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玄幻小说 > 浴血武神 > 第八百六十二章 聂岩战败
    聂岩没有说谎,为了这玄峰外门十师兄的位子,骄傲的聂岩不顾别人的看法,甘愿成为夏侯乐的追随者。可能在一些出身低的外门弟子眼中,还有点羡慕他聂岩能做夏侯乐的追随者。
    不过夏侯乐知道,在那些出身高贵,或者身上仍旧还有骄傲的弟子心中,他聂岩就像是狗一般!但是这些聂岩都可以不在乎,聂岩在乎的是成为夏侯乐的追随者,帮夏侯乐做事,他就可以拿到更多的修炼资源,甚至得到夏侯乐的一两句提点!
    这才使得夏侯乐能站稳外门十师兄的位子,但是现在这一切都要被杨桀抢去,聂岩如何心甘?
    “你一个刚刚踏入望天海第五层的小子,今天我就让你看看,你的水之道和我的水之道,相差了多少!”
    聂岩不甘心的嘶吼道,接着聂岩忍着身上的剧痛,脸色狰狞的站了起来。随即聂岩抛去了手中的重剑,只见聂岩体内带着水之道的血脉之力滚滚而出。顷刻之间,将天际都染成了一片蔚蓝之色。
    “水漫金山!”
    随着聂岩的声音落下,顷刻之间滚滚的血脉之力便化成了惊涛骇浪一般滚滚而来,向着杨桀的身上压去。
    “一剑出百花杀!”
    面冷如霜的杨桀也是大喝一声,接着便见杨桀手中的战神剑豁然亮起,宛如一颗小行星一般。随即杨桀一身形一月而起,手中的战神剑带着火之道,水之道,毁灭之力,雷霆之力就向天际那呼啸而来的‘洪水’斩去。
    这么久过去,更是踏入了入微境中期,杨桀这一剑的一剑出百花杀威力更胜往昔!
    只听哗啦一声,然如流行一般的战神剑便划破了聂岩血脉之力形成的惊涛骇浪,但是三滴水珠在其中爆射出来,射向了毫无防备的杨桀身上。
    “噗噗噗”
    顷刻之间,杨桀的胸膛被射出了三个血淋淋的窟窿,剧痛传来,杨桀的脸上一阵苍白。但是杨桀仍旧握紧战神剑,眉头一紧,大喝道
    “杀!”
    “嗡!”
    随着杨桀的大喝声,战神剑也是发出一道充满战意的剑鸣,豁然大亮!一剑对准聂岩刺出,一剑出百花杀第二剑当最强!
    噗!骤然间,漫天都是水花,原来是杨桀一剑将那惊涛瀚浪斩去。
    自己的攻击被破,聂岩的脸色现出一抹慌乱之色,聂岩的血脉之力消散在天际。紧着聂岩脸色一阵苍白,大口咳出一口鲜血,竟然半跪在地上。
    “竟然……竟然破开了聂岩的水漫金山!”
    “厉害!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生死台外的一众外门弟子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,吃惊的说到。
    “嗡”
    不过就在这时,聂岩只感觉眼前寒光一现,聂岩有心要去移动自己的身体,但是却已经无力去做到了。
    噗嗤,战神剑豁然穿透了聂岩的胸膛,一道血柱喷出。接着杨桀双臂暴起,竟然一剑将那聂岩挑了起来。看着空中的聂岩,杨桀飞起一脚就踹了上去。
    “咔嚓咔嚓”
    杨桀这一脚正踹在了聂岩的面门上,阵阵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。向聂岩的脸上看去,这一脚将聂岩踢得面目全非,鲜血横流。接着已经痛的昏厥了过去的聂岩被杨桀踩着面门回到了荷叶上。
    虽然生死台上允许出现生死,但是大家要是没有那么大的恩怨的话,还是很少下死手的。不过杨桀虽然没有下死手,但是这一次出手可是不轻。看着伤势,聂岩往后的三五年,恐怕是下不了床了。
    “从今以后,玄峰外门十师兄的位子,和你聂岩就没有关系了!”
    杨桀语气寒冷的说到,仿佛是对聂岩的审判。说罢,杨桀收脚飞向了荷叶外。一路上经过的那些外门弟子,无不为杨桀让了一条路出来。
    虽然这些外门弟子,之前有站在聂岩阵营的,对杨桀出言诋毁。但是此刻大家看向杨桀的目光中,无不是肃然起敬。杨桀以自己的实力,赢得了大家的尊敬。
    “十……聂师兄!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跟随聂岩来的那些玄峰外门弟子看到杨桀出来,才敢进入生死台。大家本能的叫聂岩‘十师兄’,但是一看到远处的杨桀,大家将嘴中的称呼又咽了下去。
    恐怕都不用过了今天,杨桀打败聂岩,成为玄峰新的十师兄的事情便会在水质圣院的外门传开。而他们眼前这个昏厥过去的青年,注定是杨桀崛起的踏脚石了。
    聂岩往日造就的威名有多高,杨桀如今的地位就要上升到多高。
    “哈哈哈,不愧是我老弟!”
    看着走过来的杨桀,司马广言上前大笑一声,狠狠的拍了拍杨桀的胸膛。
    “轻点,我这里的血刚止住”
    随着司马广言厚重的手掌落在杨桀的胸膛上,杨桀顿时疼痛的咧了咧嘴,看着胸前的三个窟窿,白了司马广言一眼,说到。
    “忘记了忘记了,受了这么重的伤,我们可得补一补。我跟你说啊,住在我洞府旁边的那个仙族的师弟的坐骑可是一头蛟龙,看你受这么重的伤,我们去管他借点蛟龙肉补一补”
    这边说着,司马广言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。看着司马广言的模样,杨桀无语的摇了摇头,说到
    “能做你的邻居,也算他倒霉!”
    “哎你怎么说话呢,我这不是看你受伤严重,想要给你补一补身子嘛”
    司马广言大义凛然的说到,接着司马广言便搂着杨桀的肩膀向他那洞府走去。
    司马广言和杨桀没有先去‘借’蛟龙肉,而是先在司马广言的洞府外支起一口大锅,杨桀以自己的火之道的火焰点着了锅下面的柴火。
    而司马广言则是不断在锅内加水,加调料,即使那蛟龙肉还没有借来,但是这一锅汤的味道,就已然不错了。
    “告诉你啊,吃龙肉,就得煲汤。汤好了之后,那个肉鲜嫩多,汁,再喝上一口浓浓的汤,渍渍渍……”
    这边说着,司马广言的嘴边尽是口水。随即司马广言立即迫不及待的就拽着杨桀向外跑去,嘴中喊道
    “虽然这一次吃的不是龙肉,但是蛟龙肉的味道应该也差不到哪去……”
    这边说着,司马广言便拽着杨桀来到了其洞府旁边的一处洞府。只见一头一人来高大小的蛟龙慵懒的趴在洞府前,当然,蛟龙的本体肯定不会这么小,眼前这只是蛟龙所幻化的大小而已。洞府大门紧闭,看样子就是司马广言嘴中那位师弟的洞府了。
    看着洞府,杨桀不禁为那名师弟感到惋惜,住在贪吃的小胖子司马广言洞府旁边,也是他的不幸。
    司马广言看到那一人来高的小蛟龙,眼中尽是兴奋之色,随即司马广言运起了自己灵活的身法就跑到了那头蛟龙的面前,司马广言这一连续的动作,可是将那头蛟龙吓了一跳,谨慎的看向司马广言。
    “蛟龙小兄弟,也不知道你姓什么哈,跟你商量个事呗”
    司马广言的脸上现出一抹笑容,十足的奸商面孔。
    “你要……干,干什么”
    蛟龙语气有些颤抖的问道。杨桀能感受到,这头蛟龙的实力不弱,就是放在至尊大陆上,也有八阳至尊境的实力。但是在上界,也只是这些世家豪门送给自己家族中嫡系子弟的坐骑而已。
    “你看啊”
    司马广言一边说着,一边将一旁的杨桀拉过来,对蛟龙挤出一抹‘温柔’的笑容,说到
    “我这老弟也是水之圣院的外门弟子,刚打败聂岩,算是你主人的十师兄,现在我老弟有伤在身,你看”
    说着,司马广言向杨桀胸膛那渐渐愈合的三个窟窿点去,说到
    “这么重的伤,是不是得补一补才行啊”
    听到最后的‘补一补’,蛟龙顿时打了一个寒颤,接着蛟龙一脸急切的向洞府内喊去
    “主人!快来!快,有人要吃我!”
    “轰隆隆”
    洞府大门大敞四开,接着一背有双翼的青年男子立即从洞府内跑了出来,看到司马广言,男子的脸上现出一抹气急之色。
    “司马广言!这些日子你就贼溜溜的天天盯着我的坐骑!现在终于露出你的尾巴了!”
    “话别说的这么难听嘛,这不是你杨桀师兄有伤在身,需要补一补吗”
    司马广言摇了摇头,大大咧咧的说到。现在杨桀已经是他们玄峰外门弟子的十师兄了,所以即使这仙族青年进入水之圣院不知道比杨桀早多久,但是仍旧要称呼杨桀一声师兄的。
    “你!你少拿十师兄压我!”那仙族青年看了杨桀一眼,呵斥道。显然,仙族青年也听到了杨桀打败聂岩的事情。
    “怎么?你十师兄管你借点东西都不行?再说了又不是要了你坐骑的性命,只是砍一条胳膊一条腿的就够了,你的坐骑也还算是有点实力,别告诉断臂他长不出来”
    司马广言大大咧咧的说到,仿佛说着的就是什么便宜牛羊肉一般。
    “你!就不给!”
    虽然蛟龙的实力也能长出断臂,但是这会使蛟龙进入一段时间的虚弱期。而且当着自己的面前,自己的坐骑被别人砍掉一条胳膊,那对于他来说,也是奇耻大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