道:“想什么哪,快点列阵迎敌,步兵列矛槊阵,弓箭手在后,全面射击,勿使敌军近身!”

    这六百名战士,迅速地作出了反应,三个百人队的重装步兵,迅速地向前顶出,只列成两列的单薄战线,长槊向前伸出,举与肩平,而大盾则摆在身前,几十名弓箭手,站在他们的身后,弯弓搭箭,齐齐地向着正在向着本方阵列冲锋的楚军开始射击。

    不停地有人中箭倒地,但是,剩下的人潮,根本没有受到半点影响,他们疯狂地挥着手中的大斧,长刀,冲向了刚刚布下阵线的北府军阵列。

    刘裕的双眼圆睁,亲自上前,冲到了第一线的盾阵之后,用肩膀扛住了内侧的盾牌,大吼道:“准备迎接冲击!”

    他的命令下达之时,所有举着长槊的军士,全都一按槊身之上的机簧开关,四米的长槊,顿时往内一缩,缩成了一米左右的短矛,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边,一个二十多岁的黑大汉,靠在盾牌的内侧,刘裕看着他,这个年轻人的脸上,写着惊恐之色,他的声音有些发抖:“寄奴,寄奴哥,我们,我们这回能活下来吗?”

    刘裕突然咧嘴一笑:“兄弟,只要你有足够的勇气,那这个世上,没有任何可以杀死你的东西!”

    “轰”“啪”,一阵阵的巨响,从盾牌的另一面传来,所有的北府军战士的手臂处,感觉到了一股海啸般的爆发力,刘裕大吼道:“顶住!”然后他的身子斜倾,双足运起力量,死死地向着斜面反蹬,摆出一个四十五度的姿势,以迎接这巨大的冲击力,但饶是如此,这道力士们构成的盾墙,仍然被成百上千的楚军冲锋战士所推,开始不住地往后退,所有人的脚虽然都顶在地上,但是在这松软的河边泥地里,拉出了一条条深深的沟,直到后面十步,接近桥边时,才算渐渐地停住。

    几十枚刀剑,从盾牌与盾牌的空隙之间插入,疯狂地刺击着,想要击中盾后的人,但是顶着盾的北府军士们,却是左摇右摆,闪避着这些从盾牌的另一面的攻击,不少人的手臂被这些刀剑划过,在那些臂甲和袖甲的甲片上,擦过道道火花,更是有几个人直接给刺穿了这些甲片,划开衣甲,在里面的肌肉上露出道道血痕,只是,面对这些疯狂的攻击,所有的北府军战士们,却是死死地顶着盾牌,一手握着短矛,看着刘裕那高高举起的右拳。

    刘裕突然放声大笑起来:“荆州军,你们只有这点力气吗?”

    对面的盾牌后响起一阵怒骂之声:“京八去死,京八去死!”

    可是刘裕的眼中,却是闪过了一道杀意,大喝道:“北府军,前进!一!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,一边从盾牌的上沿,把斩龙刀狠狠地从上跃过,往外一捅。

    所有的这一线北府军士,都跟着刘裕,同样地操作,从盾牌上沿,把手中的短矛,向外猛地一刺一捅,一阵惨叫之声响起,伴随着利刃入体的声音,整齐划一的矛槊从盾牌上方抽出的时候,几乎人人手中的武器,尖头都已经是血染,伴随着刘裕那声舌绽春雷般的怒吼:“四!”

    这一下,每个人都把盾牌向上一提,因为刚才这一刺之下,顶在盾前的楚军给刺死了不少,压力也为之一轻,所有人都能把本来牢牢地锁在地面之上的盾牌,上提一尺,然后,一百杆毒龙般的血矛,从盾牌的下方刺出,几乎都往着两腿之间,脐下三寸的要害之处刺击,这一下,连惨叫声都没有多少,却尽是那尸体扑地的声音。

    刘裕的一刀横斩,直接把盾牌之下,三条腿给直接砍断,两个身体扑地的声音混合着惨叫声从盾的另一面传来,盾牌迅速地下落,再次往前一顶,向前推出半尺左右的距离,刘裕大吼道:“五!”

    这一下,所有的盾牌猛地向前一顶一推,然后迅速地往右一翻转,本来如同一整面城墙般的盾面,顿时打开了一百多个缺口,还在拼命刺击的对面楚军,突然间就看到了自己面前站立着的敌人,那些都是一个个膀大腰圆的北府战士,手里拿着血淋淋的矛槊,在他们愣神的一瞬间,百矛齐出,直接又是把对面的楚军,刺倒大片,等他们身边的同伴疯狂地举剑反刺的时候,所有的大盾,又同时转回,一片刀剑击盾之声响彻江岸,却是没有让任何一个北府战士倒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