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其他小说 > 我在星际开花店 > 836章 被发现了
    花泥整个人僵在原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老榕树的杀气,铺天盖地而来的巨网一样,将她给罩住了。

    花泥凉透了底。

    “你说,你怎么会活下来呢?”

    老榕树嘴角的笑容越来越诡异,四周的空气越来越冰冷,就好像要凝固一般。

    【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你听我解释,我失忆了,什么都不记得了。】

    【反正我一醒来,就发现自己是魂魄的状态。】

    【我也在寻找我的记忆。】

    【我知道自己秘境之主的身份,我也是查资料的时候才知道我与一家花店之间的仇恨,但是我敢发誓——根据我对我自己的了解,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,否则以我的性子根本不会做出这种事情。】

    之前花泥就觉得这四周一片雪白,感觉有点凉,现在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“凉”。

    屋子里起了白雾,窗户上直接结起了冰棱子,一根根过去,闪着冰冷的寒光。

    就连她所在的鸟笼,上面也开始结起冰来。

    花泥急了:【真的!我说的都是真的。】

    【你冷静一点。别错杀无辜呀。】

    “呵呵!就你?就算虐杀你一百次,那也是你罪有应得。”老榕树语气冰冷。

    花泥根本撑不住,直接从芯片里逃出来。

    她一出来,这芯片就直接被冻的产生了裂痕,碎成了好几瓣。

    经过一晚上的研究,她已经找到破解这个精神所化的鸟笼的办法,二话不说直接将它撕裂,逃了出来。

    都说灵魂是一个人最真实的模样,花泥也变成了一个头戴着女巫帽,身着女巫袍的年轻女子。

    看到自己的新模样,她还愣了一下:【咦,我怎么是这个样子?】

    老榕树怔住。

    因为她现在的样子,就跟当年助他“一臂之力”,让他成精的女巫长得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竟然是她?!

    不!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他不相信,那位女巫大人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?!

    老榕树的脑海在一瞬间滑过许多,比如对方就是秘境之主,为了某种原因设计了大妖精,让大妖精代替她死去。

    然而因为“共情”的作用,他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她身上的情绪变化,甚至是她心底最深的秘密。

    就像她自己所说的那样,她是真的“一觉醒来”就变成了那个样子,除了知道自己是秘境之主的身份,其它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而那顶女巫帽……

    她那身装扮明明像极了当年那位女巫大人的样子,可头顶上戴着的女巫帽,却又是当年大妖精身边的那顶女巫帽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脑海中就好像被一团迷雾包裹,让他一下子没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当年大妖精在世时,她身上便有很多秘密,那顶女巫帽尤为神秘。

    他没少在暗中试探过女巫帽,都被它给挡了回来。

    他根本摸不到对方一点底。

    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强大的存在,却在大妖精死的那天根本没有出手。

    不,不对,不是没有出手,而是他们根本没有发现对方出手。

    只是发现时,女巫帽已经“消失”了。

    他们之所以相信大妖精还活着,没有死,主要有几个原因:

    一、女巫帽那样强大的存在,不会无缘无故消失。

    二、大妖精若真的死了,为何会留下一粒种子?

    三、这个世界被再次封锁了起来,他们出不去,外面的人也进不来。

    四、做为精神支柱,他们根本无法接受大妖精的逝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可是如果,如果这件事情本来就是那位女巫大人设计的,当年大妖精身边的女巫帽就是她本人的,那么……

    一想到这些,他恐惧得整个人都有些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大妖精、他、宁舒、万年青、女巫帽……所有的一切的一切,全部都是她的棋子,一场不知名的阴谋吗?

    【怎、怎么了?】花泥察觉到,对方望向自己的目光怪怪的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你真正的样子吗?”

    【啊?我不知道。】花泥茫然,【我……我之前醒来的时候,不是这个样子。】

    她试图变回那个样子,虽然有那么一瞬间成功了,但很快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。

    【我好像变不回去了。】

    【所以,现在才是我真正的样子吗?】

    【你是不是知道我是谁?我感觉,你好像知道我现在的样子……你是不是也觉得奇怪?要不然,怎么不向我出手?】

    她眼巴巴地望着老榕树,总觉得对方有答案。

    想到某种可能,老榕树不由自主的加快了呼吸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……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【什么不可能?你是不是发现自己弄错了,当年害死大妖精的不是我这个秘境之主,而是另有其人?】一想到这个可能,花泥就有些高兴。

    事实上,她挺喜欢一家花店的,总觉得自己不像是会无故害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要么那个大妖精是个坏人,要么之前有什么误会,反正像她这么心地善良的秘境之主,绝对不会无缘无故针对别人。

    “我认识你的那顶帽子。”老榕树望着她头顶上的女巫帽,充满了怀疑,“那是一位老朋友,它……”

    【你是说这个?】花泥将自己头顶上的帽子摘了下来,可惜它不是真正的帽子,只是一个魂魄组成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然而当帽子被摘下来时,她露出的真容,到有些像之前她努力想要变回的那个模样,只是那个模样年纪更小一些,这个时候的她明显“长大了”。

    【说起来很奇怪,虽然是第一次见到它,但是我的心里……】

    说着说着,花泥竟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。

    可是她是魂魄,没有眼泪。

    【我想哭,总觉得我好难受。】

    【这个帽子的主人是不是对我来说非常重要?要不然,我怎么会有一种我失去了最宝贝的东西的感觉?】

    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,你告诉我好不好?】

    花泥急了起来,有一种迫切想要知道真相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,到底错过了什么?

    感受着她的感受,老榕树也忍不住跟着有些难受,但他还是忍住了,试探道:“你说得没错,这顶帽子或许对你来说非常重要,因为你能够活下来,很有可能是因为它。”

    【因为它?你的意思是这顶帽子,不是这顶帽子的主人?它……保护了我?】

    如果一顶帽子能够保护她,那就只能说明一种情况——它成精了,有了自己的意识。

    明明没有眼泪,眼眶里却滴落了魂魄所化的眼泪,似乎只有那样,才能够将她藏在灵魂深处的悲伤倾泄出来。

    【为什么?】

    【为什么会这样?】

    【是它,保护了我,代我去死的吗?】

    ……