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玄幻小说 > 浴血武神 > 第九百九十一章 打劫
    杨桀兴奋将这个发现告诉给周渊的时候,周渊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过多的为他解释什么。“苦力”还要继续,杨桀已经不知不觉的在砍树泡药液中度过了二十天的时间,直到此时的院子中已经堆满了木块,周渊这才让他停了下来!
    “哎呀,这些木头已经够用上一阵子的了,木头就先不要再砍了。杨桀啊!师父我能最近的酒瘾上来了,特别想喝小河村里面张家酒坊酿造的烧酒。”
    说着周渊还不住了吧唧了一下嘴,一脸期待的看着杨桀。
    “师父既然想喝酒,我去买来就是了。师父告诉我小河村所在的位置就行了!”
    “买?我们没有钱啊?你有吗?”
    周渊两手一摊反问杨桀,他这才反应过来,怕是这个便宜师父又要给他出什么难题了!
    “师父,你发现我的时候我就身无他物,哪里会有钱呢?”
    “说的就是啊!我们没有钱。而且你现在已经拜在我的门下,也算是一名修士了。我们修真界可是有规定的,不得做出伤害凡人的事情。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呢?”
    杨桀闻言不禁微微一笑,虽然不知道自己的便宜师父最终的目的是什么。但是能想出这么蹩脚的理由来,也算是费劲了心机了。
    “师父,您老就不要在和我开玩笑了!你想让我做什么就明说好了,徒儿定将全力完成!”
    “你这小子这样就被你揭穿就不好玩了,不过你能有这份孝心我还是非常高兴的!我听说普通百姓家中竹筐竹篓都是一些必备的物品,这个东西应该很畅销,你从今天开始就编一些去卖吧。然后换的了钱财给师父来上十斤烧酒,怎么样?”
    虽然周渊的话中带着商量的口气,但是杨桀明白只要自己稍稍提出不同的意见,指不定会遭到什么处罚呢。但是他也实在想不出周渊让他编竹筐竹篓究竟是为了什么,酒瘾上来想喝烧酒这样的理由,就算是打死杨桀他都不会相信的。
    “师父,您说话我照办就是了。不过徒儿我实在是不会这些手艺活啊,就怕编出的东西根本卖不出去。到时候您老的烧酒可就要泡汤了!”
    “这个没有关系,你不会,怜儿那丫头可是心灵手巧的什么都会,一会你去山上砍些竹子回来让她教你好了!”
    杨桀无奈,感情周渊已经将他所有的退路都已经堵死,没有办法只能硬上了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费了半天的力气杨桀终于砍够了所需要的竹子,在怜儿的帮助之下开始了他手艺活。
    笨手笨脚的摆弄着手中的竹条杨桀忍不住问向坐在他对面的怜儿。
    “怜儿,师父让我去砍树,我知道是为了让我能有个强健的体魄。但是这编竹筐我实在是不明白其中的含义,你知道吗?”
    “呵呵……这个你以后便会知道了。你放心吧我爷爷所让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,你现在就安下心好好的跟我学就行了。诶!错了错了,这应该这么弄,重来!……”
    虽然编竹筐这样的任务,比起砍树要轻松不少。但是这样细致的活杨桀真的非常的不适应,一而再再而三的出错逐渐的磨掉了他的耐心。三天的时间内,竟然没有编出一个成品的竹筐。
    “不行了,我要烦死了。我宁愿去接着砍树也不想再坐在这里编这个破东西了!怜儿,不如你帮我怎么样!”
    杨桀站起身来丢掉了手中的竹条,一脸恳求之色望着怜儿。
    “杨桀哥哥,其实这个东西很简单的。就看你用不用心了,只要你将心静下来,以你的头脑一学就会的!”
    “可……可是我……”
    “没有什么可是的,爷爷可是特意嘱咐我让我看着你的,你若是不听我的话,小心我爷爷的那把金色的小剑哦!”
    杨桀本想还要说什么,但是被怜儿直接打断。并且搬出自己的便宜师父,杨桀一下重新坐了回去!
    功夫不负有心人,杨桀在怜儿的指点下终于完成了一个竹筐,虽然卖相不怎么好,但是最起码装进去东西不能漏出来!
    “天啊!终于完成了,走我们去买酒去!”
    杨桀激动的站起身来,活动了已经有些僵硬的身体,就准备拉着怜儿离开院子。
    “买酒?杨桀哥哥,一个竹筐只能卖五十文的价钱,一斤烧酒的价钱可是一百文,十斤烧酒就休要一两银子。你需要编出二十个竹筐才能买来十斤烧酒!况且你这竹筐的质量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,五十文的价钱未必能卖的上呢!”
    “啊!不是吧,要二十个竹筐?你不如杀了我呢!”
    听到怜儿的话,杨桀再次的重新坐了下来有些泄气的说道。
    “杨桀哥哥,你别这样呀。其实爷爷之所以让你做这些,无非就是锻炼你的心性和耐性。修士的生活大部分都是在枯燥的打坐修炼中度过的,如果没有一个好的心性和耐心你怎么能才能有所作为呢?爷爷这么看重你,你千万别让他老人家失望啊!”
    “啊!原来是这样啊,怜儿对不起,是我的不对。误解了师父的苦心,你放心我一定会做到的!”
    “嗯!杨桀哥哥我相信你,其实刚才的一番话爷爷是不让我说给你听的,他是想让你自己慢慢体会其中含义。可是我见你……”
    “别说了,我知道我错了。怜儿再教我一遍好吗?”
    怜儿的一番话,让杨桀感到无比的惭愧。知道周渊的真正用意之后,他面露坚定之色。开始仔细的和怜儿学习,一遍一遍的尝试终于在两个时辰之后又编出一个竹筐。而且外观和使用形上比起之前的不知道强了多少倍!
    “呵呵……你看看,我说什么来的。只要你能用心,就一定能够做好!这个不错哦,加油!还有十九个了。”
    怜儿拍手称赞杨桀一番,同时也给了他莫大的鼓励。
    “怜儿你去休息吧,剩下的我自己来完成就好了,谢谢你!”
    感激的看了怜儿一眼之后,杨桀便头也不抬的开始继续编织竹筐。
    “嗯!还不错!”
    此时周渊正在自己的房间中,利用神识查看了杨桀的举动之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转眼间杨桀已经在这山中生活了一个月的时间了。白天完成周渊交给的任务,夜晚便泡在那药液之中,虽然生活枯燥但还是比较充实的。
    二十个竹筐已经编好,今日一大早在怜儿的带领下杨桀背起自己的劳动成果,向着距离此地最近的村庄小河村进发。
    小河村坐落在这群山之外,要走大约五十里的山路。好在杨桀经过了周渊一个月的调教体质已经发生了惊人的改变,走在这崎岖不平的山路如履平地。不过让他意外的是看上去柔弱的怜儿,不管自己如何的加速就是无法超越她,始终只能跟在她的身后。
    “怜儿,能不能告诉你是什么境界呢?”
    来此一个月了,他只知道周渊爷孙二人是修士,但是还真不知道他们的具体实力。不禁好奇的问道。
    “我呀!也只是刚刚入门的,我才练气五级的境界!”
    “哇!练气五层。那师父他老人家是什么境界呢?”
    “爷爷他……算了,今后你会知道的。我们还是抓紧时间赶路好了,不然的话去晚了集市一散咱们的这些竹筐也就别想卖出去了!”
    怜儿欲言又止,让李漠很扫兴。但是她既然不说想必其中还是有什么原因,杨桀虽然好奇但是也没有在继续追问。
    五十里的山路两人用了不到两个时辰便走完,出了大山之后看着一座依山而建的村落杨桀恍如隔世。
    村子不算太大,但是却是相当的热闹。一块空地之上很多商贩在兜售他们的商品,还有许多猎户打扮的人在贩卖他们所打猎物。杨桀和怜儿找了一个角落位置将竹筐放下,杨桀便扯开了嗓子开始了吆喝!
    “都来看看啊,纯正的野生山竹编制的竹筐,做工精美,结实耐用。走过路过不要错过……”
    杨桀一番新颖的说辞,招揽了不少百姓驻足。而他也没有夸张,他编制的竹筐的确质量上佳,不到一会的功法就被抢购一空。这还是杨桀第一次做买卖,看着手中沉甸甸的铜钱,顿时心中升起一种成就感。
    “杨桀哥哥,看来你编制的竹筐还真的哼畅销呢!要不要回去在多做一些呢?”
    身旁的怜儿一脸的欢喜的打趣道。
    “呵呵……这还要多亏了有你这个好师父教我呀,不然的话以我的手艺就算白给人家,人家都未必能要呢。好了,钱够了我们去买烧酒吧!要是回去晚了师父又该不高兴了。”
    杨桀乐呵呵的说着,便准备拉着怜儿去张家酒坊。
    “诶!站住,谁让你们在这里卖东西的?交税了吗?”
    这时,突然三名男子走到了杨桀二人的面前。为首的一个胖子搓着下巴露出一嘴的黄牙,极为嚣张的说道。
    “交税?交什么税?”
    杨桀一把将怜儿护在身后,厉声的质问道。因为从这三人穿着和长相来看,不难看出他们是一些地痞流氓。
    “废话,在我的地盘上卖东西,当然要交税!不多就一两纹银!”
    “一两纹银?你们干什么不去抢呢?”
    辛苦了好几天,才卖了一两银子。杨桀怎么可能将钱给他们,这分明就是在敲诈!
    “嘿嘿……你若是不交,我们当然会考虑你的建议!交不交!”
    胖子似乎已经失去了耐心,面露凶色的吼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