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其他小说 > 我在星际开花店 > 837章 被寻回的记忆
    如果灵魂有眼泪,悲伤的样子大概就是她现在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蹲下身子来,抱着这具属于她身体一部分的帽子,“嚎啕大哭”。

    【它怎么那么傻?】

    【它怎么能那么傻?明明它还可以活好多好久,只要没有意外,一直活下去都没有问题,为什么它要这样……】

    脑海里,似乎有什么滑过。

    【对不起,主人,这一次该轮到我抛弃你了。被人抛弃,真的很痛苦,即使明知道那个人是为了自己好……】

    【阿植,你这个傻瓜,惩罚人哪有这样的?你给我回来……】

    然而,不管她怎么喊,她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某个影子消失。

    好痛好痛,那种心被撕痛的感觉。

    脑海里,记忆深处,似乎有什么东西再涌出来……

    记忆再往前走,一道被封印了几千年的记忆大门被打开。

    卡察——

    厚重的大门颤微微地朝两边打开,不知道尘积了多少年的灰尘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大门的里面,一片白光。

    当她走进去的时候,她看到一个总角垂髫的小女孩,穿着一套大红色的汉服,蹦蹦跳跳的跑进了一片森林里。

    绿树成荫,小鸟啼鸣,还有一只小兔子从草丛里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小女孩本来是想要去抓小兔子的,结果一扑,手里抓到的却是一只破破烂烂的黑帽子,还尖尖的,一看就好丑。

    “好丑!”她也这样嫌弃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不想那顶帽子怒了:【你才丑,你们全家都丑。】

    “再说,信不信我撕烂你。”

    【哼!我才不信,我可是天底下独一无二、聪明绝顶的帽子,天生天长……】

    不等它的话说完,就见小女孩拽着一个角,轻轻一撕,一块黑布就被撕了下来。

    帽子一声惨叫,宛如受到了什么恐怖的惊讶:【啊……你怎么可能撕下来?!】

    整个帽子几乎都在她手里颤抖,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小女孩挑眉:“你要不要再试试?”

    【试!】帽子咬牙道,【刚刚一定是意外,我就不相信了,你能撕烂我,要知道我可是……】

    小女孩再次动手,只是这一次,帽子有了准备,一道黑雾升起,直接护住了自己要被下手的地方。

    然而可惜的是,小女孩子完全不受影响,手指弹一下,就把黑雾弹开了,再次撕下一块。

    嘶——

    帽子再次尖叫:【啊……救命!】

    猛然一挣,就从她手里跑了出来,疯狂地朝天空中飞去。

    小女孩眨了眨眼睛,表情无辜:“原来跑得这么快呀!”

    接着看到她扬起手臂,往空中一抓不,原本跑到千里之外的帽子,居然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她手中?!

    帽子惊恐不已:【你是什么人?!老子作天作地,连世界都毁了不知道多少个,你是个什么鬼东西,居然能克我?!】

    “我啊,我是一名女巫呀。”小女孩灿烂的笑了,“我叫戴丽,很高兴见到你,第一次见面,还请多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【关照屁啊!看你是个小孩子,我不跟你打,你快把我放开,要不然我一发怒,立马弄死你……你知不知道,我我可厉害了,我才刚刚毁了一个世界,我……】

    “知道呀。”戴丽的另一只手在半空中一抖,就抖出了一张通缉令,“你恶意毁灭世界5.2个,造成数千亿生灵涂炭,我就是来抓你的,这是我们巫巫家族的通缉令,请看,上面是你的画像。”

    帽子盯睛一看,上面那个一直在动的画面,可不就是它大发神威,毁灭世界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们巫巫家族的女巫都非常善良,在你赎完罪之前,我是不会杀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帽子望着她那张笑眯眯的脸庞,只觉惊惧:【你你你你……你什么意思?!】

    “意思就是,从此以后你归我管了,要跟我一起做善事,拯救世界,直到洗清你身上的深重罪孽。如果你拒绝的话……”戴丽不慌不忙的变成了个鸟笼,将它装在了里面,把自己的手握得骨骼卡察作响,“我不介意一天没事多揍你几顿,反正我时间多,人也闲。”

    帽子一开始自然是威武不屈的,可没想到这个小女孩确实很恐怖,就像她所说的,一天没事就揍它。

    关键是,它还完全没办法还手,只能当沙包一样挨打,一天六顿都不带少的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小女孩动了什么手脚,这种痛苦的记忆会在它每一次挨打的时候翻背,它就算有再强的意志,也被她给揍怕了,最后不得不答应她——我们一起做善事,拯救世界,直到洗清它身上的深重罪孽。

    一直到很后来的后来,帽子才知道,它完全被这个小女孩给骗了。什么洗清罪孽,她丫的就是缺少一个打手,盯了它好久,自己伪造了那张通缉令,将它化为私有的。

    我靠!还能这样操作?!

    而那个时候,它已经习惯了当她的女巫帽,想后悔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他们一起,走过了多少风风雨雨,见证她从一个总角垂髫的小女孩子,慢慢变成了一个纤纤少女,再变成扬名宇宙的大女巫……

    【呜呜呜……我想起来了,我都想起来了,我是一位女巫,我叫戴丽,而你,】花泥含泪望向手里的女巫帽,声音哽咽,几乎不能自已,【而你,而你……你叫阿植。阿植、阿植,我的阿植……】

    泪水,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实体。

    带着金光的泪水滑落,坠落地面,荡起了一层看不见的波纹。

    波——

    有什么东西开始散开,花泥的魂魄便在这层金光中,一点一点凝结成实。

    “阿植,我的阿植,你怎么可以这么傻?”

    “阿植,你这个傻瓜,惩罚人哪有这样的?你给我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死的明明是我,为什么是你?为什么要是你?阿植,你这个傻瓜,天底下最大的傻瓜。你不是说你天底下独一无二、聪明绝顶的帽子,天生天长吗?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你为什么还会死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随着眼前的变化,老榕树的心也越来越凉。

    原来是真的,她真的是那位女巫大人。

    那么,真的如他所猜想的那样,他们所有人都是她的棋子,连大妖精也是。

    他们的大妖精,“死”在了她的手里!

    即使明知道自己之所以会变成今天的老榕树,在最初的时候,还是她赐于的恩情,可只要一想到大妖精“死”在对方的算计,滔天的恨意便涌了上来,让他恨不能当场手刃仇敌。

    空气,再一次凝结,一战即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